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63章 血海珠

武神主宰
     “瑪德!”秦塵都快要罵娘了,這老源明明有辦法,害得他那么急,頓時怒罵道:“那你還不快將力量借給我。”

    “來了。”老

    源道了一聲,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一瞬間從乾坤造化玉碟中彌漫而出,涌入了秦塵身體中。

    嗡!

    一瞬間,秦塵感覺自己身體像是蛻變了般,抬手間,仿佛就能破碎虛空,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碎!”

    在這股力量入體的一瞬間,秦塵怒吼一聲,嗡嗡嗡嗡嗡,只見他周身綻放無盡霞光,密密麻麻的劍氣宛若橫跨宇宙時空,從他身體中爆射而出,頃刻間將纏繞住他的無數黑色氣流撐爆開來。

    做完這一切,秦塵倏地沖天而起,根本沒有和姬無法交手的打算,要沖出這古堡。

    “什么?”

    看到秦塵突然間掙破了自己的束縛,姬無法頓時大驚,這小子的力量怎么突然間提升這么多?

    “想走?給本祖留下!”

    姬無法怒了,雙眼綻放神芒,兩道血色神虹沖天而起,如同兩輪血月,瞬間攔向秦塵。“

    擋住!”

    秦塵揮劍,轟,僅僅一劍而已,劍氣暴漲,虛空都快裂開,出現無盡的虛空漣漪。劍

    光與血月碰撞,秦塵只覺得一股可怕的力量傳遞而來,身軀狂震,可隨即這股力量便被身體中的源獸之力給消除了開來。

    但秦塵的沖天之勢也被阻攔,瞬間倒飛出去,體內真元一陣翻涌,并且,一股可怕的靈魂沖擊進入秦塵腦海,在秦塵腦海中卷起軒然大波。“

    嗯?秦塵小子,此人的靈魂力量很強,而且,帶有異魔族的氣息。”乾

    坤造化玉碟中的老源疑惑出聲。

    “萬神訣,滅!”秦塵腦海中的靈魂力量一瞬間涌動起來,將這股靈魂沖擊給震散,聽到老源的聲音后,震驚道:“你是說這姬家老祖已經被異魔族人奪舍了?”

    可是他從這姬家老祖的身上,并未感受到異魔族人的靈魂力量,只不過此人的氣息十分陰冷,像是修煉有異魔族的功法一般。

    “并非是被奪舍,而像是依附,奇怪!”老源疑惑道,“可惜我只能呆在你的這片空間,無法窺探的很清楚,不然,應該能看破一切。”“

    管那么多做什么,殺出去。”

    秦塵冷喝,再度沖向祖地外。

    “這該死的小子。”另

    一邊姬無法比秦塵更為驚駭,他的實力之可怕就算是普通后期武帝在此,也要被他一招重傷,難以反抗,并且這上百年來,他修煉有異魔族的力量,將異族之力和自身真元徹底結合在一起,形成更為可怕的力量。

    可是他想不到自己如此奇遇造就的無上修為,竟然拿不下一個小小的半步武帝。

    “此子身上絕對有秘密,而且驚天大秘密。”姬無法眼瞳瞬間爆射出火熱的光芒來,他雖然不知道秦塵身上的秘密是什么,但是這等秘密,居然能讓一個小小的半步武帝,擁有不弱與自己的力量。那

    么一旦這秘密被自己得到,又會怎樣?

    一瞬間姬無法甚至激動的顫抖起來,如果自己得到了這秘密,還用擔心什么莫家,說不定能一舉掌控整個執法殿,到時候連上官女帝,都要和自己平起平坐,不敢太過放肆。想

    到這里,姬無法忽然祭出一個血色的圓球,隨即數道法訣打了出去,這圓球瞬間綻放無盡血光,嗡嗡嗡嗡嗡,同時姬家祖地之中,也升騰起了無盡血光,這些血光以圓球為中心,瞬間化作一片血色天幕,籠罩住了姬家祖地。轟

    !秦

    塵撞在那血色光幕之上,道道血氣倏地涌入他的身體,要吞噬他的血肉,如果不是有老源的源獸之力守護,光是他的空間圣體,未必能抵擋住這血氣的吞噬。

    “這到底是什么寶物?”

    秦塵驚愕,自己都快沖出去了,誰知道姬無法居然再一次的將他攔住了,老源的力量有限制,一旦力量耗盡,那他就完了。“

    破!”

    當即,秦塵怒吼,揮動神秘銹劍,一劍劈在那血色光幕之上。轟

    !血

    氣縈繞,天空都化作了血色,可怕的力量席卷開來,天空化作一片血海,在洶涌起伏。“

    哈哈哈,想要破開本祖的血海珠,你太天真了,此血海珠,乃是老夫這兩百多年來祭煉的至寶,就憑你,也想破開?”“

    血海滔天!”姬無法冷喝。

    “轟……”瘋

    狂暴漲的血光陡然翻涌起來,無數血氣傾瀉而下,眨眼間就將周圍的空間完全籠罩起來。

    “在老夫的血海領域中,你就等著被擒拿吧。”姬

    無法行走在這片血海之中,如同一個魔神一般。

    “老源,現在怎么辦?”秦塵冷然道,這血海力量包裹下,秦塵感到自己仿佛陷入泥沼一般,力量被大大的限制。

    “此物,能限制一切力量,有些麻煩了。”乾坤造化玉碟中,老源凝聲道,它催動道道力量,頓時秦塵身邊的血海涌動起來,卻無法被徹底破開。“

    呵呵,別白費勁了,我這血海珠,融合了整個祖地力量,也就是說,你現在對抗的并非老夫一人,而是我姬家的整個祖地。”姬無法十分自信,傲然說道,行走間,血海涌動。“

    秦塵小子,你的身體修為太低了,若更高一些,或許我還能加大力量輸入,將其破開,但是現在,你的身體無法承受我太多的力量,想要徹底破開這血海,基本不可能。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催動最大力量,將這血海短暫的破開一道口子,不過即便是你沖出了血海,我傳送給你的力量也差不多到了極致,你接下來也逃不出此人之手。”老源凝聲道。

    它也感到十分棘手,第一個,秦塵的修為太低,無法承受它太多的力量,除非它能從乾坤造化玉碟中出來,可一旦出來,它將受到天武大陸天道規則的壓制,而它現在還未恢復足夠的實力,貿然出來,只會更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