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30章 姬道陵

武神主宰
     而他此次前來姬家,是因為姬如日的邀請,準備用剩下的十多枚大道果實,來換取見一面姬如月小姐的資格。

    至于他之所以會和駐地中的強者發生沖突,是因為聽說了旭東升追求姬如月的事情,這是情敵間的斗爭。

    所有姬家小姐的眼睛都紅了。

    姬如月,又是姬如月。

    怎么所有好事都是姬如月的,不就是長的漂亮了些,天賦強大了些,那些男人都瞎了眼了,不會轉頭看看她們這些貌美如花的女子嗎?

    當然,她們并非真的喜歡秦塵,一個山里野人而已,可是被萬眾矚目的感覺,誰不想體驗體驗呢?

    同時,秦塵要和旭東升決斗,擊敗旭東升后獲取進入姬家祖地資格,然后去見姬如月的事情,也被八卦了出來。

    這是姬道源親口許諾下的,只要那野人能擊敗旭東升,便可進入祖地,接受洗禮,這可是很多姬家天驕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這等消息傳去,讓姬家如何不震動。

    旭東升,乃是姬家這些年來招攬到的最頂級天驕,其天賦之強,甚至不弱于姬家歷史上的諸多頂尖天驕。

    如果是別的半步武帝,剛說出這等囂張的話,自然會成為一個笑柄。

    可今日,那鐵牛卻用自己的行動展現了自己的實力,這是一個在天賦上,絲毫不弱于旭東升的恐怖天驕。

    一時間,人群無比期待,這一場有關秦塵和旭東升之間的較量,到處都是兩人的議論,轟動無比。

    同時引發轟動的,還有姬家內部。

    “我不同意。”在姬家深處一個重要會議室中,一名中年男子冷聲喝出聲,目光鷹鷙:“那小子,來歷不明,連身份都沒搞清楚,二弟也太過性急了,居然就許諾對方進入祖地的事情,也

    太魯莽了吧?”

    此人身穿紫色金邊錦袍,氣質雍容華貴,只是目光有些鷹鷙,坐在會議室前方,目光冷厲,渾身散發可怕氣息。

    這是一名中期巔峰的武帝,開口間,虛空震蕩,言出法隨,帶有震懾人心的力量。

    此人正是姬家目前第二代中的佼佼者,姬道源的大哥,姬道陵。姬道源和姬道陵,乃是姬家第二代中,最杰出的兩人,一身修為都已經到了九階中期巔峰,距離那巨擘境界,也僅有一步之遙,是姬家目前對外的第二代中,最有希望跨

    入后期武帝,成為巨擘的領軍人物。

    可以說,如今姬家內部,一半左右的權力,掌握在他們兩人手中,彼此分庭抗禮,相互爭斗。

    兩人目前都是姬家的主事人之一,擁有一定的掌事權,算得上是代理家主,但,兩人卻都還不是真正的家主。

    在姬家,除非有誰能跨入后期武帝境界,否則,不可能有人直接被授予家主之位,領導姬家前行。

    如今的姬家,真正管事的是老祖,在執法殿擔任高層,一言九鼎。除此之外,則是擁有實權的長老團,和姬道陵、姬道源等杰出的第二代強者,在管理家族。“大哥,你這么說,是怕你看好的旭東升被擊敗嗎?”姬道源冷笑了起來:“難道家族中,只允許你培養天驕,就不允許二弟我,也栽培天才不成?大長老,道源覺得自己所

    做,并無不妥。”

    姬道源對著首位上的一名老者拱手,此人須發花白,老眼昏花,眼珠渾濁,一副老態龍鐘的模樣,但目光閃爍間,卻爆發出駭人的精芒。

    如果有誰因為他的年齡,而對他有所輕視,那就太無知了,此人乃是姬家大長老,后期武帝巨擘,在姬家權勢之大,甚至還在姬道陵和姬道源之上。“二弟你說的這是什么話,這根本就是兩碼事。”姬道陵一揮衣袖,態度堅決,對著場上諸多長老冷聲道:“旭東升的來歷,我姬家調查的清清楚楚,乃是我姬州這邊老牌帝

    級勢力,因為出了旭東升這么個天驕,才異軍突起,祖上三代,都能查的清清楚楚,可這鐵牛呢?”姬道陵冷笑一聲:“據說此人來自落血山脈,可落血山脈那是什么地方?武域禁地,請問二弟,你有曾真正進入其中,調查過此人的來歷和身份了么?要是對方真是來自落

    血山脈的土著,那倒也罷了,可若對方是別的勢力的奸細呢?”

    “你別忘了,現在我姬家和莫家的斗爭正火熱,如今大陸風云動蕩,誰能在執法殿占據先機,誰就能掌控未來,一路鼎盛下去,可容不得大意。”

    姬道陵聲音洪亮,言辭反對。“大哥,你認為這鐵牛是莫家的奸細?”姬道源嗤笑一聲,一臉不屑,“先不說此人來歷,光論此人天賦,此子在道山之上,以一人之力,吸引融道草絕大多數大道果實,更

    是斷去莫家天驕莫千源的一條手臂,你若是莫家,會犧牲自己家族的天驕嫡子,以及這十數枚的大道果實,來我姬家當奸細?是你傻還是莫家傻?”“更何況,那鐵牛的實力諸位長老也都有所耳聞,以一人之力,獨挑我姬家駐地上百天驕強者,這等人物,舉世少有,若我姬家出現這么一個天驕,會愿意送到莫家去當臥

    底?”

    姬道源冷笑連連,引來眾人議論。

    這的確如此。

    秦塵的天賦,他們也聽聞了,知曉之后,也都各個震驚。

    這樣的天才若是出現在姬家,寶貝還來不及,豈會送到敵對勢力去當臥底?這不是白癡嗎?“更何況,以莫家的權勢和實力,真若要往我姬家塞臥底,什么手段沒有?給此人安排一個合理的身份便可,保證能做到我姬家在短時間內根本查不出來,有必要安排這一

    個落血山脈土著的身份,惹人關注嗎?”姬道源再次冷笑。

    場上議論之聲再次響起,各位長老再度點頭。

    的確如此!

    雖然他們不清楚秦塵真正的來歷,但是,說他是莫家奸細,實在有些詭異,以莫家的手段,還不至于做出這種漏洞百出的安排來。“但這樣,也不能完全排除那小子的懷疑吧!”姬道陵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