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68章 騰蛇血脈

武神主宰
     嗡!他

    手中出現一塊令牌,瞬間整個藏寶閣外范圍內升騰起道道陣光,將整片區域給封鎖了起來。

    是藏寶閣的守閣大陣。而

    后,諸子申嘶吼,驚怒萬分,像是痛心疾首般憤怒道:“諸位,隨我出手,擒拿這玄冰武帝,本座今日要看看,這玄冰武帝到底要無法無天到什么地步,現在本座有理由懷疑,這些人之所以敢偷盜藏寶閣寶物,一切都是玄冰武帝在指使。”好

    大的一個屎盆子,直接扣在了玄冰武帝的頭上。

    太陰險,太狡詐了。

    諸子申之前不出手阻攔,就是要玄冰武帝動手,傷到他麾下的執掌刑罰的核心長老,再絕地反擊,調動起所有萬寶樓在場人員的憤怒。

    這一招,實在是歹毒。果

    然,他話音剛落,諸子申的一群手下已然怒吼起來。

    “拿下玄冰武帝。”

    “無法無天,視萬寶樓規則與無物,真當自己是供奉就能目空一切了嗎?”一

    群人動了,調動守閣大陣的力量,要擒拿玄冰武帝。且

    ,諸子申也第一時間出手了,帶頭在前,一拳轟出,天崩地裂,天地都要被轟開,結合陣法之力,瞬間將玄冰武帝的寒冰世界給轟爆開來。不

    得不說,這諸子申實力極其可怕,本身便是巨擘強者,再加上有守閣大陣的加持,頓時就將玄冰武帝壓制在了下風。

    更何況,在諸子申身邊,還有不少核心長老幫襯,這一群人像是有過預習般,聯手干擾玄冰武帝,十分的行云流水。轟

    !有

    人一拳轟在玄冰武帝的護體真元之上,頓時真元波動,雖然不曾將他身上的護罩轟開,但也令他連連后退,目光冰寒。因

    為,這不是一個人在動手,而是十數人聯手,要針對玄冰武帝。

    “師尊,別打了,你停手吧。”冷無雙急忙擔心的喊道,一臉的焦急與緊張,他不想因為自己,導致師尊受傷,這樣他心有不甘。

    康司童也變色了,本來以為玄冰武帝出現后,事情就應該結束了,畢竟玄冰武帝好歹也是萬寶樓供奉,即便是有些沖突,按照道理也應該坐下來好好談。

    可誰知道結果卻讓他意外,諸子申寧愿拿下玄冰武帝,也要和對方撕破臉皮。

    這值得嗎?

    僅一瞬間而已,康司童就知道了不對勁,這其中必然有蹊蹺。而

    此刻,玄冰武帝在諸子申的攻擊下不停的后退,被一群人圍毆,形勢十分的嚴峻。

    這不是修為的問題,而是他身處陣法中,修為被限制,再加上被群攻,發揮不出真正的實力。

    “師尊,你走吧,別管我們了。”冷無雙再度喊道,他不忍心師尊受傷,再這么下去,師尊也要危險。“

    無雙你放心,區區幾個廢物而已,也想傷到你師尊?”玄冰武帝不屑的說道,雖然處于下風,但臉上竟然沒有絲毫的擔憂之色。他

    灑脫大笑,雙手凝聚一道道潔白的寒冰氣息,無數寒冰規則在周身化為寒冰領域,一時還不至于落敗。“

    哼,玄冰武帝,你太狂妄了,到這時候了,你居然還這么囂張,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氣,敢違背萬寶樓規矩,在這里撒野。”諸

    子申怒氣沖沖,這也太過分了,明明自己身處下風,被他們圍困,卻裝作一副渾然沒事的模樣,真當他們拿不下他嗎?

    諸子申頓時就怒了,轟隆,身上彌漫出可怕的血脈,這是一條黑色的大蛇,盤旋在虛空,朝著玄冰武帝一口撕咬了過來。

    “螣蛇血脈!”

    眾人驚呼。螣

    蛇血脈,乃是天底下最可怕的血脈之一,是遠古異獸所化作的血脈力量,這也是諸子申能成為萬寶樓副樓主的底氣之一,螣蛇血脈一出,同級別武者幾乎極難與之抗衡。

    這是動了真怒了啊。這

    等血脈,輕易不會釋放,一旦釋放,必然要見血。

    “螣蛇血脈,這諸子申老東西來真的了?”玄冰武帝目光中爆射出兩團寒芒,也露出了凝重。普

    通核心長老的攻擊他無懼,但是這螣蛇血脈,他也要小心,必須十分謹慎,否則一旦被襲中,也要身受重傷。“

    看來得拿出殺手锏來了。”玄冰武帝皺眉,第一時間也釋放出了自己的血脈,呼,無盡的寒意彌漫,整個藏寶閣附近像是進入了寒冬臘月,寒氣森森,天地都要被凍結。

    一道無形的寒冰真元在玄冰武帝的頭頂凝聚,倏地化作冰盾,擋在巨大的螣蛇之前。轟

    的一聲,猙獰的螣蛇撞擊在冰盾之上,頓時冰渣四濺,玄冰武帝臉色微白,身形倒退出數百米,體內真元激蕩不已。

    “可惡,陣法限制我的修為太多了,否則豈會這么狼狽?”他惱怒,卻又無可奈何。更

    令他郁悶的是,諸多長老從四周掠來,要對他進行圍攻。“

    那幾個家伙,到底到沒到?”玄冰武帝變色了,這樣下去,他真要吃大虧。“

    哈哈哈,玄冰武帝,你違反萬寶樓規矩,今日本座就要將你拿下了。”諸子申大笑,螣蛇血脈瘋狂涌動,巨大的螣蛇張開巨口,如能吞噬天地,再一次的朝著玄冰武帝吞噬而來。

    “呦!”

    可就在這時,天空中陡然傳出來了一道尖銳的鸞唳之聲,緊接著,一團赤色的火焰從天而降,瞬間落在了藏寶閣的大陣之上。“

    轟!”

    藏寶閣陣法劇震,那火焰散去,竟是一頭十多丈的火焰紅鸞,瘋狂落下,所過之處,溫度驟升,天地間像是從寒冬臘月再一次來到了炎炎夏日。藏

    寶閣陣法閃動,想要擋住這火焰紅鸞,可突然,又是一道可怕的力量誕生,一個漆黑的巨大拳頭出現了,霸道無邊,穿透遠古洪荒,轟然砸在這大陣之上。

    轟咔!恐

    怖大陣一下子破開了一個豁口,這氣息太霸道了,威力無窮,而那巨大的火焰紅鸞趁著陣法被撕裂開的瞬間,驀地沖入了陣法之中,火焰利爪探出,一下子抓中了漆黑的螣蛇的頭顱。

    “吼!”螣

    蛇怒吼,與火焰紅鸞戰斗在一起,頓時黑氣和火焰爆射,驚得四周眾人紛紛后退,一臉駭然,虛空都被打爆了,無盡漣漪激蕩,空間碎片到處爆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