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67章 太牛叉了

武神主宰
     “玄冰武帝大人,你怎么……”康司童自己都有些發愣,愕然的看著將自己托住的玄冰武帝,有些反應不過來。他

    剛才是第一時間通知了玄冰武帝,但玄冰武帝的行宮距離這里相差了十萬八千里,哪怕是以玄冰武帝的實力第一時間趕來,恐怕也要數天時間。這

    也是康司童一開始擔心王啟明他們,偏要阻攔的原因所在。數

    天時間,誰知道會發生什么,讓諸子申帶走之后,等玄冰武帝到來恐怕幾人人在哪都不知道了。

    可豈料,玄冰武帝竟然這么快就趕來了。震

    驚之后,康司童心中卻是不由大喜,連躬身行禮道:“玄冰武帝大人,你……你來的實在是太好了,快救救冷無雙他們……”他

    一行禮,頓時牽扯到身上的傷勢,嘶的齜牙,疼痛不已。“

    你先去療傷。”玄冰武帝對著康司童說了句,眼眸中流露出來了一絲欣賞,拍了拍他的肩膀,康司童頓時覺得身上的傷勢也不那么疼了,急忙退到了一邊。冷

    無雙這才轉頭,看向被摁在地上的帝天一、冷無雙幾人,眼眸中陡然爆射出一絲寒意。“

    滾!”

    他懶得廢話,直接冷喝,眼眸中之中像是爆發出了兩股寒冰風暴,呼,風暴掠過,那些摁住冷無雙四人的萬寶樓護衛只覺得通體冰寒,血液都仿佛要被凍僵了,急忙撒手,退了開來。

    可這時,諸子申麾下的一名核心長老動了,倏地出手,嗡,可怕的真元暴漲,一瞬間攔住玄冰武帝的寒意侵蝕,冷冷道:“玄冰武帝大人,這四人偷盜藏寶閣天龍玉,如今乃是羈押的要犯,你過來之后,不問青紅皂白,就要救下他們,過分了吧?你身為我萬寶樓供奉,就要以我萬寶樓的利益為先,豈能如此罔顧私情?”

    “讓開。”面對此人的質問,玄冰武帝只是冷喝,目光根本無視此人,只是冷冷看著諸子申,寒聲道:“諸子申,讓你的人讓開,不讓,就休怪本帝不客氣了。”

    “諸子申,你太放肆了。”那武帝憤怒,氣得發抖,好歹他也是萬寶樓的核心長老之一,中期巔峰的武帝,可玄冰武帝卻完全無視他,令他如何不怒,只覺得體內熱血涌動,要爆開一般。一

    旁,諸子申也臉色鐵青,這玄冰武帝太放肆了,上來之后,直接動手,竟然視他為無物,太過分了。

    同時,他心中也郁悶,暗道:“玄冰武帝怎么這么快就出現了?看樣子先前的計劃應該沒那么順利,有些麻煩了。”眾

    目睽睽之下,諸子申自然不會退讓,冷冷道:“玄冰武帝,你麾下弟子,在藏寶閣偷盜我萬寶樓寶物,本座身為萬寶樓副樓主,自然有維護萬寶樓利益的職責,本座知道你愛徒心切,但還請玄冰武帝能以大局為重,速速讓開,若真調查出閣下弟子與此事無關,本座自然會放他離開。”玄

    冰武帝目光一冷,自己都開口了,諸子申居然還不放人,他懶得廢話,只是冰冷道:“諸子申,我懶得聽你廢話,只問你,放不放人?”“

    放肆,玄冰武帝,你只是我萬寶樓供奉,竟敢這么和諸子申大人說話,你是想違背我萬寶樓規矩嗎。”諸子申的一些手下按奈不住,頓時冷喝說道,殺氣騰騰。而

    諸子申在一旁卻不聞不問,他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讓他放人,是根本不可能的。

    “很好。”玄冰武帝懶得廢話,身上頓時涌現出了寒意,而后,他動了,轟,突然一道流光,倏地沖向那阻攔的核心長老。他

    一掌拍出,天地間頓時涌現無盡的寒冰氣息,無數雪花在他手掌心中凝聚,白皙的手掌宛若萬載不化的寒冰,朝著那看押著冷無雙幾人核心長老一掌拍落了過來。嗡

    !

    天地之間,被無盡雪花充斥了,玄冰武帝的手掌尚未落下,驚人的寒意便充斥了一切,道道寒冰大道規則彌漫,那核心長老只覺得身體要凍僵了,血液都停止了流動。

    這玄冰武帝怎么這么強。這

    核心長老心中驚恐,雖然一開始囂張霸道的很,但這時候,內心充滿了恐懼,恨不得掉頭就走,但他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走,在頂級強者面前若是逃跑,只會死的更快。轟

    !他

    雙手橫于胸前,一面土黃色的盾牌出現,大地氣息彌漫,要將這寒冰氣息阻攔在外。但

    是沒用,玄冰武帝的氣息太可怕了,僅片刻間而已,流轉厚土氣息的盾牌之上便凝上了一層寒霜,而那核心長老的頭上,眉毛上,也被寒霜覆蓋,成為了一個冰人。

    砰!

    這核心長老頓時被轟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全身上下已經被凍成了冰棍,體內的血脈和規則之力都被凍結住。“

    嘶!”

    眾人大驚,無比倒吸冷氣,駭然看著玄冰武帝。

    這也太牛叉了!

    都知道身為供奉的玄冰武帝實力強悍,但大家都不知道究竟強到了什么地步,而今天終于是看到了真正的實力。

    能成為萬寶樓核心長老的,除了像康司童這種是立了大功,屬于破格提拔的,正常情況下,基本都是中期級別的武帝,很多都是中期巔峰的武帝。

    可現在,在玄冰武帝手上,竟然不是也一招之地,這也太變態了點!

    眾人驚疑間,玄冰武帝卻詫異的看了眼諸子申,本來他以為諸子申會出手攔截他,豈料到最后還沒出手,難道他是怕了嗎?

    玄冰武帝有些狐疑,可這樣也不對啊,若是諸子申忌憚自己,早該將人放了,哪里需要等到自己動手,這樣撕破臉皮又得不到好處,太不應該了。

    這里面有古怪!

    念頭閃過,還沒等玄冰武帝有后續的舉動,諸子申頓時驚怒道:“好啊,玄冰武帝,你身為我萬寶樓供奉,不但慫恿弟子偷盜藏寶閣的寶物,更是為了替弟子脫罪,打傷我萬寶樓的核心長老,打傷萬寶樓的刑罰人員,無法無天,太無法無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