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94章 被虐待了

武神主宰
     <>不過!

    有總聊勝于無。雅文言情.org

    看到了自然不能錯過,秦塵毫不手軟,不斷出手,將這里的材料統統收了起來。

    一路路過一些寶殿,秦塵也沒有嫌棄,遇到靈藥和材料就收取進乾坤造化玉碟。靈藥和材料對他還是有些作用的,至少也能提升一下真氣積累,雖然不多,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嘛。

    這里的寶殿并不止一間,但他掃完三間之后,剛進入第四間,卻看見一個中年男子正在施展手訣,檢查這些材料。

    頓時,兩人大眼瞪小眼,場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古怪。

    秦塵眼疾手快,啪,一巴掌打暈了那人。

    正愁找不到落單的人呢,沒想到這里正巧遇到了一個。

    此人的修為只有巔峰武王,應該是這寶殿中的檢查人員,剛才秦塵清楚的看到,他正在施展某種手訣,檢查寶殿中材料的缺失與否。

    嗡!

    秦塵施展搜魂之術,從此人腦海中頓時了解到了天門宗內部的結構圖,心中頓時狂喜。

    而后,他將此人腦海中的記憶抹去,偷偷放到了寶殿門口,這才迅速離去。

    秦塵離去后沒多久,這人頓時幽幽的醒轉了過來,疑惑的摸了摸頭:“我怎么在這里?難道是這兩天檢查材料太累,直接睡過去了?”

    堂堂巔峰武王直接睡過去了,這得多累啊,他嚇得不敢再檢查,趕緊休息去了,反正這里是天門宗內部大殿,又有誰能闖入的了呢?

    秦塵知曉了宗主室的范圍,悄悄溜了過去,將上官古風的儲物戒指放在宗主室的一個角落后,匆匆離開了天門宗。.org雅文吧

    上官曦兒不知什么時候能趕來,自然是溜得越早越好。

    而就在秦塵剛離開天門宗大陣,轟隆一聲,虛空裂開了,幾股可怕的氣息傳遞而來,天門宗主一行人帶著慕容冰云回來了。

    秦塵頓時冒出一身冷汗,“好懸,萬一迎頭碰上,那就麻煩了,不過天門宗居然將慕容冰云帶了回來,這真是……”

    秦塵無語,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天門宗自己找死,就怪不得他了。

    而且,這個宗門據說劣跡斑斑,當年屬于另外一個帝國,卻為了投靠軒轅帝國,暗中背叛,將原本所在的帝國出賣,導致所在帝國頃刻間覆滅。

    這些年,天門宗替軒轅帝國征戰天下,不知道干了多少臟活,對這樣的勢力,秦塵陷害起來自然也是沒有任何負罪感。

    “宗主大人,諸位長老。”

    天門宗主一回來,頓時有弟子迎了上來,看到昏迷著的慕容冰云,弟子們都是大眼瞪小眼,一臉古怪之色。

    靠,宗主大人這也太享福了吧,出門一趟,也不知從哪里帶回來這如仙子的一般的絕世美女,真是羨煞旁人啊。

    “宗主大人,這位是?”

    有留守宗門的長老見狀,急忙詢問出聲,目光則被慕容冰云的容貌和身材吸引,一個個露出垂涎之色。

    如此美麗的女子,能睡一晚,減壽十年也愿意啊,一個個心中都欲火燃燒。

    當然,在宗主大人面前,他們還是保持了鎮定,萬一這女人是宗主大人的女人呢?

    “此女身份不明,與先前我雍州的波動有關,爾等先將此人帶下去,封鎖住修為,囚禁起來,待此人蘇醒之后,老夫親自來盤問。”天門宗主下了命令,而他,則必須去見閉關的太上宗主,雍州境內出了這么一件大事,他覺得有必要將其告知太上宗主。

    長老們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之色,這女子居然不是宗主大人的女人?哈哈,這不是大家都有機會?

    幾名長老全都沖了上來,紛紛開口道:“宗主大人,交給屬下來辦,絕對把此女嚴加看管,不會讓她有任何機會跑掉。”

    說話間,這些長老們彼此賊眉鼠眼,就差嘴角的哈喇子掉下來了。

    想當年,他們替軒轅帝國征戰天下,燒殺擄掠什么沒干過?遇到漂亮的女子,直接也就強上了。

    特別是當年背叛風靈帝國,他們第一個反水,直接殺入帝國皇宮中,可是連妃子都偷偷強上了好幾個,那滋味,嘖嘖。

    可面前這女子,比之那風靈帝國的皇妃們更要驚世絕艷,那些皇妃當初覺得氣質高貴,美艷動人,可與面前這美人一比,簡直就是草雞和鳳凰啊,村姑和仙子,不能同日而語啊。

    所以,他們全都上來瘋搶,萬一宗主把這事交由他們去辦,雖然不能真強上了此女,但要能揩揩油也不錯啊。

    “滾!”

    天門宗主臉色陰沉,直接踹翻了一個長老,將他踹的體內氣血翻涌,冷冷道:“我警告你們,別打此女的注意,在沒弄清楚此人的身份之前,都給我安分點。”

    他太清楚自己手下的那些德行了,那一個個可都是一肚子壞水的主。

    “你,把她帶下去。”

    他指定了一個女性長老,冷冷說道:“嚴加看管,如果出了問題,為你是問。”

    “是,宗主。”那女長老一臉老皮,陰惻惻的說道,接過了慕容冰云。

    看到慕容冰云白皙滑嫩的臉蛋和身體,這女長老心中妒火中燒,“這世界上怎么能有這么美的人呢?真想用刀子將她這完美無瑕的身體給劃破啊,那種感覺一定很爽。”

    不過,她也只是想想,卻也不敢這么做,后來忍不住,暗中狠狠掐了一把慕容冰云的大腿,頓時掐出了一道血痕,嘿嘿,好爽啊。

    這血痕雖然要不了兩天就會消下去,但讓這女長老嫉妒的心立即就得到了發泄。

    所以,她一路上忍不住左掐一下,右掐一下,慕容冰云身上頓時青一塊,紫一塊。

    哈哈,太爽了。

    到了囚禁室的時候,慕容冰云身上已經到處都是淤青,好像遭受了慘烈的虐待一般。

    女長老心下頓時有些慌了,“完了,如果被宗主大人看到,難免會被教訓。”

    所以,她將慕容冰云封禁之后,連拿出一件斗篷,將慕容冰云的身體遮擋了起來,萬萬不能讓她看到身上的淤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