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895章 監下囚

武神主宰
     <>此時,天門宗宗主來到了天門宗后山,第一時間覲見閉關的太上宗主。

    “宗主大人別等了,太上宗主大人正處于閉關的關鍵時刻,起碼明天才能蘇醒。”天門宗宗主在后山等了數個時辰后,服侍的童子才出來淡淡說道。

    “勞煩閣下了。”天門宗主拿出了幾顆靈丹,遞給了童子,那童子這才喜笑顏開。

    “哼,一個孌童而已,也在老夫面前囂張。”離去之后,天門宗主的臉色很是難看。

    而此刻,天門宗囚禁室中的慕容冰云,終于幽幽的醒來。

    “我這是在哪里?”她有些茫然的看向四周?一時間有些發懵。

    因為一路上,她一直被秦塵敲暈在那,只覺得大腦疼痛無比,眉心都快裂開了。

    這是上官曦兒分身施展過后的后遺癥。

    “對了,我不是被人虜劫了嗎?”忽地,她反應過來,整個人驀地要跳起來,但還沒站起,啪,四周一道道鎖鏈聲響起,她被綁在了一張鐵床之上。

    這鐵鏈上縈繞黑色符文,氣息深沉,將她體內的真元都給封禁了。

    “啊!”慕容冰云感覺到身上到處都疼痛萬分,這是之前在圣藥園的時候和秦塵戰斗產生的,可除此之外,自己渾身上下各處都有一些隱隱的疼痛。

    她低頭看去,斗篷之下,頓時看到了自己渾身青紫的身體,她白皙的肌膚之上,一片青紫交加,太觸目驚心了。

    “啊!”

    慕容冰云一向鎮定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情,難道自己昏迷的時候被玷污了嗎?

    她尚是處子,不經人事,自然不知道真正被玷污的感覺是怎樣,所以看到自己渾身青紫之后,內心的恐懼和慌亂可想而知。.org雅文吧

    “我竟然被玷污了,不……”

    她嘶吼,眼淚從眼眶中流了下來,指甲深深刺入了手掌心中,她腦海中回想秦塵的氣息和模樣。

    是那個男人,是那個男人玷污了自己!

    她氣得發抖,內心充滿了絕望和恐懼,這一刻,她想到了死,堂堂飄渺宮少宮主,她卻被人玷污了,宮主大人知曉后,絕對會殺了她。

    而且,她也無法原諒自己。

    慕容冰云口中發出了絕望的嘶吼。

    “叫什么叫!給我閉嘴!”而這里的動靜,也立即驚動了正在附近看守之人,立即,一個宗門小廝走了過來,厲聲呵斥道。

    而后,他瞥到了慕容冰云在斗篷下露出的完美大腿和潔白如玉般的藕臂,眼珠子都快瞪爆了,露出之色,哈喇子不由自主的滴落了下來。

    這身軀太完美了啊!

    要是能睡上一晚,他寧死也甘愿啊!

    “啊,我要殺了你!”慕容冰云本來就處于驚慌恐懼中,現在看到這小廝的表情,頓時殺氣沖天,轟,她瘋了一般沖過來,身體中爆發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氣勢,要將那小廝殺死。

    但她還沒沖到那小廝身前,就被無數禁真鎖鏈給囚禁住了,鎖鏈生根,將她死死囚禁在這里,根本無法掙脫。

    那小廝嚇了一跳,怒罵道:“被綁住了還那么囂張,信不信老子奸了你。”

    “你找死!”慕容冰云這時反而冷靜了下來,冷冷看著那小廝道:“你可知我是誰,速速將我放出去,否則,我要滅你全族。”

    “我呸!”小廝一臉不屑,吐了口唾沫,“別他媽說大話了,到了我天門宗,是虎得給我趴著,是龍得給我盤著,呵呵,甭管你什么來歷,天王老子到了這里,都得乖乖認慫。”

    “天門宗?這里是軒轅帝國?”慕容冰云目光一凝,眼瞳中盡皆是寒意,她早該想到了,天底之下,除了軒轅帝國,還有哪個勢力膽敢和她飄渺宮作對。

    這軒轅帝國,先是勾結天道組織,伏擊執法殿,后又暗中埋伏莫家,導致莫家死傷慘重,現在竟然還敢闖入她飄渺宮中為非作歹,甚至還敢對她不軌。

    罪該萬死!

    “呵呵,你才知道嗎?雖然不知道宗主大人從哪里把你擄回來的,但以宗主大人的性格,閣下早晚會成為我天門宗宗主的禁臠,嘖嘖,到時候我天門宗強者騎在你身上的時候,看你還會不會這么高冷囂張,嘿嘿嘿,嘎嘎嘎!”

    這小廝獰笑起來。

    他一邊獰笑著,一邊越說越興奮,想象著宗主大人在如此美人身上馳騁的姿態,忍不住石更了。

    這不行啊,他身份地位太低,宗主大人吃肉,他可是湯都沒得喝啊!

    哎呀呀,這可是如何是好!

    慕容冰云心中怒火燃燒,殺氣升騰,但她畢竟是天之驕子,第一時間恢復了鎮定,看出了小廝內心的郁悶,不由得嗤笑道:“我呸,本姑娘雖然被囚禁在這里,但也是你可覬覦的,看你模樣,不過一宗門小廝,癩蛤蟆一般的存在,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樣,等本姑娘脫困,第一個要做的就是挖了你的雙眼,讓你去做最卑賤的活。”

    這小廝頓時不爽了。

    靠!

    癩蛤蟆怎么了,癩蛤蟆也有尊嚴啊。

    你不過一個監下囚,有什么資格說我啊!

    信不信老子直接上了你!

    “哈哈,你現在心中想的肯定是如何蹂躪我吧,你想太多了,本姑娘站在這里,你估計連碰都不敢碰吧,因為你太自卑了,一無是處,在天門宗里,地位也最底下,一輩子都被人踩得的存在,廢物就是廢物,我呸,永遠也別想碰我一下,因為我看到你就覺得惡心,讓你的主子來,他才有資格和我對話,你連和我對話的資格都沒有。”

    慕容冰云高高在上,這眼神太高傲了啊,就跟女神俯視屌絲一樣,目光都沒有聚焦,完全當屌絲不存在啊!

    這小廝頓時怒從心中來。

    媽的!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監下囚敢這么囂張,竟然如此無視自己,憑什么啊?

    關鍵是,慕容冰云說的太對了,太直戳人心了,狠狠扎在了這小廝的心口之中。

    因為他就是廢物,就是屌絲,就是自卑啊!

    在這天門宗中,他是最低下的一等了,只配在這里看管囚禁室,是宗門的最底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