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777章 怎么不逃了

武神主宰
     姬家祖地,此刻,無數的強者將禁地包圍的水泄不通,一個個目光陰沉,殺氣騰騰。“

    老祖,這么等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得找機會,將這禁制破開。”大長老在一旁恭敬道:“不然若是那小子幾年不出來,難道我們就守在這里幾年嗎?”姬

    無法冷冷的看了眼大長老,道:“你說老夫會不知道,不過,你且和我說說,如何破開這禁制?這禁制若真那么容易破開,老夫豈會等到現在?”

    “不如,我們通知女帝大人前來,以女帝大人的實力,未必沒有辦法破開這禁制。”大長老小心翼翼道。“

    你是說讓我通知上官曦兒?順便再告訴她,這里面有一個半步武帝修為便能對抗后期武帝的天才強者?”姬無法目光冰冷,看的大長老渾身發毛,“若是那小子身上真有什么秘密,你說上官曦兒是自己拿走呢,還是會交給老夫呢?”“

    這……”大長老額頭上冒出了冷汗,身體感到有些冷,瑟瑟發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更何況,若是讓那一位看到了轉生祭壇現在的模樣,必然會震怒,你覺得老夫應該把誰交出去當替罪羊比較好?”姬無法繼續瞇著眼睛看著大長老。大

    長老額頭上的冷汗更多了,卻擦都不敢擦,只是訕訕道:“是屬下考慮不周,還請老祖責罰。”

    “責罰,哼,責罰若是有用的話,你還能安然站在這里?那小子到底什么來歷,你有查清了嗎?還有姬如月和姬紅塵呢?她們兩個難道憑空消失了嗎?偌大的一個祖地,那么多武者,就連找兩個人都找不到,你們都是干什么吃的?”“

    老祖息怒,老祖息怒。”大長老額頭上的冷汗都快把眼睛給糊住了。朽

    異魔君在一旁見狀冷笑,沒事觸什么眉頭,自己找死。

    “你笑什么笑?”可誰知它的冷笑剛露出來,姬無法便冷冷的看了過來,“那替代姬如月的異魔族尸體究竟是誰的,你到現在都沒調查出來么?”

    朽異魔君嘴角的笑容頓時凝固了,急忙道:“老祖,屬下已經調查過了,那異魔族人,并非是我姬家祖地的異魔族人,至于具體來歷,屬下還未查實。”“

    一句還未查實就可以了嗎?還不去調查,一群飯桶。”姬無法惱羞成怒。

    “是,老祖!”

    朽異魔君剛準備退后,突然,轟隆隆的聲音響起,禁地之中似乎發生了什么異變,這動靜,頓時將所有人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嗖

    !

    禁地上空,姬無法身形突然出現,凝視下方,禁地中居然傳出來了異動,那小子究竟在做什么?

    還沒等他念頭落下,就聽這隆隆轟鳴聲越來越大,最后轟的一聲,整個祖地都震了一震。

    天宙生死轉輪禁制內,秦塵三人站在這一片廢墟上,差點沒被激起的煙塵給嗆死。

    而一離開禁制,秦塵立即就感受到了頭頂之上的天雷氣息,轟隆隆,天空中有雷聲轟鳴,可怕的氣息壓迫而下,這是天道的威壓,在震怒,在咆哮。“

    天雷,塵少,我感覺到天雷了!”姬如月驚喜道。

    “嗯。”秦塵點頭,“如月,將這禁制打開吧。”如果不打開禁制,一旦等天雷降臨,姬無雪布置的天宙生死轉輪禁制恐怕就要徹底被毀掉了。“

    好!”姬如月當即往玉簡中輸入一股力量,原本籠罩住整個禁地的天宙生死轉輪禁制倏地打開了,呈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而秦塵三人,也一瞬間暴露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怎么……”

    眾人第一時間一愣,居然沒能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可旋即大長老就看到了姬如月和姬紅塵,臉色驀地一沉,原來這兩人居然隱藏在了禁地之中,難怪之前怎么也找不到,可隨即,大長老就看到了化為廢墟的姬家禁地。

    “不對,我姬家禁地怎么沒有了?”大

    長老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圓了,禁制中姬家原本的禁地,竟然消失了。

    不止是大長老,其他姬家弟子也完全呆滯住了,跟見鬼了一般。這

    么多年來,他們辛辛苦苦,試圖破開姬無雪的禁制,目的是什么?還不是為了重啟姬家禁地,可現在呢?放眼望去,哪里還有什么禁地,有的只是一片殘破的廢墟。“

    該死,你們竟然把禁地給毀了。”大長老驚怒出聲,眼神中充滿了憤怒。

    禁地,這代表了姬家強盛的根基,竟然就這么被毀了,這讓他如何能壓抑心中的怒火。

    而此刻,無數強者都包圍過來了。姬

    無法傲立天際,冷聲下方,在他下首,大長老、朽異魔君等人,都紛紛出現,還有一些異魔族強者,氣息可怕,不遜色于朽異魔君,各個強的可怕。除

    此之外,姬家的一些隱居在祖地的太上長老也都出現了,一個個老態龍鐘,但吞吐間,卻氣勢逼人,有氣吞山河之威。

    這些都是姬家內部最頂級的強者,也是姬家的中堅力量,平素里很少出現,生怕消耗壽元,但在姬無法的號令下,都出山了,不給秦塵逃離的機會。放

    眼望去,后期武帝強者都不在少數。不

    得不說,這是一個無比龐大的陣容,放到外界,能震懾一番,即便是那些頂級勢力也要吃驚,不敢小覷。

    因為,這樣的底蘊實在是太深了,若光是一個姬家或許還不算什么,可還有異魔族的諸多強者,兩百多年的發展之下,已經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地步。

    而如今,這么多強者都虎視眈眈,凝視下方的秦塵三人,如同一群猛虎在凝視三頭柔弱的綿羊,露出猙獰的爪牙。“

    小子,你逃啊,怎么不逃了?”虛

    空中,有人冷喝,帶著不屑和厲色,在呵斥。“

    與我姬家作對,不知死活。”亦

    有人冷笑,目光冷冽。

    因為,他們覺得秦塵死定了,相比上一次,這一次出動的強者更多,布下了天羅地網,可謂是祖地中所有強者都出動了,對付三個晚輩。不

    覺的對方還有逃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