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84章 當我是白癡

武神主宰
     秦塵很清楚,自己雖然無法將慕容冰云奴役,但這樣的靈魂攻擊,足以令她發揮失常,無以反抗。

    終于,在秦塵的強勢出手下,慕容冰云變色了。

    “啊!”

    她腦海劇痛,那恐怖的靈魂攻擊不斷沖擊而下,她頓時頭暈目眩,而且秦塵的力量太強了,瞬間絞碎了她的真氣防御。

    噗!

    秦塵的手掌終于捏住了她的脖頸,死死糾纏住她。

    雙方接觸,這姿勢很曖昧,卻無比兇險。

    這一刻,秦塵終于完全突破了慕容冰云的防御,將她鉗制住了。

    噗噗噗噗!

    秦塵雙手瘋狂點動,道道真元迅速涌入慕容冰云的身體,要封鎖她的力量,慕容冰云驚怒反抗,但秦塵氣勢徹底爆發,將她壓制與禁錮。

    轟!

    就在這時,圣藥園上空的陣法瞬間被打開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降臨了。

    破空聲中,圣藥園上空倏地出現無數巍峨身影,高大無比,如同從天而降的神靈,而領頭一人,正是上官古風,身軀佝僂,身體中卻蘊含驚世神威,如同噴發前的火山,內斂深沉。

    上官古風等人第一時間趕到了,但卻已經晚了,因為秦塵已然將慕容冰云控制在了手中,一把捏住她天鵝般的白皙脖頸,生擒活捉。

    而他的雙腿還未及時放開,上官古風等人沖入圣藥園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秦塵騎在慕容冰云的身上,兩人衣衫破損,十分的曖昧,肌膚相貼,太火爆了。

    這種姿勢讓人震驚,以為走錯了場地,因為慕容冰云十分狼狽,頭發散亂,劇烈的戰斗令她嬌喘連連,臉上泛著紅潮,讓人不得不遐想。

    “放開冰云!”

    上官古風第一時間怒吼,看到下方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爆了,氣急敗壞,有血氣直沖云霄,要炸開天際。

    轟隆!

    天空像是瞬間來到了黑夜,恐怖的氣息在涌動,在爆發,要毀天滅地,這太恐怖了,上官古風僅僅是氣勢涌動,就讓天地無法承受,要炸開了一般。

    “登徒子,快放開冰云,否則我要你死!”

    上官古風按捺不住,第一時間動了,身體中怒火涌動,都要將她給焚燒了,轟,她遙遙殺來,一股可怕的力量降臨,要從秦塵手中將慕容冰云給救出來。

    秦塵驚訝,上官古風的這種表現很是特別,令他有些狐疑。

    但秦塵臉上卻沒有任何緊張,右手捏著慕容冰云的脖頸,左手從身后抱住對方,冷冷道:“退后,否則我殺了她。”

    秦塵手掌之中有虹光閃爍,殺氣凜然,顯然只要上官古風動手,就會將慕容冰云的脖頸給捏斷,絕不會有任何的留手。

    “你……住手!”上官古風悚然一驚,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退了回去,寒聲道:“閣下敢動此人一根寒毛,老身發誓上天入地,也要將你碎尸萬段。”

    “咦,這老妖婆的態度有些古怪啊?”

    秦塵驚訝,更加疑惑了,因為,他太了解上官古風了。

    這種人,利益至上,沒有一點的人性,雖然慕容冰云是飄渺宮的少宮主,但畢竟只是飄渺宮培養的弟子,在上官古風這種人眼里,飄渺宮的弟子恐怕都是她們麾下的一條狗而已。

    少宮主雖然尊貴一些,但也只是地位稍高一些的狗罷了。

    但現在上官古風的神色和姿態,卻很讓人意外,對慕容冰云竟是十分的關心,無比生怕秦塵傷到了慕容冰云,這讓秦塵意外,心中更加驚疑。

    上官古風顯然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失態,面色一冷,連恢復了鎮定,目露寒芒,冷冷道:“你以為擒拿住了我飄渺宮的一名弟子,就能威脅得了老身嗎?”

    “宗上大人,你看著圣藥園。”

    而這時,花靈武帝等人也趕到了,看到圣藥園中的場景,頓時聲音中充滿了驚恐。

    這是何等恐懼的聲音,比見鬼了還恐怖,好像魂都要飛了,在哆嗦。

    伴隨著她的聲音,諸多飄渺宮的強者愣了下,連看向四周。

    因為秦塵和慕容冰云的曖昧姿勢,導致她們進來之后,第一眼關注到的是秦塵和慕容冰云,卻忘了自己現在所處的是圣藥園,一開始倒也沒怎么在意,但現在回過神來,卻一個個都呆滯住了。

    “這……”

    “這……”

    人群在哆嗦,在恐懼,在顫抖,眼珠子都要瞪爆了,一個個目瞪口呆。

    這……大家真的是在圣藥園嗎?

    這根本就是一片荒地啊,不,說荒地還抬舉了它,這根本就是一片廢墟。

    放眼望去,到處都是被犁過一般的地面,沒有一根靈藥剩下,簡直是一片不毛之地。

    一些從未來過圣藥園的飄渺宮弟子倒還好,沒有特別大的感觸,可上官古風等人,卻驚怒的身體在顫抖。

    堂堂巔峰武帝,竟然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舉動,這是何等的憤怒?

    “你對圣藥園究竟做了什么?”上官古風顫聲說道,圣藥園中可是種植了飄渺宮這數百年掠奪來的各種珍稀靈藥呢?可現在這些靈藥呢?連藥根都沒剩下一片啊。

    “咦,這是你們飄渺宮的圣藥園嗎?本座剛剛來到這里,發現這里有很多野草,就替你們飄渺宮鋤掉了,不用謝哈!”秦塵笑瞇瞇的道。

    野草?

    野草你妹啊!

    花靈武帝直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完了完了,就算是有上官古風宗上在,等宮主回來看到這里的場景,她也要完蛋了。

    “閣下,你可知道你得罪的是誰嗎?速速放開你手中之人,乖乖投降,交出這里的靈藥,老身可做主,饒你一命,否則,老身定要將你挫骨揚灰,碎尸萬段。”上官古風畢竟老辣,第一時間鎮定下來,冷冷說道,眼瞳之中,寒意涌動,殺氣凜然。

    她口中這么說著,心頭卻是殺氣涌動,饒對方一命?怎么可能,等慕容冰云安全之后,她定要將那人嚴刑拷打,將神魂抽離出來點燈,祭煉成怨魂,方能解心頭之恨。

    “呵呵,你當我是白癡嗎?”秦塵嗤笑一聲,這上官古風什么德行,他太了解不過了,放過他?開玩笑,對方指不定心中已經涌現出成百上千種折磨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