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62章 沒人能陷害你們

武神主宰
     “呵呵,如今證據確鑿,歐陽長老卻說有蹊蹺,我就說這幾人為什么會偷竊丹藥,該不會這背后,是歐陽長老你在指使吧?”天風藥帝冷笑說道,嘴角噙著冷笑,他與歐陽一系,關系一般,自然可隨意亂說。“

    你胡說什么。”歐陽正奇臉色一沉,對方這話實在是誅心。“

    若非你歐陽家族,這幾個武者弟子豈敢偷盜丹藥?諸位覺得可能嗎?恐怕他們連我藏丹殿中珍貴丹藥所存放的地方在哪都不知道吧。”天風藥帝冷笑連連,對著眾人說道,矛頭直指歐陽正奇。這

    引來眾人議論和狐疑,的確,天風藥帝所說卻有幾分道理,若非歐陽正奇,紫薰幾人恐怕連藏丹殿丹藥所在都不清楚,又豈會能偷盜出這些珍貴丹藥?歐

    陽正奇變色了,天風藥帝不但針對紫薰五人,更是要將矛頭指向他歐陽家族,實在過分。

    “天風藥帝,你太放肆了。”就在這時,一道冷哼聲響起,而后一道恐怖的氣息降臨了,一名身穿金邊煉藥師袍的老者降臨在了藏丹殿,氣度不凡,目光冷厲。“

    歐陽鴻光副閣主。”

    “副閣主大人!”“

    見過歐陽副閣主。”見

    到來人,場上眾人紛紛行禮,來人正是歐陽家族一脈的頂級武帝,歐陽鴻光,和銀月丹帝一樣,身居丹閣副閣主一職,執掌丹閣重要事務。

    他一出現,場上眾人臉色微變,紛紛露出恭敬之色。

    “哼,誰在說我歐陽家會派遣弟子偷盜丹藥,可笑。”歐陽鴻光冷喝,目光冰冷,“我歐陽家想要丹藥,還需要讓人來偷,老夫會缺這些丹藥嗎?”歐

    陽鴻光霸氣十足,威壓襲來,引來眾人變色。話

    糙理不糙,以他歐陽家的地位,這些丹藥雖然珍貴,但也未必能讓他歐陽家派遣這么幾個弟子,來這里偷盜,這不符合常理。天

    風藥帝臉色微變,歐陽鴻光這么一說,眾人的感覺立即改變了。“

    呵呵,這可未必,如今證據確鑿,歐陽鴻光你這么說,也不怕閃了舌頭。”

    又是一道冷笑聲響起,藏丹殿中不知何時再次出現了一名煉藥師,氣勢不凡。“

    文昌副閣主!”

    靠,今天怎么回事,一個個副閣主全都出現了?

    這是要出大事了嗎?

    “文昌副閣主,你來的正好。”天風藥帝連恭敬說道。

    文昌副閣主和歐陽副閣主一向敵對,雙方關系十分緊張,如今雙方站在這里,立即劍拔弩張起來。

    銀月丹帝頓覺頭疼無比,這可如何是好?這么一件事,直接扯出了兩個副閣主。“

    歐陽鴻光,如今證據確鑿,你卻還在為你麾下的武者弟子狡辯,不覺的很可笑嗎?”文昌副閣主冷視而來,渾身爆發出寒意,鎮壓而下,冷笑連連。“

    證據確鑿,我怎么沒看到?”歐陽鴻光嘲諷道。

    “怎么,人證物證俱在,還不算證據確鑿嗎?”

    “人證?不過是這兩人空口無憑而已,諸位好好想想,如果這五人真是來偷盜的,為何會五人一同行動,且在眾目睽睽之下?而且,這里的監控陣法盡皆失效,諸位不覺的奇怪嗎?”

    歐陽鴻光這么一說,眾人紛紛點頭,這還真有點奇怪。即

    便是偷盜,一人也夠了,為何會五人都出現在這里,一人完全足以,五人都出現在這里,太古怪了。“

    呵呵,除非有人是故意如此,想要陷害他們,才會如此。”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兩道身影出現在了藏丹殿中。“

    司徒興洲大師!”“

    司徒太上供奉!”

    “司徒大師。”

    如果秦塵在這里,第一時間就能看出,這兩人中其中一人正是當初在古虞界中的領隊司徒真,而另一人,和司徒真有些類似,正是丹閣太上長老,司徒家的掌權者司徒興洲。

    司徒興洲雖然不是丹閣副閣主,但卻是丹閣老牌煉藥師,資歷比歐陽鴻光、銀月丹帝、文昌副閣主更深,最關鍵的是,他和丹閣閣主私交甚密,在丹閣中地位極高,一言九鼎。只

    不過,司徒興洲很少出面,今天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頓

    時引來了不少煉藥大師們的關注。這

    事,可有趣了。

    人群中,司徒真對歐陽正奇點頭微笑了一下,歐陽正奇心中一松,他知道,司徒興洲必然是司徒真叫過來的。“

    司徒太上供奉,你怎么過來了?”銀月丹帝連走上來,恭敬問道。“

    哼,我怎么來了?你說我怎么來了?今天這件事,老夫已經聽說了,此事,表面上看起來證據確鑿,實際上,卻錯漏百處,銀月丹帝,你作為丹閣主持事務的副閣主,卻肆意定下罪責,一旦冤枉了他人,如何對得起你的職位?對得起閣主大人對你的期望?”

    司徒興洲冷冷呵斥,頓時說的銀月丹帝額頭滿是冷汗,連連稱是,而文昌副閣主和天風藥帝臉色卻變了,司徒興洲這么上來,是在給這群弟子給站臺啊?這

    是怎么回事?從未聽說過司徒興洲和這一群人有什么關系,司徒興洲為何會突然插手其中?“

    太上供奉,那此事到底該……”銀月丹帝頭疼了,事情發生了,他總不能當什么都沒發生吧。

    “查,當然要查,這幾人出現在這里,十分蹊蹺,必然有人說了謊,但是誰說了謊,現在還不好說,此事,就交給司徒真調查吧,司徒真此次古虞界之行之后,也晉級成為了我丹閣的核心長老,老夫相信他會秉公處理,認真處理好這里的事務。”

    天風藥帝臉頓時黑了,交給司徒真處理,這司徒真分明是向著歐陽鴻光他們的。

    他剛準備開口,卻見銀月丹帝已然答應了下來,他頓時不再說話了。一

    旁,文昌副閣主臉色也很難看,但他知道既然銀月丹帝都答應了下來,那他再說什么也沒用了,只是一揮手,冷哼離去。

    有了銀月丹帝主持,一群人也紛紛散了。當

    所有人散去之后,司徒興洲走了上來,扶起了紫薰等人。“

    前輩……”紫薰等人都有些發懵。

    “你們是塵諦閣的人吧?”司徒興洲卻笑了:“你們的秦塵閣主為了丹閣犧牲了自己,老夫又如何會讓你們被人陷害,放心,有我在,沒人能陷害得了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