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74章 付乾坤的震驚

武神主宰
     定向傳送祭壇,這個名字聽起來就比傳送陣牛逼,事實上,定向傳送祭壇比起傳送陣來說,難度的確要高一些,但在牛逼方面,還真不好說。

    傳送陣這種東西,天底下通用,能夠在平穩的空間中建立起一道虛空通道,讓武者們通過。

    這個距離可近可遠。

    近的傳送陣,傳送的距離只有兩座小城都可以,而遠的傳送陣,可以跨越一個個大域。

    但傳送的距離再近,也必須相隔千里以上,否則,陣法之間連同空間的時候會導致空間不穩定,容易產生空間崩潰。而

    且,傳送陣還有個問題,在陣法之中容易失效。

    如今飄渺宮中守護大陣完全激活了,到處都是遍布大陣,將虛空都封鎖住了,想要再構筑一個空間傳送陣撕裂虛空,幾乎不可能,很難做到。而

    定向傳送祭壇不同,這是一種十分穩固的空間結構,最近的距離比起傳送陣來說近多了,可以說,如果你懶得動,在自己府邸的里屋和外屋都可以建立起一個定向傳送祭壇。而

    且它的精度也更好,空間距離更難捕捉。并

    且,在陣法之中也能撕裂虛空,不會受到影響。秦

    塵他們現在的目的,是想去飄渺宮的圣藥園,距離此地甚至只有兩座山頭的距離,可以說,相當之近。

    所以秦塵便準備建立起一個空間傳送陣祭壇,而相對于傳送陣,這空間傳送祭壇啟動的準備時間也更少,直接激活就可以了。唯

    一的麻煩就是難度高,不容易構筑。但

    對于秦塵這個頂級陣法大師而言,自然就不算什么了。

    叮叮當當!

    乾坤造化玉碟中,秦塵毫不顧忌,全力構筑傳送祭壇,雙手勾勒出一道道的陣紋,鐫刻在這些神鐵上。頓

    時,一塊塊的神鐵被激活,散發出了迷蒙的光芒。

    幽千雪和姬如月在一旁看著秦塵努力構筑的樣子,露出了癡迷的神色。

    男人什么時候最迷人?每

    個人的答案或許不同,但絕大多數女性都會認為,在努力奮斗,全力工作的時候。

    此刻的秦塵就沉浸在了祭壇的構筑之中,忘卻了周圍的一切,他低著頭,刀刻般的線條,深邃的眼眸,高挑的鼻子,以及那充滿魅力的雙唇。想

    到秦塵先前激動一下還親了她們,更是讓幽千雪、姬如月臉上火辣辣的,那被親到的地方,都舍不得擦拭,忍不住回味先前的感覺。

    秦塵自然不知道這一切,他已經完全沉浸在了祭壇的構筑中。除

    了幽千雪和姬如月外,事實上乾坤造化玉碟之中還有一個人在時刻關注著秦塵,那就是付乾坤。他

    雖然被挖去了雙眼,但是感知依舊在。

    剛被救的時候,他的靈魂無比的虛弱,但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天多,在他自行的治愈下,靈魂力已然恢復了那么一絲。

    在靈魂力恢復的第一時間,付乾坤便釋放了出來,感知這片虛空的空間。這

    里的一切,都令他震驚,一時間無法分辨自己究竟身處何地。但

    通過偷偷的聽秦塵他們的交談,他也明白了過來,他們這些人目前應該還在飄渺宮中,不曾逃出去。

    可這更令他震驚萬分!

    因為他最清楚不過飄渺宮的可怕,不但有頂級的武帝坐鎮,更是有異魔族的強者潛伏,可以說,就算是一只螞蟻怕入飄渺宮,都能在第一時間被找到。他

    們這一群活生生的人在這里,怎么會不被飄渺宮的人發現呢?這

    讓他更加警惕,懷疑秦塵他們是不是在演戲,想要從他身上得到血脈圣地的秘密。所

    以,他守口如瓶,無論幽千雪她們先前如何詢問,都是閉口不言。也

    不能怪他這般警惕,因為當年,他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結果在閉關之中,被奸人陷害,而后又被帶到飄渺宮,陷入了兩三百年的痛苦折磨中。

    這樣的經歷讓他的心徹底的封閉起來,不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

    所以,他雖然已經恢復了一絲靈魂力量,但他卻不動聲色,在默默的觀察這里的一切。而

    后,他就看到了秦塵構筑定向傳送祭壇的過程。

    這令他大驚。

    “這……這……是定向傳送祭壇?”他

    駭然,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其實構筑定向傳送祭壇的難度并不是很好,基本一些九級陣法大師,都能構筑,但關鍵是秦塵的手法和速度。定

    向傳送祭壇對陣紋的要求太高了,不能出現一絲的差錯,因此很多陣法大師都會小心翼翼,斟酌斟酌再斟酌,才會動手。

    可秦塵呢?整

    個動作如行云流水,令人賞心悅目,太快了。僅

    僅片刻間的功夫,整個祭壇就已經構筑了一小半。這

    讓付乾坤對秦塵的態度有了巨大的改變,雖然他還不相信秦塵,但這不妨礙他對秦塵的震驚,心中喃喃道:“這世上怎會有如此陣法大師?”而

    后,他仔細凝神,試圖看清楚秦塵的構筑過程,作為血脈圣地會長,其實他在陣法方面也有驚人的造詣,至于眼光就更不用說了。

    可他仔細盯了又盯,居然無法看清構筑的過程,有些手法,他竟然聞所未聞,特別是從秦塵的手法中,他竟然看出了一些熟悉的味道。

    “這手法……為何我竟有種十分熟悉的感覺,這個年輕人究竟是誰?為何知道當年的一些秘事,而且這煉陣手法,居然這么熟悉,他到底是誰?”付乾坤心中是一團漿糊,完全沒有頭緒。“

    成了!”秦

    塵布置了很久,大約一個時辰之后,一個小型的祭壇徹底的完成了,秦塵登了上去,口中念念有詞,那是一段無比枯澀的文字,音節古怪。付

    乾坤試著去復述,卻是駭然發現他居然沒能記住任何一個字!這

    是自然的,因為秦塵在這傳送祭壇中加入了異魔族的禁制手法,和天武大陸循規蹈矩的傳送祭壇手法有了巨大的變化。可

    在付乾坤心中,卻卷起了驚濤駭浪。“

    這怎么可能呢?”付乾坤震驚,他可是堂堂血脈圣地會長啊,居然連一個字都記不住,這也太丟人了吧?

    好在他只是心中波動,沒人看出來,不然丟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