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45章 封脈九式

武神主宰
     驚的是那可是源獸啊,那可是異魔大陸最可怕的存在之一,連魔主都有些忌憚,巔峰時期,那絕對是和魔主一個級別的。

    怒的是這源獸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出手,顯然一直寄存在幽千雪身上多時了,此時出手,定然是想破壞它的計劃,要對它下毒手。

    至于喜就更不用說了,源獸雖然強,但對于異魔族人而言是大補,它正愁短時間內無法恢復實力,可只要鎮壓了這源獸,絕對能在短短的數十年里恢復到巔峰狀態。

    到那個時候,天底下還有誰是它的對手?

    “哼,這該死的源獸,竟然隱藏在那神秘玉牌之中,在這種時候突然出手,是想讓我瞬間隕落啊,可惜,源獸實力雖強,但在這片大陸受到的壓制更大,甚至連出現在這片天地間都不敢,桀桀桀,也想吞噬我,做夢。”

    那異魂師大吼,渾身頓時爆發可怕規則之力,同時,一道道驚人的血脈氣息暴漲,化作星河也似,與老源的力量狠狠碰撞在一起。

    轟!

    兩股力量碰撞,幽千雪腦海中頓時卷起了驚濤駭浪,如果不是幽千雪身懷寄生種子,憑她自身的靈魂之力必然已經靈魂海破碎,一命嗚呼了。

    呼呼呼!

    只見恐怖的血脈之力席卷,這幾道血脈之力太可怕了,每一道都是巔峰級別,也不知這異魂師是如何修煉成的,竟一瞬間真的擋住了老源的攻擊。

    “什么?”老源變色了,這異魂師的可怕還要超出了它的預料。

    “桀桀桀,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你這老東西,竟敢偷襲本座,嘿嘿,等本座奴役了這人族弟子,再來對付你,屆時用你的力量恢復我的修為,必能讓我異魔族的光輝在這大陸再度照耀。”

    這異魂師桀桀怪笑,猙獰無比。

    它擋住老源之后,再度催動血脈之力,要奴役幽千雪。

    它已經看出來了,那神秘空間中的源獸雖然強大,但實力卻還沒完全恢復,想要吞噬它,根本做不到,而等它奴役幽千雪之后,就有足夠的功夫對付對方了。

    可它腦海中的念頭還沒落下,就看到從那神秘空間中竟然飛掠出了兩道人影。

    “什么?這神秘空間中竟然還有人?”

    這異魂師頓時懵了,那究竟是什么玉牌?

    那神秘空間能寄存源獸,這并不讓人意外,因為,源獸十分特殊,乃是異魔大陸天地初成之時誕生,雖然強大,但卻能衍化氣息,寄存在異寶之中也能理解。

    可人族不同,在這天武大陸之上,天地規則完善,雖然有許多空間寶物,能夠存放各種物品,也有寵物袋和血獸空間,能夠寄存血獸,但從來沒聽說過有什么空間,能夠讓人類武者生存的。

    能讓人類生存的,只有傳說中的小世界。

    它低頭,雙眸中仿佛有無盡輪回涌動,望向那神秘玉牌,這一看,神色頓時一驚。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圣物,乾坤造化……”

    它駭然失聲,神情震動,想到了一個可能,只是這個念頭一出,頓時搖頭,這怎么可能呢,那圣物在遠古時代,連魔主大人也不敢輕易煉化,怎么會出現在幽千雪的身上。

    它心中震驚,急忙再度看去,似乎想要窺探出那神秘玉牌的真面目,可不等它仔細打量,就看到那兩道飛掠出來的人影已然有了舉動。

    嗖嗖!

    這兩人是一男一女,女的年齡不大,約莫二十出頭,身形如電,氣息飄渺,極其的深邃,一出現,便直接射向不遠處的祭壇,且手中出現一柄古樸長劍。

    嗡!

    長劍抖動,頓時爆發出一股刺目的紫光,直接刺向祭壇上它的肉身所在。

    竟是要將它的肉身毀去。

    “不好,這些家伙是要將我的退路給斷絕。”這異魂師頓時驚怒萬分,一旦它的肉身被毀,它將失去了退路,除了將幽千雪奴役之外,將沒有第二個可能。

    因為,一旦失去了肉身,它又未能奪舍幽千雪,它的實力將大大減弱,不可能是源獸的對手,只能被吞噬。

    “好歹徒的心,給我去死!”它怒吼,一股恐怖的規則之力暴涌,一瞬間轟向了幽千雪,同時,血脈之力凝練,化作幾股可怕的氣息,暴涌而出。

    “哼,給我定!”秦塵冷喝,又怎么會給對方干擾姬如月的機會,雙手捏動手訣,迅速的點在了幽千雪的身上。

    噼里啪啦!

    秦塵身上雷霆血脈陡然涌現,可怕的血脈之力一瞬間沖入了幽千雪的身體中,要封鎖那異魂師的血脈力量。

    “哼,想阻攔我,區區人族小子,給我死!”

    那異魂師怒吼,神色有些不屑,血脈之力爆發,就要將秦塵的血脈之力擊潰,并且,通過血脈力量的傳導,將秦塵給斬殺。

    可當它血脈之力與秦塵的血脈之力觸碰的一瞬間,它的臉色變了,因為,它那幾股強大的血脈之力在接觸到對方的血脈力量之后,竟一下子被禁錮了,完全動彈不了。

    “這怎么可能?”它心中駭然,驚怒萬分。

    它所掌握的幾股血脈之力,乃是這天武大陸最頂尖的血脈之力,怎么會被一個小小的人族小子給止住?這是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可如今事實俱在,讓它徹底驚呆了。

    “哼,這幾股血脈之力的確可怕,可惜,你一個異魔族人,也懂什么血脈?在本少的控脈之術下,任你血脈之力再強,也休想掀起什么浪花。”

    秦塵冷笑!

    不得不說,這異魔族人掌控的血脈之力十分可怕,都屬于最頂級的血脈,氣息渾厚,如淵似獄,哪怕是一些后期武帝巨擘在此,也未必能比得上。

    可秦塵是誰?前世大陸最杰出的血脈師,在他面前利用血脈之力進攻,無異于班門弄斧,更何況催動這血脈的還是異魔族人,更是貽笑大方。

    “封脈九式!”

    秦塵怒喝,雙手迅速掠動,迅速在幽千雪身上幻化出無數幻影,頓時,一道道可怕的力量進入幽千雪的體內,將那幾股血脈之力不斷封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