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00章 雞犬不留

武神主宰
     上官曦兒!在

    瘋狂趕路之后,上官曦兒終于趕到了。她

    通體放光,如同大日,親眼看到慕容冰云渾身鮮血的凄慘模樣,內心在滴血。憤

    怒,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一刻,上官曦兒渾身的鮮血都在燃燒,在憤怒,這是她的女兒,卻在被人欺負,危在旦夕。這

    何人能忍?“

    你們所有人,統統都要死,一個都別想活!”轟!

    流光溢彩,上官曦兒隆隆的怒喝而來,天地在震顫,因為她的憤怒而恐懼,而顫抖。

    “此人是誰?”“

    太強了!”

    所有人都恐懼,內心深處感受到了驚恐,遠處那人尚未到,天地都黯然失色了,一種來自靈魂的威壓籠罩在他們身上,仿佛螻蟻面對神龍,身體本能都在顫抖。這

    怎么可能呢?

    大家都是人類,修為有高有低,頂天了是威壓的強弱,有所壓制,可現在,面對那遠處出現的女子,眾人卻是從內心深處感到了卑微。

    就跟凡人和神的區別。甚

    至連天門宗主也不例外。“

    太上宗主?”東方城驚恐的看著天門宗太上宗主,因為連他也感受到了這種絕望,這是何等的可怕。“

    哼!”天門宗太上宗主冷喝,可內心也是狂震,他第一時間傳遞消息而出,而后手掌毫不留情的拍向慕容冰云。因

    為,遠處那人竟令他也感到了一絲心驚肉跳和威脅,有種渾身發毛,萬針臨體的感覺。

    所以,他要第一時間斬殺慕容冰云,奪取她身上的七彩鎧甲,這絕對是件頂級防御帝兵,一旦被他得到,他的防御實力絕對能再度提升數成,更有把握。眼

    看他的手掌就要徹底拍中慕容冰云。

    咻!

    突兀地!遠

    處那身形速度暴漲,轟,虛空直接被拉出一道長長的虛空裂縫,那人影蓋世無敵,直接沖破了天門宗的守山大陣,竟倏地出現在了慕容冰云身前。

    這速度太快了!

    前一刻,那人影尚在遠處,下一刻,竟已直接來到了慕容冰云身前。

    因為速度太快,虛空中甚至拉出了一條長達上千里的紅色虛影,仿佛成千上萬道人影在層層疊疊的涌來。上

    官曦兒來到慕容冰云身前之后,面對那漆黑手印,面色冷厲,纖細白皙的玉手直接探出,指蔻丹紅,宛若鮮血一般,爆射神虹。“

    這速度……”天門宗太上宗主大驚,這速度太恐怖了,一瞬間就趕到了戰場,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可旋即他目光一凝,露出喜色,獰喝道:“你找死,老夫就成全了你。”他

    身體中血脈爆發,黑色手掌上威力更甚,爆發出的氣息鎮壓九天十地。他

    心中狂喜,因為上官曦兒趕來的速度太快了,這種情況之下,根本來不及調動身體中的力量,如此倉促的抵擋他的出手,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所以,他不顧一切的爆發,要一擊斬殺上官曦兒。

    但下一刻,他的臉色變了。

    上官曦兒玉手纖細,五指美艷,在虛空中探出,仿佛不似來自人間,輕易就擋住了天門宗太上宗主的出手,任憑他如何用力,那鎮壓萬古,遮天蔽日的巨大手掌,竟始終無法落下。而

    后,上官曦兒雙手探出,用力一撕,轟,無邊混沌氣息彌漫,那如同巨山一般遮天蔽日的漆黑手掌被瞬間撕開了,頃刻間崩潰開來。這

    太強了!

    所有人狂震,難以置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太

    上宗主施展出的攻擊,竟被對方如此輕易的毀滅,這太可怕了。

    而后,眾人又看到了上官曦兒的面容。頓

    時各個倒吸冷氣。美

    ,太美了!這

    世上竟有如此絕美的女子,這根本不似凡人,而是上天的饋贈。本

    來慕容冰云已經極美了,但和上官曦兒一比,卻顯得青澀了許多。

    慕容冰云是那種九天下凡的仙子,而上官曦兒,則是那種九天之上的蓋世仙主,渾身散發成熟韻味,特別是那種高高在上,睥睨一切的氣質,令所有人從內心深處感到自卑。這

    是一個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瀆的女神!

    “上官曦兒!”天門宗太上宗主驚恐說道,聲音中居然帶著顫抖,他已經認出了來人的身份,正是飄渺宮的宮主上官曦兒。“

    怎么會是她?”他

    心中難以置信,堂堂霸主級勢力的太上宗主,內心中竟然涌現出了恐懼。不

    僅僅是他,其他天門宗的弟子也全都呆滯住了,呆呆的看著頭頂上那個神光萬丈這,蓋世無雙的身影。上

    官曦兒,是上官曦兒女帝。

    如今的上官曦兒,威震天武大陸,即便是很多人沒親眼見過她,但她的畫像,卻早已在整個大陸都流傳了開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冰云,你沒事吧?”第一時間趕到,上官曦兒緊張的看著慕容冰云,詢問道。

    她話音落下,忽覺不妥,目光又變得冷漠起來。“

    宮主!”慕容冰云險死還生,看到上官曦兒后,終于再也按耐不住,眼淚奪眶而出。這

    一刻的委屈,這一刻的痛苦,在一瞬間爆發。看

    到慕容冰云哭的如此傷心,上官曦兒的內心充滿了自責和擔心。她

    心中一痛,臉色卻依舊冷漠,保持著自己一貫的表情,沒有流出來太多的情緒。可

    忽然,她看到了慕容冰云遍布全身的青紫淤痕。“

    冰云,你身上的這些傷都是怎么回事?”上官曦兒臉色變了,抓住慕容冰云的手,寒聲說道。“

    宮主……我……”慕容冰云戰戰兢兢,說不出話來,因為連她自己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如何向上官曦兒解釋。而

    上官曦兒看到這一幕,頓時以為慕容冰云遭遇了什么最不可恥的事情,心中的怒火頓時轟的燃燒起來。“

    死,我要你們所有人,統統都死!”她徹底暴怒了,渾身爆發出一股滔天的怒火,轉過身,死死盯著天門宗的太上宗主,身上爆發出的可怕氣勢,瞬間將下方不少人都震飛出去,七竅流血,慘叫不已。

    “今日,我要你天門宗,雞犬不留!”冰冷的聲音從上官曦兒口中一字一句的傳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