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38章 姬如光

武神主宰
     “放心。”秦塵大大咧咧道:“大舅子,俺怎么會和小姨子一般見識呢,大家怎么說也是一家人,小丫頭片子,以后記得叫喊姐夫,聽到沒有,至于大舅子……”

    秦塵又看向姬如日,“你叫俺妹夫就行了,啥鐵牛兄的,多見外啊!”

    噗!

    姬如日本來酒喝到一半,這時候直接噴了出來,妹夫?這小子也太能順著杠子往上爬了吧。

    “呵呵。”他干笑兩聲,不知道該怎么接了。

    “鐵牛兄,紫云敬你一杯。”恰好這時候紫云仙子站了起來,解了他的圍。

    紫云仙子身姿婀娜,娉婷而立,櫻桃紅唇輕啟,吐氣如蘭,美眸顧盼間,如秋水波動兮,十分的動人,像是會說話一般。

    她含笑著看秦塵,琥珀酒杯配著白皙玉手,交相輝映,在燈光之下,更顯誘惑氣息。

    “好,好,來!”秦塵端起酒杯,就見紫云仙子美眸漣漣,似乎在朝著自己傾訴著什么,那眼神攝人心魄,誘惑非凡。

    “咦!”秦塵似乎被吸引住了,凝神看過來,紫云仙子內心頓時一喜,這個小傻瓜,自己只要表現的主動一些,果然就被自己吸引了。

    想想也是,一個山里野人,見過什么世面呢?自己只要將魅力刻意展露一下,自然無往不利。

    正心中竊喜著,就聽秦塵疑惑道:“紫云仙子,你眼睛這是怎么了?怎么不停的朝俺眨眼啊,是眼睛進沙子了嗎?要不要俺幫你吹一吹”

    “咳咳!”

    紫云仙子直接半杯酒嗆到喉嚨口,氣得不行,臉都漲紅了,什么眼睛里進沙子了?這家伙是白癡嗎?自己這么明顯的暗示,含情脈脈,曾經迷倒過多少俊男?

    敢情在他眼里就是眼睛里進沙子了!

    紫云仙子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接下來,雙方一邊喝酒,一邊聊天,同時秦塵也開始打探如月的消息,他大大咧咧,并不避諱,直接開口詢問。

    姬如日似乎對秦塵也十分放心,知無不言。

    很快,秦塵便知道了姬家目前的情況。

    如今的姬家,情況很復雜,因為和飄渺宮走得近,且在執法殿擔任高位的緣故,導致姬家中共分成了好幾個陣營,而那天秦塵所見的姬如日的父親姬道源,便是其中的一個陣營。

    除此之外,姬如日也隱約的點明了,如月之所以會在祖地之中,且沒有參加道山之爭,是因為忤逆了姬家的老祖,結果被老祖責罰,關押在了祖地之中,而并非在祖地中修煉。

    這讓秦塵心頭有些陰沉,如月本就是姬家最杰出的天驕,可以說是姬家的掌上明珠也不為過,到底犯了什么錯誤,導致姬家老祖竟如此狠心,將她關押在姬家祖地?

    “如月,你等著我,我馬上就來了。”秦塵心中默默說道。

    接下來三天,秦塵這邊到處都有人來擺放,秦塵也懶得理會,直接閉關,繼續陷入苦修之中,觸摸九天武帝的境界。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很快便到了進入祖地的時候。

    “鐵牛兄,走吧。”姬如日一大早便來到了秦塵庭院,高喊著道。

    “什么鐵牛兄,大舅哥,不是讓你喊我妹夫嗎?”秦塵出來就道。

    “呃……”姬如日都無語了,不知道該怎么接,這鐵牛兄也真夠無賴的,篤定了當他妹夫了嗎?如月什么眼光什么性格他再了解不過,若真看得上秦塵,他姬如日倒過來寫。

    秦塵也沒計較,跟著姬如日來到了一個大廳中。

    大廳中已經聚攏了一群人,一進去,轟,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便彌漫而來,那是武帝的氣息。

    放眼望去,只見大廳里面大約有近二十人。

    共分為兩撥。

    一波有五人,各個都是九天武帝,但基本都是初期九天武帝,氣息看上去有些駁雜,顯然是修煉功法不純的緣故,像是一些散修人物。

    這應該是姬家這些年來拉攏的外來強者,因為旭東升便在人群中,目光有些鷹鷙的盯著秦塵,散發著寒意。

    三天過去,他身上的傷勢已經痊愈,以姬家的能耐,治療這點傷自然不在話下。

    可肉體上的傷勢能夠治愈,心靈上受到的傷勢,又如何能治愈呢?

    所以,旭東升冷冷盯著秦塵,眸光深處,甚至還閃掠過一絲怨毒。

    不僅旭東升,另外四人看著秦塵的目光也都有些不善。

    這是自然的,他們和旭東升一樣,都是加入姬家的外來強者,好不容易突破到了九天武帝境界,在姬家獲得了較高的地位。

    可秦塵一個外來人、晚輩,卻在眾目睽睽之下擊敗了旭東升,等于將他們這個群體狠狠的打了臉,心中要是開心那才怪。

    而另外一個陣營,就有些駁雜了。

    有九天武帝強者,也有半步武帝,但無一例外,這些人都很年輕,氣息卻相當雄厚,可見是姬家中的頂級天驕。

    “這就是那個以半步武帝擊敗了九天武帝的天才,看上去也不怎么樣么?”

    一個僅有二十多歲的青年冷笑起來,他笑容刻薄,目光鋒利,冷笑開口,眼神上下打量秦塵,就像在打量一個商品。

    他修為雖然只在半步武帝境界,可語氣卻是相當老成,目空一切。

    “呵呵,聽說閣下之前擊敗了旭東升?還在道山之爭上奪得了不少大道果實?有點意思,把大道果實交出來吧,正好本少因為有事,錯過了道山之爭,否則閣下又焉能獲得那么多。”

    那青年高高在上,俯視秦塵。

    “憑什么?”秦塵掃了他一眼,對方是誰啊,這么狂。

    “就憑我是姬家嫡子,而你,只是外來之人,投靠我姬家,在我姬家眼里,你便是我姬家的一條狗,主人發話,狗能不聽嗎?”那青年傲然道。

    這是自然的,在他眼里,秦塵再強,也只是姬家的一條狗,主人豈需在意狗的意見。

    “姬如光你說什么呢。”姬如日怒道,走上前來,冷視對方。

    旭東升等人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雖然姬如光說的是秦塵,可他們也是外來之人,豈不是說他們也是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