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30章 心生間隙

武神主宰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給我如實道來。”上官曦兒驚怒萬分,秀氣的臉上愁眉緊皺,一雙眼瞳中爆射出寒芒,轟,整個宮殿都在這一股氣息下顫抖,差點灰飛煙滅。

    她能不氣嗎?這些天,她正在為執法殿和軒轅帝國的事情焦頭爛額呢。

    當初天道組織禍水東引,將目標轉移到軒轅帝國頭上,直接導致執法殿諸多強者震怒,對軒轅帝國充滿了意見。

    甚至震怒之下,執法殿一些分部瘋狂對軒轅帝國的駐地出手,導致雙方劍拔弩張,氣氛十分緊張。

    為此,風少羽還專門找過她一趟。

    為了防止被別人看出她和風少羽之間的關聯,她無可奈何,只能一邊任由執法殿出手,一邊暗中安撫風少羽,讓他以大局為重。

    同時緊急尋找天道組織的蹤跡,證明軒轅帝國與此事無關,讓執法殿和軒轅帝國之間的沖突緩和下來。

    可這些日子過去,原本氣勢洶洶的天道組織突然間銷聲匿跡,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根本沒有任何蛛絲馬跡,不少執法殿高層找到她,揚言要對軒轅帝國出手,覆滅軒轅帝國,她心中已然夠煩的了。

    可誰曾想,這時候竟然爆出了這么一個事情。

    這讓她如何不怒?

    此刻上官曦兒面前,那傳遞情報之人戰戰兢兢,身體瑟瑟發抖,將武域三重天中莫家和軒轅帝國之間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而后,他跪伏在地,神色惶恐。

    “什么?莫家祖地差點被軒轅帝國毀掉,莫家先祖復活,這才擋住了軒轅帝國的進攻,而莫家在滁州境內的勢力損失慘重,戰力被耗去八成?還有軒轅帝國,在三重天中各州的十多個重要駐地被毀,人員損失慘重?”

    得知后續情報,上官曦兒倒吸一口冷氣。

    事情怎么會發展成這樣子?

    莫家是她扶植的家族,完全聽從她的號令,用起來十分得心應手,不然也不會讓莫家擔任執法殿高層,甚至可姬家分庭抗禮,并培養成一個異魔族的駐地了。

    可現在,莫家八成勢力被毀,如此慘重損失,這是和軒轅帝國徹底撕破臉皮了。

    而軒轅帝國那邊她也十分頭疼,風少羽的勢力,她也不好橫加干涉,可是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風少羽還能壓制得住他的那些手下嗎?

    一旦軒轅帝國和執法殿全面爆發沖突,那她和風少羽辛辛苦苦做下的布置將徹底被毀。

    “事情到底是怎么發展到這地步的。”

    她驚顫道,神色間蘊含無盡殺意。

    “宮主大人,事情的發展,有些古怪,軒轅帝國和莫家都說是對方先動的手……”那情報人員,戰戰兢兢說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點一滴告知。

    什么?

    上官曦兒眉頭一皺,頓時感到了不對勁。

    “軒轅帝國說是莫家先動的手,進攻他巔絕山脈駐地,擊殺火刀武帝等強者,掠奪大量天星礦脈和靈藥,而莫家卻說是軒轅帝國動的手,火刀武帝等強者暗中阻攔莫家大長老等強者,伏殺莫家大長老和宿老,莫家這才奮起反擊?”

    上官曦兒何等聰慧,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問題。

    兩大勢力的說法完全對不上,這其中必然有蹊蹺。

    “莫家的情報呢?給我看看。”上官曦兒冷喝,發生這么大的事,莫家必然會向她匯報。

    果然,那情報人員遞上莫家緊急發送來的情報,上面第一句話便是哭求上官曦兒出手,調動飄渺宮和執法殿,覆滅軒轅帝國,為他莫家討還公道,血債血償。

    這些內容上官曦兒自然無視,她最關注的,是事情的起因。

    在情報中,莫家將事情的起因原原本本說了出來,言明軒轅帝國率先動手,伏殺他莫家大長老莫段明和宿老莫洪智,且將他莫家嫡系眾人,盡皆斬殺,一個活口不留。

    他莫家迫于無奈,才強勢反擊。

    誰知軒轅帝國血口噴人,賊喊捉賊,且在第一時間繼續對他莫家勢力出手,他莫家一時不察,這才導致家族八成勢力被毀,數千年基業差點毀于一旦。

    “莫家聽命于我,不可能在我面前耍任何滑頭,難道真是軒轅帝國動的手?”一把捏碎信息玉簡,上官曦兒目光森寒,怒氣沖沖。

    她作為執法殿掌管者,自然相信莫家的說法,也篤定莫家不會欺騙與他。

    “可少羽明確和我說過,他會約束軒轅帝國之人,為何軒轅帝國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而后,她心生怒氣,渾身有寒意綻放,殺意凜然。

    如果莫家所言為真,那么軒轅帝國也太過分了,令她如何不怒。

    “宮主大人。”

    “我們要見宮主大人!”

    而在此時,上官曦兒在武域一重天的行宮之外,突然傳來震怒之聲,轟隆一聲,幾道恐怖的氣息降臨了。

    這幾人,各個身穿執法殿服飾,身上氣息恐怖,如淵似獄,正是暗虛武帝等執法殿高管強者。

    “宮主大人,莫家發生的事情您知曉了嗎?”暗虛武帝等人一進來,不等上官曦兒開口,便是沉聲說道,渾身殺意彌漫。

    上官曦兒心中咯噔一下,她最怕的就是這樣的狀況,緩緩道:“剛剛知曉,諸位有事嗎?”

    “還請宮主大人下令,執法殿與軒轅帝國全面開戰,讓我等將軒轅帝國從大陸上徹底抹去。”

    這一群強者說道,殺氣騰騰,怒意沖天,恨不得現在就沖出去,將軒轅帝國的人全都斬殺。

    “夠了,你們難道還嫌事情不夠亂嗎?”上官曦兒一皺眉頭,冷喝聲呵斥道。

    “宮主大人?”暗虛武帝等人一愣?身上怒意稍減,可旋即又涌現而出,嘶聲道:“宮主大人,你難道不怒嗎?軒轅帝國什么東西?竟敢對我執法殿高層家族下手,莫家如今損失慘重,幾乎被滅,難道我執法殿還要無動于衷嗎?”

    他們難以置信的看著上官曦兒,不明白上官曦兒為什么會是這樣的表現。

    “并非本宮無動于衷,而是事情在沒有弄清楚之前,暫時不要輕舉妄動。”上官曦兒冷冷道。

    “沒弄清楚之前?這還要怎么弄清楚,軒轅帝國進攻莫家,事實俱在,現在全天下都在盯著我們執法殿呢,若是我們執法殿無動于衷,先前一戰積累的氣勢,豈非要功虧一簣?”這一群人驚怒說道,有些難以置信。

    “怎么,本宮的話,你們還聽不聽了?”上官曦兒目光一寒。

    “不是,宮主大人……”

    暗虛武帝還想說什么,突然,上官曦兒身形動了,倏地出現在他面前,一袖甩出,噗的一聲,暗虛武帝直接被震飛出去,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狼狽摔倒在地。

    他驚恐看著上官曦兒,急忙翻身跪伏,而大殿中的另外諸多執法殿高層,也紛紛噤聲,膽戰心驚,不敢說話了。

    憤怒消退,他們這才清醒過來,自己面對的是誰,那是上官曦兒,飄渺宮宮主,他們的主子。

    “這件事,本宮自有定奪,還用你們來教?”上官曦兒殺氣騰騰道:“至于莫家之事,本宮自有定奪,既然這天道組織暫時根本不見蹤跡,本宮現在會馬上啟程,前往莫家,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現在,你們要做的,是找到那天道組織。還有,弄清楚莫家一事的影響,而不是先想著報仇。”

    上官曦兒目光掃過場上眾人,頓時,眾人的目光一個個低下了,不敢與之對視。

    “這一次,軒轅帝國進攻莫家祖地,導致異族不得不出手,本宮相信目前武域各大勢力,都在調查莫家祖先復活一事,當務之急,我們不是報仇,而是處理好后面的事情,決不能讓各大勢力有所懷疑,否則,必會引發第二場征討,都明白嗎?”上官曦兒厲聲道。

    “屬下明白。”這一群人連說道。

    “既然明白,還不快去做。”上官曦兒冷喝,而后指了其中兩人,道:“你們兩個,隨我去莫家。”

    “是!”兩人躬身行禮,戰戰兢兢。

    “還有……暗虛武帝。”上官曦兒又道。

    “屬下在!”

    暗虛武帝嘴角帶著鮮血,卻不敢擦,小心翼翼前來。

    “之前我不是讓你調查塵諦閣的事情嗎?這段日子,本宮總覺得有些不對勁,聽聞這塵諦閣有一些弟子進入到了丹閣和萬寶樓,給我調動暗子,針對這些人,弄清楚情況,還有那塵諦閣的其他人,也給我調查清楚,帶到本宮面前來。”

    “屬下明白!”

    暗虛武帝頓時恭敬的退了下去。

    “其他人,隨我去莫家。”

    上官曦兒吩咐完畢,迅速啟程,前往莫家。

    此刻,軒轅帝國。

    風少羽也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

    “你確定,是莫家先襲擊了我們巔絕山脈的駐地?”風少羽盯著下方的無殤武帝,寒聲說道,目光中涌動有寒芒。

    “屬下不敢欺瞞,的確如此。”無殤武帝連道。

    “罷了,事已至此,本帝也不好說什么,馬上調動我軒轅帝國所有強者,而后收縮防線,以防執法殿的突襲。”

    “是,大帝!”

    無殤武帝立即恭敬退了下去。

    “曦兒,別怪我,你執法殿若再咄咄逼人,我也只能無奈出手了。”

    咔嚓!

    風少羽用力一捏,身側的扶手瞬間被捏碎,化為齏粉。

    “來人止步!”

    飄渺宮區域,姬紅塵一進去,便被阻攔了下來,一隊渾身殺氣的強者包圍而來,綻放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