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34章 往哪里跑

武神主宰
     嘶!

    眾人都是驚呼,他們本以為秦塵應該會被旭東升一招秒掉的,可現在呢?不但沒有被秒殺,而且還把旭東升逼得逃竄,完全得出人意料。“

    依仗寶兵之威,哼,不過爾爾。”旭東升冷喝,目光冰冷,臉色卻是顯得十分難看。因

    為,秦塵手中的帝兵的確十分可怕,散發駭人殺氣,幾乎要將天地都捅穿般。

    這是一把帝兵,而且甚至不是一把普通的帝兵,上面鐫刻有某種秘文禁術,能夠大大振幅使用者的修為。

    否則,以秦塵的修為怎么可能對他造成絲毫傷害。秦

    塵哈哈一笑,鄙夷道:“你都是接近初期巔峰武帝的強者了,修為比俺搞了不止一星半點,若是同階一戰,俺不用寶兵,十招之內就能滅了你,又有啥好不滿的!”“

    狂傲!”旭東升冷哼,根本不屑辯駁。他

    早就是無敵的天驕,不需要同階一戰贏了秦塵來證明自己的實力。

    “俺用帝兵,你修為比俺高,很公平啊。”秦塵舞動黑色長槍,上面道道符文浮現,頓時像是有某種洪荒氣息被釋放出來了般,長槍中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力量。嗡

    !

    黑色長槍如同蛟龍,綻放駭人殺機,轟隆,天地間無數槍影迷蒙,化作狂濤駭浪,朝著旭東升瘋狂席卷而來。這

    帝兵,的確非同一般,當初以莫千源的修為,根本無法徹底激活,而秦塵,本就是煉器宗師,對兵器的了解遠超常人,輕易就將這黑色長槍徹底激活,其中一萬零八百個禁制齊齊發光,駭人心神。“

    可惡!”

    旭東升渾身發光,他捏動拳印,身形如電,頻頻閃避,想要沖出槍影范圍,要對秦塵發動絕殺。但

    秦塵將槍影舞成一團,不管從哪個方向殺過來,都必須破開槍影。

    這一交手,便是百來招,旭東升被逼的不斷后退。“

    往哪里跑!”秦

    塵握著黑色長槍,像是趕獵物一樣,把黑色長槍當成棍子一樣狂砸下來,直追著旭東升跑,同時嘴里還大叫,“小子,你別想逃,俺的打獸棍,大山里面那些血獸們都跑不了,全都成為俺的獵物。”

    轟!

    果然,秦塵準頭很準,頻頻攔住旭東升飛掠的方向,棍法之精妙,看似狂暴,實則十分之凌厲,每每都能找準最關鍵的地方,長槍橫掃間,虛空狂暴,就跟趕鴨子似的,追著旭東升跑。眾

    人瞠目結舌,全都沒了聲音,這小子完全是將旭東升當成了落血山脈中的獵物,在進行狩獵。這

    ……也太讓人無語了吧。

    哪怕大家都知道這不是旭東升實力不及,可還是頭皮一陣陣地麻,什么時候見過旭東升會在同階一戰的情況下落在下風,更何況秦塵的境界遠不如他,哪怕對方擁有更強的兵器。

    這本身就代表了一種實力。

    “小子,有種你收起帝兵,和我堂堂正正一戰。”旭東升怒吼道,他都要憋屈死了。

    堂堂姬家外來人中第一天驕,即使在姬家的所有初期武帝中,旭東升也是頂尖級別的存在,可現在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半步武帝逼得只能雞飛狗跳,讓他又是憤怒又是憋屈。他

    不是沒有嘗試過反擊,只是根本還沒有碰到秦塵呢,就被那槍影給逼退了出去,那黑色長槍威力太強了,哪怕他也不能輕纓其鋒,生怕被傷到。

    而他施展出的戰刀,被黑色槍影一碰,便出現缺口,讓他心疼的不得了。

    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憤怒。他

    身為姬家絕世天驕,現在被一個半步武帝逼得團團轉,要是不將秦塵鎮壓的話,還有什么臉當第一天驕?“

    哼,胡攪蠻纏,旭東升,接刀!”就

    在這時,一道冷哼聲突然響起,遠處觀戰的姬道陵手中倏地出現一把戰刀,扔向了旭東升。

    鏘!

    那戰刀一被旭東升接中,頓時一股兇悍的氣息直沖云霄。

    吼!仿

    佛有一頭兇獸在怒吼,幻化出可怕殺氣。竟

    然也是一把帝兵。“

    好!”旭

    東升大喜,目光倏地變得冰冷,有了帝兵,他還用得著怕秦塵?“

    多謝道陵大人。”旭東升連拱手感謝。

    想想也是可憐,他堂堂姬家外來者中第一天驕,九天武帝強者,居然連一把帝兵都沒有,而莫家莫千源不過是一個半步武帝,便有這等帝兵,這便是家世的重要性,差距太大了。

    “把這小子擊敗了,此戰刀,本座便送給你了。”姬道陵冷哼,不滿說道。

    “小子,等著受死吧。”握著戰刀,旭東升氣勢大盛,冷冷看向秦塵。

    “不當縮頭烏龜啦?”秦塵笑道,嘲笑之意十足。

    旭東升的呼吸猛地變得急促,從來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囂張的,敢這樣做的人都被他轟殺成渣了。而現在,秦塵徹底惹怒他了。

    “禍從口出!”他森然說道。秦

    塵呵呵一笑:“你的眼睛也瞎了,連俺的女人也敢覬覦,今日不將你揍成豬頭的話,俺可出不了這口氣!”你

    的女人?旭

    東升不由暴怒,他第一眼看見姬如月的時候就深深地被迷上了,這樣的絕色、這樣的雍容、這樣的高貴、這樣的驕傲。

    這樣的女人才配得上他!

    若非如此的話,他也不會如此努力為姬家辦事了,至于秦塵?一個山里野人,怎么配得上如月那般高貴的人物?“

    你找死!”他吼道,頭頂之上氣血顫動,一輪大日升騰而起,宛若旭日東升。

    這是他的血脈,旭日血脈。

    轟!

    血色大日爆發刺目光芒,化作一片火海蔓延開來,同時,他手中戰刀之上,刀芒暴斬,化作一柄火焰戰刀,殺氣沖天。

    得到帝兵增幅之后,他徹底爆發了,一道道符文從那戰刀之上亮起,頭頂的血脈如同太陽一般熾烈,血脈涌動,他身形半騰于空,有若上天降下的戰神。這

    一幕看得下方無數女性們變成了花癡,莫不眼泛桃花,恨不得對這個英武神俊的男人投懷送抱。

    相比之下,秦塵這個野人真得太粗魯了,一身獸皮,雙手握棍子一般握著長槍,十分不雅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