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21章 無情之道

武神主宰
     蛇媚武帝本來還想冷笑嘲諷一下無殤武帝,她幻魔宗的弟子,憑什么要回答他無殤武帝的話。可

    話到嘴邊卻收了回去,如今幻影武皇和陳思思能活著出來,她已經極為驚喜了,至于無殤武帝,誰都看得出來他此刻正在怒頭之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只是問個話而已。想

    到這里,蛇媚武帝對著幻影武皇微微點了點頭。“

    軒轅帝國的風雷帝子是被飄渺宮和異魔族人所殺。”幻影武皇直接就道。無

    殤武帝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司徒真和月超侖先前這么說,畢竟這是片面之詞,而且兩大勢力往日也有一些合作,說不定就能聯起手來誆騙他。

    可幻魔宗無論是和丹閣還是血脈圣地,都很少有瓜葛,這是一個魔道勢力,最是為丹閣這種正道勢力不恥,若說他們會串聯在一起,無殤武帝根本不相信。因

    此他才第一時間詢問幻影武皇,就是不給對方交流的機會。而

    如今幻影武皇的話,瞬間就證實了先前司徒真和月超侖所說的話。“

    飄渺宮!”一

    道凄厲的怒吼之聲響起,無殤武帝剛準備動身,那空間通道所在,再度亮起了光芒。嗖

    嗖!

    又是兩道身影掠出。其

    中一道,渾身金色氣息縈繞,正是金身武皇,而另一道,古樸的氣息彌漫,卻是器殿的費老。

    兩人身形恢宏,散發可怕氣息,可模樣卻極其狼狽,一出來,便仰天長嘯,內心的憤懣一掃而空。

    出來了,終于出來了。兩

    人甚至都快哭了,這一次古虞界之行,收獲巨大,可同樣的,也差一點要了他們的命,兩人可謂是歷經了艱辛,甚至連身上的至寶都丟失在了古虞界中。

    隆隆長嘯落下,兩人這才發現了場上的眾人,神情一下子愣住了。“

    無殤大人,你怎么在這里?”金身武皇一愣之后,臉上露出狂喜,瞬間來到無殤武帝身前,單膝跪了下來。“

    金身,你還活著?”無殤武帝先是震驚,而后是狂喜。

    “大人,屬下,還活著。”金身武皇苦笑,笑容之中卻滿是苦澀之意。

    而另一邊,器殿的長老也出現,驚喜的看著費老。這

    種失而復得的感覺,令他們無比驚喜,內心充滿了喜悅。

    起碼,有人活著出來了不是。“

    告訴我,里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無殤武帝和器殿的長老紛紛拉著金身武皇以及費老,來到一邊,急忙詢問起來。“

    金身武皇他們竟然還活著?”司徒真看到這一幕,內心先是震驚,可接著卻是狂喜,如果金身武皇還活著,是不是秦塵也有可能沒死?想

    到這里,司徒真急忙向著幻影武皇兩人掠了過去,因為他記得,幻魔宗的魔女和秦塵關系似乎不錯,從兩人身上說不定就能得知一些秦塵的消息。

    司徒真身形剛動,歐陽娜娜、月超侖和嘉怡宜等人也動了,仿佛是心有靈犀一般,丹閣和血脈圣地的人同時來到了幻魔宗的跟前。

    “你們有什么事?”蛇媚武帝目光一沉,攔在了幻影武皇和陳思思的身前,眉頭皺起。“

    蛇媚前輩,我等想問貴宗魔女一件事。”有事求人,司徒真態度十分客氣,急忙行禮說道。而

    月超侖等人也急忙行禮,道:“是的,我等只想問一個問題而已,就是丹閣的秦塵怎么樣了?”眾

    人問完,心中全都忐忑萬分,緊張的看著陳思思和幻影武皇。蛇

    媚武帝微微一愣,堂堂丹閣和血脈圣地的武帝,竟然為了一個叫秦塵的人,對自己這么客氣?那人是誰?轉

    頭看過去,就看到聽到這個名字的陳思思身軀一震,如遭雷殛,緊接著,兩行清淚從她的眼角瞬間滑落了下來。“

    思思竟然哭了。”蛇

    媚武帝心頭卷起了駭浪,幻魔宗的媚術,其實就是御男之術,講究操控天下男子,為其所用,而這等媚術最忌諱的,便是情這一字。

    媚女一旦動情,內心便容不得其他人,今生今世,心中將只有這一人存在。那

    秦塵竟能感動思思的心,到底是誰?蛇

    媚武帝再清楚不過宗主大人對陳思思的看重,陳思思的天生媚體,舉世鮮有,可謂千年都未必能出一個,是修煉幻魔宗至高功法的唯一人選。幻

    魔宗有一秘典,修煉難度極高,必須擁有媚體之人才能修煉,而媚體也分高低,分先天和后天,級別越高,修煉此秘典自然也就越容易。陳

    思思的天生媚體便是天下媚體中最頂級的,因此宗主大人在了解陳思思的體質之后,立即就將她一個小小下四域的分支天才,一舉任命為幻魔宗的魔女,享受無盡榮耀。

    可見宗主大人的看重。而

    修煉此秘典,還有一個重要因素,便是要無情,先有情,后無情,才能將此功法修煉到極致。可

    如今,陳思思竟然動情了,這如何了得?

    看到陳思思的淚水,司徒真等人心中驀地一沉,感覺到了不妙。“

    幻影武皇,秦塵他……”司徒真的聲音隱隱在顫抖。“

    他已經死了。”幻影武皇嘆了口氣。“

    不可能!”司

    徒真和月超侖顫抖著說道,而歐陽娜娜和嘉怡宜眼眶瞬間紅了。雖

    然早就知道會有這個可能,但當答案真的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時候,他們卻一下子無法接受。“

    秦塵的確已經死了。”清冷的聲音響起,是陳思思,她抬頭,眼角的淚水一下子蒸干了,冰冷道,“他是為救我而死。”

    她說著第一個字的時候,還帶著顫抖,到了最后一個字,語氣冷漠,變得沒有一點的感情。

    仿佛她是一塊石頭,一塊木頭一般,沒有情感,只有漠然。

    “無情之道!”

    蛇媚武帝喃喃的看著陳思思,心中震撼無比,無情之道,最是難,只有默哀大于心死,徹底絕望之人,才有可能達到。這

    是幻魔宗的宗義,可整個幻魔宗,除了宗主之外,沒有一個人將無情之道真正修煉成功,連她蛇媚武帝也一樣。可

    現在陳思思竟然隱隱領悟出了無情之道的氣勢,那叫秦塵的小子是如何做到讓陳思思在他死后,一下子變得無情,所有情感都摒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