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659章 純陰女功

武神主宰
     <>“我等雖為陪食,但只是服侍公子而已,其他,卻是不準做的,公子可不要誤會哦,以為拍賣下小女子,就能為所欲為,如此一來,豈不是會痛不欲生?”女子捂嘴輕笑,點到即止,說話悅耳,動人無比。『→網.520』,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顯然是知道秦塵第一次來,生怕他誤會,先行解釋,不過她聲音動聽,淺笑顧兮,不會讓人覺得有絲毫不適。秦

    塵愕然,陪食只是陪伴,卻不讓碰?這,的確會讓人痛不欲生。

    難怪之前拍賣之時,那些人會這般模樣,甚至有人出言他誤會了,原來說的是這個。

    不過想想也是,這等美人,若往常只需耗費數百中品真石便能為所欲為,那便也太廉價了,若只是陪侍,倒還能說的過去。

    “公子怎么不說話了,是不是很失望?”少女靠在秦塵身上,柔弱說道,楚楚可憐,讓人心生憐愛。

    “你想多了,美人本就適合觀賞,若是任人玩弄,本公子反倒看不上眼。”秦塵輕笑,別說不能動手動腳,便是可以,他也不會如此,他前來,只是為了詢問東西,其他,倒是沒有多想。

    “是嗎?公子先前不說話,藝歆還以為公子生氣了。”少女柔聲道:“其實我們太古居的女子,一生只能獻給一位男子,我等雖修煉魔功,但純陰女功不同于尋常功法,一旦破身,一身修為也會反哺對方,若是遇到不良之人,那才叫真的凄慘,所以還請公子見諒。”女

    子笑容柔弱,楚楚可憐,道出實情。實

    在是秦塵耗費了五億中品真石將她拍下,若是抱有某種心思,現在卻知道不能亂碰,也生怕秦塵發怒。照

    顧客人情緒,這本是她們天生要掌握的。“

    這魔功竟然如此霸道?”

    秦塵內心微顫,他能感受到,對方雖然是刻意說出,但并非虛假,這純陰女功或許的確如此,十分霸道,一旦破身,便要成就對方,毀了自己,的確十分殘酷。“

    姑娘不必太過介意,本公子乃是愛美之人,絕不會強迫美人做她不樂意做之事。”秦塵笑道。

    感慨的同時,他也看出對方的目的,給對方吃下一顆定心丸。

    “公子果然是正人君子,讓藝歆心折,能遇到公子,是藝歆的福氣。”少女感激,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秦塵,明眸動人,像是會說話一般,她倒上一杯酒,送到秦塵嘴邊,輕柔道:“公子,藝歆敬你。”

    秦塵笑飲而盡。而..

    后,他看著藝歆,說道:“不過,本少卻是無法理解,你修為也是武王巔峰,如今且還年輕,無論是天賦還是沒美貌都是極為出眾的,卻修煉這等魔功,為了男人葬送修為,何必呢?”天

    底之下,魔功諸多,但絕大多數魅惑之術,都是吸收男人精氣和修為為自己所用,這樣才顯得合理,而太古居中的純陰女功,竟是專門奉獻自己。

    “自然是無奈的,若是我等有選擇,又豈會愿意修煉這等功法,一旦修煉,要么孤老終生,要么將一生托付給別的男子,可天下男子天性薄涼,又有多少人值得托付終生呢?”

    少女幽幽一嘆,單純之中,像是飽盡滄桑,令人憐愛。“

    可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天生好命,如公子,出生世家,身份顯赫,可像我等弱女子,若想生存,并不容易,若非是有原因,又怎會加入太古居,做著陪食舞女。”

    藝歆輕輕的看在秦塵的身上,溫柔的傾訴著,像是對著自己的情人,呢喃細語,敘說柔情。這

    樣的感覺,更令秦塵生出心軟之意,這純陰女功,無時無刻不在綻放魅惑之意。“

    更何況,若是真能遇到能托付終生之人,即便散去一身修為又如何?純陰女功力量散去,依舊可以從武王境界重新修行,并非就是廢人,運氣好的姐妹,若能加入那些真正頂級的大勢力,一生衣食無憂,也算是有善終了。”藝歆繼續道。她

    目光亮晶晶,說到這里,小女子對愛情的期待綻放,眼睛格外有神,讓人心生憐愛,恨不得舍身將其保護,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令其今后不受半點傷害。這

    魔功,可怕!

    交談間,藝歆淺淺一笑,溫柔的手掌握著秦塵的手指,手指相連,使得秦塵輕輕的將她擁住。

    望向懷中的嬌軀,再看向外界高臺上諸多美人的翩翩起舞,秦塵心中生出絲絲波瀾。太

    古居的女子雖然將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心愛的人,然而藝歆所說的嫁入大家族,大勢力,又豈是那么容易的?

    各勢力的天驕強者們或許會再這樣的場合一時心動,甚至可能一段時間都為之傾心,許下諾言,哪怕不嫌棄其出身,欲要守護其一身,可有些時候,大勢力出身,很多事情根本由不得他們做主。

    大家族弟子娶妻,哪是那么簡單的事,講究門當戶對,而太古居的女子即便天賦再高,再動人美艷,不曾失身給任何人,畢竟在此服侍過不少男子。對

    于極愛面子的大家族大勢力們而言,又豈會讓自己勢力的棟梁之才娶下這般女子,迫于家族壓力,即便再反抗,恐怕被始亂終棄的情況更多。

    “公子在想什么?”藝歆抬起頭來望著秦塵,柔聲道。“

    其實,依靠外人,并非是一個好的歸宿,幸福,是需要依靠自己爭取的,寄希望于他人,總是下乘。”“

    姑娘天賦如此之高,魔功這般厲害,為何不加入幻魔宗這等頂級勢力,卻要來這太古居謀生,那幻魔宗,也是武域頂級勢力,以你之修為,進入其中,必能大放異彩,不求他人。”

    秦塵輕柔說道,像是在替她出謀劃策。藝

    歆目光一閃,旋即苦笑搖頭道:“公子說笑了,藝歆哪有資格加入幻魔宗,那等勢力,想來是藝歆高攀不起的吧?”

    她說話之間,聲音輕柔,像是對生活充滿了無力,柔弱心疼。

    “這可未必。”秦塵搖頭,輕輕笑道:“本少也曾見過幻魔宗女子,甚至還曾有幸見過幻魔宗魔女,的確天資非凡,但比起姑娘,也并無多少差距,如這古華城附近的古虞界,以姑娘如今的修為,若是在幻魔宗中,三年之前必然能被選中進入古虞界,如今,恐怕早已成為武皇強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