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46章 九天神女

武神主宰
     “啊,該死!”那異魂師嘶吼,面露驚恐,因為它發現自己越來越無法操控這幾股血脈之力了。

    而它操控的血脈之力一減弱,對銀色寄生種子的壓制也就越來越弱,頓時就形成了一個連環反應。

    嘭嘭嘭!

    只見銀色寄生種子跳動,在原本的血脈封印之上瞬間撕裂開一個豁口,頓時一股可怕的吞噬之力再度升起,結合老源的吞噬之力,兩股力量一前一后,將那異魂師的靈魂之力緩緩的吸扯入自己的身體中。

    “啊!”

    這異魂師瘋狂怒吼,氣急敗壞,恨不得將秦塵他們碎尸萬段。

    另一側,姬如月也已經來到了祭壇之前,一劍刺向了那異魂師的肉身。

    嗡!

    眼看那封絕古劍就要穿透此人的肉身,可突然,這一具老嫗肉身之上,釋放出一道道可怕的禁制,竟在一瞬間阻攔住了幽千雪的出手。

    “哈哈哈,想要破壞本座的肉身,哪有那么容易。”這異魂師怒吼,這個時候,它還舍不得從幽千雪的腦海中撤出來,還想進行奪舍。

    因為只有奪舍了幽千雪,它之前的努力才沒有白費,否則即便是重新回歸了肉身,也會失去奪舍的機會,那它的辛苦就一切都白費了。

    “哼,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而已,天劍血脈,紫晶之力,滅!!!”

    姬如月目光冷厲,嗡,她的身上,迅速彌漫出道道可怕的神光,是月光神體,同時頭頂之上,一道可怕的天劍虛影浮現,眉心之處的紫晶,也迅速的亮了起來。

    她在調動身體中的紫液之力,下一刻,封絕古劍中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可怕力量,像是某個遠古異獸蘇醒了般,一劍再一次的劈在了那老嫗的軀殼之上。

    只聽得咔嚓一聲,那老嫗身上的禁制徹底破開了,在紫光的侵蝕下,迅速瓦解。

    噗!

    劍光掠過,那異魂師的軀體頃刻間灰飛煙滅,化為灰燼。

    “該死!”這異魂師怒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軀體被粉碎,那是何等的一種憤怒,雖然它早就拋棄了那具肉身,可這不代表它甘愿讓人將其毀去。

    可是目前這時候,它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伴隨著血脈之力越來越弱,它抵抗寄生種子和老源的吞噬之力也越來越弱,只見一道道虛無的靈魂力量從它身上散逸而出,被寄生種子和那神秘玉牌中的源獸瘋狂吞噬。

    “不行,這樣下去我必死,沒等我奪舍幽千雪,就已經靈魂崩潰,被徹底吞噬了。”

    這異魂師驚怒萬分,吼,它怒吼,氣息敗壞,恨不得將秦塵他們碎尸萬段,但它也知道,如果自己硬是要奪舍幽千雪,它面臨的結局將只有一個,那就是灰飛煙滅。

    “異魂附身!”

    它暴怒,靈魂力彌漫開來,竟是伴隨著規則之力,要融入到幽千雪身體的每一個部位,每一道靈魂,和每一絲血脈之中。

    這是一種靈魂附身之術,不同于靈魂奪舍,但卻能夠依存在幽千雪的身體中,與她共存、共生。

    它在融入幽千雪掌控的規則之中。

    而源獸想要吞噬它,就必須連幽千雪的靈魂也一同吞噬,否則根本滅殺不了它,因為它無處不在,無處不存。

    “不好,不能讓它成功。”

    秦塵臉色變了,雖然他不知道這異魂師在做什么,但他有種感覺,要是這異魂師成功了,那么再想滅殺它就難了。

    “萬神寂滅!”

    沒有任何猶豫,萬神訣第五重萬神寂滅一瞬間就施展了出來,頓時一道道恐怖的靈魂風暴形成,強勢侵入幽千雪身體中,針對那異魂師的靈魂,發動猛烈攻擊。

    同時,秦塵施展血脈之術,快速封禁幽千雪身體中的血脈之力,不然對方有融入血脈之力的機會。

    可還不夠,那異魂師的秘術太強大了,即便靈魂遭到攻擊,血脈被封禁,可它依舊在融入幽千雪身體中,無孔不入。

    并且,因為它沒有奪舍幽千雪的靈魂,導致寄生種子對它的吞噬也沒有那么強。

    秦塵的臉色變了。

    眼看這異魂師就要進入幽千雪身體,突兀地——

    嗡!

    幽千雪身體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張神秘莫測的圖案。

    這圖案,虛無飄渺宮,浮現在幽千雪身體中,上面有著一個九天神女,散發出浩蕩可怕的氣息,仿佛天際之上,有九天神女落下,鎮壓一切。

    噗!

    這圖案涌動,一股神秘的力量涌現而出,頓時將那異魂師的靈魂之力緩緩的排斥了出來,并且,這可怕的圖案還在消磨它的本源靈魂力量,讓它的本源之力化為了幽千雪自身的東西。

    “不……九天神女圖,這不是遠古人族月神宮的逆天功法嗎?你身上為什么有九天神女圖,啊!”這異魂師驚怒萬分,瘋狂嘶吼。

    同時它在懊惱、在后悔!

    它收幽千雪為徒也有一段時,直到此刻奪舍的時候才發現,幽千雪身上竟有那么多它沒有看透的地方。

    九天神女圖下,它的靈魂力量必然會被磨滅。

    而這個時候,秦塵的萬神訣也催動到了極致,恐怖的靈魂風暴不斷的轟擊那異魂師被排斥出來的靈魂力量,將其震散,化為虛無。

    “臭小子,氣死我了,是你,是你毀掉本座的計劃,我要你死。”這異魂師怒吼,殺氣沖天,嘶吼道:“好,你不讓我奪舍幽千雪,讓本座就先奪舍了你。”

    轟!

    它身形如電,重新凝聚成形,一股可怕的靈魂之力瞬間從幽千雪腦海中涌出,化作一個陰氣森森的異魔族魔影,一瞬間沖入了秦塵的腦海之中。

    “臭小子,我先奪舍了你,給我死!”

    它暴怒,殺氣沖天,進入秦塵腦海中后,第一時間沖向秦塵的靈魂海,要強勢奪舍他。

    “呵呵,來的好,早就等候你多時了。”

    它本以為會看到秦塵驚慌失措,驚恐萬分的模樣。

    可令它沒想到的是,在它沖入秦塵腦海的瞬間,秦塵的臉上,竟然勾勒出了一絲嘲諷的笑容,那笑容中充滿了不屑和嘲諷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