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30章 幻魔宗主

武神主宰
     <>因為有人打探得知,軒轅帝國軒轅大帝已經調兵遣將,調動帝國境內諸多強者匯聚,欲要征討飄渺宮。『→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先

    行部隊,已經開始聚集。

    這令眾人興奮,顯然軒轅帝國是要來真的了。

    在軒轅帝國調動大軍之時,器殿也動了,一名器殿副殿主公然發生,要求飄渺宮血債血償,交出兇手。那

    副殿主,名為木尋,是器殿一老牌副殿主,在器殿根深蒂固,勢力雄厚。

    此刻,他大力發聲,立即驚起軒然大波,引發眾人議論。器

    殿器殿,常年閉關,不問世事,已經多年不曾出現了,而器殿之中,目前為數大副殿主把持,代表了器殿的臉面,而木尋,正是其中最頂級的副殿主之一。并

    且民間有傳言,之前在古虞界中隕落的器殿木葉大師,正是這木尋的私生子。

    木尋如今這般開口,顯然代表器殿也將加入征討之中,要討伐飄渺宮。

    這兩大勢力一開口,原本在等待的諸多勢力徹底沸騰了。

    緊接著,在古虞界中損失大量天才弟子的諸多勢力,一個個也都出聲了。龍

    家、長河蕭家、古方教、霧隱門、青帝山、死魔教、天鬼宗、藤家等勢力,紛紛開口。同

    時出言的,還有丹閣和血脈圣地。

    一時之間,飄渺宮成為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這一次,飄渺宮必然完蛋無疑。”

    “多行不義必自斃,飄渺宮這些年在我武域囂張跋扈,吞并了多少勢力,不誅之豈能解恨。”

    “滅掉飄渺宮,還武域一個公道。”消

    息傳出,除了那些在古虞界有驚人損失的各大勢力之外,一些武域中小勢力們,也紛紛叫囂,要討伐飄渺宮,還武域一個朗朗乾坤,還武域子民一個公道。

    各種勢力都紛紛冒了出來,曾經被飄渺宮欺辱的,哪怕是和飄渺宮沒有關聯的,也都紛紛出聲,像是受到了多少屈辱一般。

    一時間,群情激奮,飄渺宮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人人自危。

    而飄渺宮也仿佛知道自己惹了眾怒,十分的低調,短短時間內,銷聲匿跡,沒有任何音訊,生怕惹了眾怒一般。

    “哼,看來飄渺宮也知道害怕。”

    “不過飄渺宮再裝死也沒用,這一次,它難逃一死。”

    武域各大勢力都在冷笑,其中古方教最為積極,古方教教主甚至公開出面,列出了飄渺宮這些年的十大罪證。欺

    壓民眾!霸

    占秘地!男

    盜女娼!土

    匪行徑!

    古方教教主甚至發言,當年破塵武皇之死,極有可能與飄渺宮上官曦兒宮主有關,否則堂堂破塵武皇,大陸最逆天天才,各大勢力的座上賓,這等人物豈會悄無聲息的隕落在秘境中。

    他猜測,當年應該是上官曦兒弒夫奪取了破塵武皇的一切,卻假裝無辜,實則內心險惡如毒蛇,破塵武皇之死,便是上官曦兒一手所為。

    他甚至給出了不少證據。什

    么當年破塵武皇其實并不喜歡上官曦兒,是上官曦兒利用肉體,勾引飄塵武皇,這才讓破塵武皇上鉤。還

    有什么破塵武皇本來年輕俊朗,天賦驚人,卻遲遲無法成為九天武帝,實則是被上官曦兒吸干了精血,天賦被奪等等。更

    是開口,軒轅大帝之所以和上官曦兒翻臉,是因為看清了上官曦兒的真面目,曾數次勸說過破塵武皇,可破塵武皇已經被上官曦兒勾引,不相信親兄弟,最終慘遭殺害。一

    個個說的有鼻子有眼的,引來眾人的巨大嘩然,武域為之震動。面

    對這等傳聞,軒轅大帝沒有回應,飄渺宮更是毫無消息傳出,這讓古方教教主冷笑,言明被說破真相,飄渺宮理虧,不敢反駁。

    一時間,武域風起云涌,無數勢力紛紛調動強者,欲要形成聯合大軍,對抗飄渺宮。

    但令人驚疑的是,同樣損失慘重的幻魔宗,卻沒有公開討伐,甚至一點消息都沒有,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

    這令不少勢力驚疑。

    幻魔宗這個勢力十分詭異,近一兩百年來迅速崛起,一舉躍為大陸最頂級勢力,而幻魔宗宗主,亦是從未在世人面前展露過真面目,極其的神秘。

    這一次幻魔宗未曾加入征討,眾人也只是疑惑,卻并未上心。

    如今粗略估計,已經有十幾個大勢力加入了征討之中,其中軒轅帝國、器殿為先鋒,而古方教全員而動,搶在其他勢力之前,也成為了其中的佼佼者,引來眾人矚目,顯然要趁此機會,有所收獲。武..

    域,幻魔宗宗內。一

    個面帶黑紗之人盤坐在漆黑的寶座上,冷視下方,無盡的黑氣在她身側縈繞,宛若地獄中走出的惡魔一般。“

    宗主,我幻魔宗為何不出動,征討飄渺宮。”陳

    思思站在下首,嘶聲說道,眼角有淚,怒氣沖沖。

    在得知幻魔宗并不加入參與征討飄渺宮的行動之后,陳思思再也忍不住了。

    “思思,閉嘴,你豈敢對宗主大人不敬,還不快給我跪下!”幻影武皇單膝跪地,臉色蒼白,對著陳思思厲喝,而后急忙對幻魔宗宗主緊張道:“宮主大人,思思只是不忿飄渺宮在古虞界做所做的一切,并非有意違抗宗主大人,還請宗主大人恕罪。”她

    神色惶恐,緊張說道。“

    幻影武皇大人,你不必為我說情,思思并非為了我一人,而是此次古虞界之行,我幻魔宗損失慘重,各大勢力都征討飄渺宮,為何我幻魔宗卻毫無音訊,難道是幻魔宗的那么多弟子,都白死了嗎?”陳思思抬頭,目光灼熱如火炬,怒氣騰騰。

    “思思!”

    幻影武皇惶恐說道,臉色嚇得都慘白了。

    在幻魔宗,幻魔宗主便是權威,她喜怒無常,無人膽敢忤逆她的權威,曾經有一名武帝長老質疑她的決定,被她當場格殺,手段狠辣而殘忍。“

    思思,你好大的膽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寶座之上,一旦冰冷的聲音響起,魔氣涌動,如煉獄惡魔在開口,聲音刺耳,仿佛穿透人的靈魂。

    呼!無

    形的壓力鎮壓下來,陳思思只覺得呼吸一窒,靈魂都要潰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