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56章 那家伙人呢

武神主宰
     當然,也并非從來沒有人掌握過時間規則,在天武大陸源遠流長的歷史之中,也曾有人觸摸到過時間規則的一絲奧妙,這甚至都不能算是領悟了規則,只能算是領悟了一絲奧義。

    而這樣的強者,無論在大陸的那一段歷史中,最終都成為了驚采絕艷的存在。

    這也是時間規則可怕的緣故。

    不過,這些強者的時間奧義和規則,都不是靠自己修煉出來的,時間規則,屬于禁忌領域,根本無法憑空修煉成功,歷史上那些能觸摸到時間規則之人,往往都是通過一些寶物,或者血脈,才得以領悟一些。

    比如有的人血脈和時間有關,便有那么極其稀少的億萬分之一的機會,領悟一絲時間奧義或者規則。

    但也只有一絲而已,只能用作秘法來施展,很難當成真正的殺招。

    可即便如此便已經強的可怕了。

    而如今,上官古風宗上竟然回溯出了先前發生的場景,天哪,難道上官古風宗上竟然掌握了一絲時間的奧義和規則嗎?

    就連耶魔什和崢空也大吃一驚,時間規則,這在異魔大陸也是禁忌的存在,即便是魔主大人也不可能掌握的。

    “不對,不是時間規則,這只是一種追溯之法。”

    忽然,耶魔什似是看出了什么,靈魂力掃了又掃,忽地吐了口氣。

    它第一個看出了,這并非是時間回溯,而是上官古風施展了某種秘法,利用了這天地間殘留的一絲氣息,進行了場景重現。

    “的確不是時間規則。”崢空也看出了端倪,松了一口氣。

    真是的,差點快嚇死魔了。

    飄渺宮的眾人聽到這話,卻紛紛有些失落,原來不是時間規則,害她們白激動一場。

    正郁悶間,光鏡上的畫面,突然一閃,只見秦塵身形陡然爆成無數虛影,朝著四面八方掠去。

    這些虛影,每一道都十分真實,栩栩如生,無論是氣血和真元都極其恐怖,根本看不出來孰真孰假。

    “竟然真實虛空分影訣!”上官古風目光一下子瞪圓了。

    “不可能,怎么會是軒轅帝國,這怎么可能呢?”上官古風喃喃,心神狂震,仿佛看到了什么難以置信的東西一般。

    她很清楚,上官曦兒和軒轅大帝之間,表面上的分裂,一切都是虛假的,雙方在暗地里,這三百年從來沒有中斷過合作。

    “怎么可能不是軒轅帝國,古風宗上你也看到了,先前那人施展的身法的確是軒轅大帝的虛空分影訣,此身法,乃是軒轅大帝的不傳之秘,能修煉的,必然都是軒轅帝國中最重要的人物,除了軒轅帝國,還能有誰修煉這等秘法?”

    花靈武帝來到近前,再一次的看到虛空分影訣,她身上爆發出的怒意更甚,冷冷道:“更何況如今軒轅帝國正在針對我飄渺宮和執法殿,他們什么事干不出來?”

    “軒轅帝國針對我們飄渺宮和執法殿,到底是怎么回事?”上官古風臉色一變,連詢問道。

    “古風宗上你這些天一直在閉死關,因此不知道情況……”花靈武帝連將這些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上官古風再一次的呆滯住了,軒轅帝國竟然對莫家下了死手,差點將執法殿幾大高層之一的莫家徹底覆滅,幾乎連異魔族都暴露出來了,這怎么可能呢?

    “軒轅帝國到底再搞什么鬼?”

    上官古風暗怒,當年軒轅大帝和上官曦兒勾結,除掉秦塵的事情她也知情,甚至還是一手策劃者之一,對軒轅大帝,她可是十分的看好和滿意。

    當年在風少羽和秦塵之間,她就看中風少羽,對秦塵十分可謂十分不滿。

    因為,秦塵不管在大陸上地位再高,他的廢脈,注定了他一輩子只能是一個巔峰武皇,連武帝都不是的大師,眾人平素里的確會供著,可若真正發狠起來,直接囚禁了替自己辦事也不一定。

    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只有實力,才是永恒唯一。

    “哼,老身來看看,此人到底是誰,躲在了哪里。”上官古風冷哼,繼續催動秘法,頓時,光鏡之上的場景加速,一道道身影,紛紛被光鏡收納了其中,一點一點分析。

    眼看就要追蹤到秦塵消失的時候,突然,嗡,鏡面之中一片灰白,全部的畫面突然消失了。

    “發生什么了?”

    “怎么沒畫面了?”

    “那家伙人呢?”

    “古風宗上!”

    眾人正看到高潮處,結果畫面一下子消失了,頓時焦急不已,紛紛看向上官古風。

    上官古風臉色微變,她再度催動秘法,畫面再一次出現,可還沒出現片刻,畫面又一次的消失了。

    上官古風臉色露出了難看之色,她連連催動秘法,但不管催動幾次,畫面都會在一瞬間消失,而且伴隨著她秘法的頻頻催動,外界的殘留下的氣息被消耗,那畫面也越來越模糊,到最后根本顯示不出來了。

    乾坤造化玉碟之中秦塵本來已經緊張的渾身冒汗了,看到這一幕,這才松了一口氣,可心頭卻有些疑惑。

    這時老源的聲音響了起來,帶著嘲諷和愜意:“呵呵,一個小小的追溯秘法而已,也想追蹤到乾坤造化玉碟的畫面?此玉碟,乃是真正的遠古人族至寶,除非此人真能掌控禁忌領域的時間規則,光憑這氣息追溯秘法也想追溯到乾坤造化玉碟的畫面,真是天真啊。”

    老源一臉不屑。

    秦塵這時也恍然起來,不由露出苦笑,他是當局者迷,不然早該想到這一點的。

    “先安心待在這里,我就不信她們有耐心一直守在這里。”秦塵瞇著眼睛說道,現在這時候,她除了待在這里也沒有別的法子了,一旦出去,肯定會驚動這群人,只能慢慢的尋找機會了。

    而上官古風在發現追溯不到秦塵的蹤跡后,臉色鐵青,她很快,又來到了夜魔剎的洞穴之中,試圖追溯洞穴中發生的場景。

    可那鏡面之中,除了能看到無盡的雷光之外,就沒有任何東西了。

    天地雷劫,乃是最至高無上的東西,豈容他人隨意推算追溯?頓時氣得上官古風暴跳如雷,郁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