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26章 腸子悔青了

武神主宰
     但是,機會太少了,武者又太多了,平素里根本沒有他們表現的機會。

    可現在呢,這么好的機會,居然被程雄抓住了。

    眾人懊惱,悔的腸子都青了。

    “咦,怎么程雄還不出手?”

    可是,場上的情況卻讓人疑惑。

    程雄好像傻了似的,只是擺著姿勢卻一直沒有出手。

    這家伙占了這么大的便宜,擺個姿勢這么久還沒擺夠嗎?

    眾人不知道,程雄是有苦說不出口,他不是不動手,而是根本不敢動手。

    因為他感覺自己面對的根本不是一個人,而是洪荒猛獸,一旦出手的話,他可能會遭到可怕的反擊,瞬間就會沒命。

    而氣機鎖定之下,他連口都不敢開,生怕同樣會遭到秦塵的攻擊。

    他額頭上的冷汗滾滾而下,渾身都是濕透了,只覺得無比疲憊,不是肉體,而是精神,只想躺下來好好休息,一根指頭也不想動,這輩子不想見到這個怪物。

    “不對,程雄怎么滿臉冷汗?”

    眾人就算看不懂秦塵和程雄之間的暗流涌動,也只要看看程雄滿頭的冷汗便知道他正處在無比不利的局面之中。

    他們都是駭然,秦塵根本還沒有出手好不好,怎么程雄卻好像打了一架,而且還是最艱苦的大戰,跟快要死了似的。

    這小子有那么可怕嗎?

    姬如日和紫云仙子也是駭然,他們也算是靠秦塵比較近的人,那一種氣勢,太過可怕,仿佛一頭遠古惡魔,在凝視他們。

    仿佛,他們看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深淵。

    有句話怎么說來著?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而秦塵,現在就是那片深淵,仿佛輕易就能將他們吞沒,死無葬身之地。

    秦塵微微一笑,將氣勢收起,頓時又變得人畜無害起來,只是目光淡漠,顯得有些陰森可怕。

    蹬蹬蹬!

    程雄被釋放開來,頓時連連后退開幾步,手上狼牙棒都快拿不穩了,兩腿發軟,頭也不會的轉頭就走。

    什么榮華富貴,什么表現一番,他都不要了,此刻他心中只有一個感受——活著真好!

    這下,眾人都是不敢再說什么了。

    傻子都知道,秦塵強的不像話,讓程雄甚至連出手都是不能。

    可是,這又怎么可能呢?哪怕是九天初期的武帝,也不能僅用氣勢就讓一名巔峰武皇嚇得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吧?

    還是說,其中另有隱情?

    嗯,肯定是這樣。

    眾人思來想去,還是覺得這里面有問題,說不定這是程雄和那小子之間在演戲呢,故意在如日少爺面前表現,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啊。

    否則如何解釋,程雄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

    因為這完全不符合常理。

    秦塵淡淡道:“現在可以讓旭東升滾出來了吧,唔,旭東升不在的話,他的手下也行,俺今日就是來踢場子的。”

    “臭小子,你別猖狂,敢詆毀旭少,你找死。”

    便在這時,只聽一道怒喝聲響起,遠處一道可怕的流光掠了過來。

    轟!

    這是一個有著一頭綠發的中年男子,渾身勁氣澎湃,一身修為顯然已經達到了半步武帝,氣息內斂,強的可怕。

    他強勢而來,砰砰砰,人途人群紛紛散開,根本不敢輕纓其鋒,如同一尊戰神一般。

    “終于有人出現了,俺還以為嚇得不敢出來了呢,你就是旭東升的狗腿子?”秦塵道。

    那名強者頓時氣得臉發綠,他哼了一聲,道:“什么狗腿子,我乃朱安知,跟隨旭少征戰沙場,你算什么東西。”

    “朱安知?一把年紀了,居然還跟著旭東升,難怪你頭發都綠了,肯定是被那旭東升戴了綠帽子,回去好好問問你媳婦,兒子是不是親生的。”秦塵一本正經道。

    朱安知本來就大怒,聞言更是怒火沖宵,猛地就朝秦塵沖了過來。

    而周圍人都露出興奮之意。

    秦塵目光一寒,釋放出可怕的殺意。

    朱安知的動作硬生生停了下來,臉上閃過一道驚懼之色。

    他有種感覺,若是不住手的話,他會被秦塵轟殺。

    這怎么可能!

    他可是半步武帝強者,而且還是老牌強者,距離九天武帝只有一步之遙,雖然這一步之遙,卡了他不知多久了,可論真正實力,他可以說是無限逼近九天武帝了。

    而秦塵呢?雖然十分粗獷,但年輕絕對不大,就算再強,勉強跨入半步武帝也頂天了,根本不可能是他對手,這樣的感覺又是怎么來的?

    秦塵復而一笑,道:“你是不是覺得俺說的的確有道理,被俺的話折服了?沒錯,趕緊回家看看吧,頭發那么綠,肯定有原因的。”

    朱安知強行壓下心中的恐懼,認為這只是秦塵修煉了某種特殊的功法,擅長在精神力方面的攻擊,才讓他升起對方很強大的錯覺,而不是真得很厲害。

    再說了,對方這么屢次三番戲弄與他,更是詆毀旭少,他若是不狠狠地教訓對方,以后肯定要被人笑死的,旭少也不會原諒他。

    “找死!”他悍然出手,轟,可怕的力量席卷,他大爆,渾身勁氣沖霄,化作了漫天黑色長矛,向著秦塵刺了過來,每一支長矛都是充滿了恐怖的破壞力。

    “好心提醒你,不知好歹。”秦塵冷哼一聲,倏地沖入人群之中,因為,他看到了一開始被自己教訓,自稱是旭少手下的金發男子。

    “你干什么?”那金發男子嚇得魂都沒了,他被秦塵一巴掌就擊敗了,現在看到秦塵,雙腿都會發軟。

    “沒事,俺過來打個招呼。”秦塵說道,施展空間奧義,身形一晃,倏地靈活的躲避開來。

    轟!

    可此刻,天空中那漫天黑色長矛刺了過來,其中一支正對著秦塵去的,秦塵一消失,這一矛沒能及時止住,頓時就刺在了那金發男子的腳背之上。

    金發男子頓時慘叫起來,一邊用有哀怨的眼神看著朱安知,大家都是旭少的手下,能不能長點心?

    噗噗噗!

    無數黑色長矛落下,在人群中炸開,其他人也都慘叫著倒退。

    因為,姬家招攬的強者絕大多數只是武皇強者,如何能擋住此人的狂猛攻擊呢?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