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85章 這還差不多

武神主宰
     “你讓所有人都讓開,放本座離去,本座若是心情好,說不定就會放此人一條性命。”秦塵捏著慕容冰云,冷冷說道。

    “不可能!”上官古風冷喝,目光幽幽,閃爍寒光,讓她放秦塵離去,怎么可能呢?如果放走秦塵,她們如何向上官曦兒交代。

    “那就沒得好說的了,爾等若是不讓開,本座就第一個先殺了她。”秦塵陰惻惻的笑道,右手捏著慕容冰云的脖頸,這姿態很是高冷,讓不少人都變色。

    “你以為老身會為一個飄渺宮弟子,而放你離開嗎?老身上官古風,豈會受人要挾?”上官古風目光冷厲了起來,她心中雖然很緊張慕容冰云,但臉上卻一點都不表現出來。

    秦塵嗤笑一聲,又豈會被上官古風的表演給欺騙,冷笑道:“她可不是普通弟子,而是你飄渺宮的少宮主,下一任宮主。”

    這上官古風還以為自己不知道慕容冰云的身份嗎?少宮主,那等于是未來的宮主繼承人,豈能輕易廢掉。

    上官古風臉色難看,她沒想到秦塵居然知曉慕容冰云的身份,可心中雖然憤怒,臉上卻是沒有一絲感情,冷笑道:“少宮主又如何,所謂的少宮主,不過是我等推舉出來的一個繼承人罷了,如同武域那些勢力中的丹子、圣子,并非是唯一,死了一個,自然還有別人頂替,你想太多了。”

    是嗎?

    真把自己當白癡了,如果那么簡單,上官古風早就動手了,豈會和他說那么多?

    “既然這樣,那本座殺了她便是,正好你們飄渺宮再挑選一個少宮主就行了。”秦塵懶得廢話,目光一寒,右手便要直接捏斷慕容冰云的脖子。

    “住手!”上官古風突然厲喝道,終于沉不住氣了。

    “咦,怎么?你不是說殺了她還有別的人頂替嗎?”秦塵一副欠揍的表情。

    “你想怎樣?”上官古風深吸一口氣,冷冷道。

    她是絕不可能讓慕容冰云出事的,否則,她無法向上官曦兒交代,雖然她很清楚,上官曦兒必然給慕容冰云設下了一些保命的手段,可她不敢去冒險。

    這是她們上官家的種,如今整個飄渺宮中知曉此事之人,唯有她一個。

    “呵呵。”秦塵終于笑了,有本事繼續裝啊,不過他心中也疑惑,因為上官古風的舉動有些古怪,對慕容冰云的擔心超出秦塵的理解。

    以上官古風的性格,不像是為了一個繼承人,就愿意妥協的人。

    “妞,你想死想活?”秦塵一只手捏著慕容冰云的下巴,微微抬起,輕笑說道。

    “我呸!”慕容冰云不服不忿,目光露出厭惡之色,怒喝道:“有種你就殺了我。”

    啪!

    秦塵二話不說,一個大耳光扇在她的臉上,沒有半點憐香惜玉。

    他眼神很冰冷,殺氣四溢,微笑道:“雖然你是美女,但并不代表我不會打你。”

    “你住手!”上官古風怒吼,坐不住了,這是她上官家的血脈,怎么受人如此凌辱。

    秦塵目光一閃,他是故意如此的,想要測試上官古風的反應,而現在,上官古風的反應令他疑惑,上官古風對慕容冰云的關心已經超出了正常。

    這里面必然有古怪。

    “你到底想怎樣?”上官古風胸脯起伏,惱羞成怒道。

    “不想怎樣,讓開一條路,讓我出去。”秦塵冷冷道。

    場上頓時安靜了下來,讓對方離開飄渺宮,沒人敢做這個決定,都看向上官古風。

    上官古風一咬牙:“好,我答應你。”

    “宗上!”

    花靈武帝等人頓時露出驚容,焦急說道。

    宗上大人這是怎么了?就這么將那人放走,實在是太便宜那家伙了。

    “難道老身的話都沒人聽了嗎?都讓開。”上官古風怒喝,一臉憤怒。

    其他人頓時不敢說話了,紛紛讓了開來。

    “嘩!”

    上官古風揮手,頭頂的圣藥園陣法頓時出現一個出口,她盯著秦塵冷冷道:“我可以放你離去,但是,我希望你恪守規矩,離開之后,放慕容冰云離開,否則,上天入地我都不會放過你。”

    “你現在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秦塵一點都不理會上官古風的警告,等逃出去了,天高任鳥飛,對方哪里還找的到他?

    他帶著慕容冰云,十分警惕,從圣藥園出口掠了出去,來到了飄渺宮中。

    而上官古風等人緊跟其后,也追了上來。

    “宗上大人,難道真要放她離開?”花靈武帝不忿,提醒道。

    “閉嘴,聽從我的號令。”上官古風惡狠狠的掃了花靈武帝一眼,花靈武帝知道什么?這可是宮主大人的血脈,豈能出事?

    “呵呵,挺聽話。”秦塵掃了眼身后跟著的上官古風等人,冷笑了一聲,而后也沒理會這些人,徑直朝著飄渺宮外掠去。

    一路上,所有飄渺宮的弟子都惡狠狠的盯著秦塵,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可卻只能不甘的讓開,沒人敢動手,只是遠遠跟隨。

    很快,秦塵便來到了飄渺宮外的守山大陣前,對著那片朦朧的陣法冷聲道:“把陣法打開,放我出去。”

    “如果你出去后,對慕容冰云下殺手怎么辦?”上官古風冷哼道,“除非你發下天道誓言,不殺她,我便放你出去。”

    她陰冷的盯著秦塵,眼神十分的恐怖。

    “本座說了,你沒有和我談條件的資格,你難道沒聽懂嗎?”秦塵手掌用力,掐著慕容冰云的脖子,且,他身體緊貼著慕容冰云,不給別人出手的機會,左手砰的拍在慕容冰云腹部,恐怖的力量在一瞬間爆發。

    慕容冰云頓時一聲悶聲,面上露出痛苦之色,嘴角溢出一絲鮮血。

    她受傷了!

    “好,我打開,我現在就打開。”上官古風緊張說道,可她內心的憤怒卻無法自抑,如果可以殺人的話,她早就將秦塵碎尸萬段了。

    嗡!

    她抬手,頓時飄渺宮的守山大陣撤開了,前方朦朧的霧氣也出現了一個通道,直通向外界,只要離開這片區域,雖然還屬于飄渺宮的范圍,但已經無法阻止秦塵離去了。

    “這還差不多。”

    秦塵帶著慕容冰云,剛準備進入這片通道中,忽然間,渾身寒毛豎起,一種危險的感覺瞬間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