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06章 準備煉丹

武神主宰
     秦塵一愣,竟然還有這回事。“

    哈哈。”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黑奴和大悲老人還真是精明,居然第一時間蟄伏起來了。

    仔細一想,還真很有可能。黑

    奴是誰?當

    年在大威王朝家族被滅,以年幼之軀,都能穿過血獸山脈,從大威王朝頂級勢力手中生存下來的存在,可以說從小就在生死中跌打滾爬,對危機的直覺那可是比普通人強太多了。

    而大悲老人就更不用說了,北天域頂級散修,以一介散修的身份,便修煉到八階中期巔峰武皇,生存能力那絕對是杠杠的。

    他們兩個想來是嗅到了危機,及時躲避起來了。“

    那就繼續尋找他們,但要小心行事,不然被執法殿看出端倪。”秦塵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只要不是被執法殿給擒拿住了,那他也就放心了。

    “走,我們先去祖地。”秦塵對著姬德威說道。

    “去祖地做什么?”眾人疑惑看過來。秦

    塵瞥了眼大廳中的付乾坤,無奈道:“還能做什么,替他療傷唄。”雖

    然付乾坤還不相信他,但秦塵卻不能真將付乾坤置之不顧。

    不多時,秦塵一行人便來到了祖地之中。姬

    家祖地已經重新修繕完畢,渾厚的洪荒氣息在這里彌漫,給人一種十分震撼的感覺。

    “這里是……姬家祖地?”付乾坤有些震驚的感受著四周,他也是第一次才來到這姬家祖地,自然驚奇不已。一

    行人在祖地落下后,秦塵立即將付乾坤放在了地上。

    嗡!

    他右手搭在付乾坤頭頂,一股無形的力量,頓時彌漫入付乾坤身體。“

    你不會是想奪舍老夫吧?哼,老夫可告訴你,即便是那些異魔族人,也無法奪舍老夫,憑你……呵呵!”付乾坤很不屑的說道。

    “閉嘴!”秦塵罵了一句,這老頭嘮嘮叨叨的,真是廢話。當

    年怎么就沒看出來他還是個話癆。

    嗡!

    無形的力量彌漫入付乾坤身體中,秦塵細細感知,他今天才是第一次有時間,好好感知付乾坤的身體。這

    一感知,目光頓時一凝。

    “靈魂受損,血脈被毀,丹田破損,這……”秦

    塵倒吸冷氣,付乾坤身上的傷勢太嚴重了,想要治療起來,絕對簡單之事。這

    些年來,付乾坤到底遭受到了怎樣的折磨?秦

    塵深深看了眼付乾坤,難怪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如此傷勢,普通人早就一命嗚呼了,可付乾坤卻硬生生的堅持了下來,而且,戰意不滅,這又是怎樣的信念和精神?呼

    !

    查探過后,秦塵直接收起了靈魂力。

    這倒令付乾坤有些意外,對方居然真的只是查探了一下自己的傷勢,而沒有對自己進行奪舍。“

    付乾坤,你身上的傷勢,怎么會這么嚴重。”本來秦塵看到付乾坤在乾坤造化玉碟中恢復了一些,以為他的傷勢,還能有所治療,但現在查探之后,卻感到了無比棘手。

    這根本就是不治之癥。

    付乾坤能活下來,都已經是奇跡了。“

    呵呵,現在又治不了了?老夫就知道,你們一直在裝模作樣,既然治不了,有本事你就把老夫給放了,老夫還信你半分,不然的話,就直接將老夫看押起來吧,別再演戲了,不管你們再怎么演,老夫也不會相信你們的。”付乾坤干脆直接盤膝而坐,不搭理秦塵了。

    “誰說我治不了的?”秦塵白了付乾坤一眼,對著一旁的姬德威道:“大長老,不知你姬家可否有頂級丹爐,借我一用。”“

    丹爐自然有,不過卻不知是否合塵少心意。”姬德威急忙安排手下去將拿丹爐,心中卻疑惑,難道塵少還是名煉丹師不成?完全看不出來啊。而

    朽異魔君等人此刻也趕來了,感知到付乾坤身上的傷勢,也為之震撼,這傷勢,換做它異魔族來,也很難治愈,難道塵少有辦法?“

    你還真想替我治療?”甚至連付乾坤也都驚訝了。

    明知自己不會相信他,這家伙到這時候了,居然還在演?

    “不然呢?哼,也多虧了本少把飄渺宮的圣藥園給掏空了,不然的話,想要治療你身上的傷勢,還真是麻煩。”秦塵無語的說了句。

    但他心中很清楚,他并沒有能徹底治療付乾坤的把握,但起碼讓付乾坤傷勢恢復一些,修為恢復一些,并不是什么問題。

    不然一直拖下去,秦塵不知道付乾坤還能堅持多久。

    不多時,姬家之人已經將丹爐給拿了過來。

    這是一個高約近丈的爐鼎,爐壁十分厚重,上面鐫刻有復雜的花紋,顯然加持了各種陣法和符文,提升丹爐的威力。

    “塵少,你看這丹爐如何?”姬德威一拍爐鼎,頓時嗡的一聲,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可見這爐鼎十分雄渾,能承受得住后期武帝巨擘的拍擊。這

    顯然是九階的爐鼎。“

    煉丹爐還算不錯,湊合著用吧。”秦塵呢喃道。

    姬德威聽到險些吐血,什么叫湊合著用,要知道這可是他們姬家最頂級的煉丹爐了,還是曾經他們姬家誕生了一個九階帝級煉藥師,才購置來的,存放在家族寶庫中,已經有上千年歷史了。雖

    然這爐鼎只是九階丹爐中較為普通的,算不的重寶爐鼎,但好歹也是帝級丹爐,拿出去拍賣,絕對是個天價,可到了秦塵嘴里卻變成了湊合。姬

    德威頓時大受打擊。

    “呵呵,裝的有些過分了吧。”付乾坤又冷笑了句,他也感知到了這丹爐的可怕,但他不相信秦塵會真的煉制出什么丹藥來,所以雖然是替他煉制丹藥,可付乾坤卻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

    “塵少為了救你,廢了那么多的苦心,你就沒有半句好話嗎?”幽千雪實在看不下去了,對著付乾坤冷喝道,十分不滿。她

    才不管付乾坤是不是什么血脈圣地的會長,只要誰敢針對秦塵,她就敢懟。

    “千雪,不用理會他。”秦塵對著幽千雪笑了下,他知道付乾坤為什么會這么說,現在和他說再多,他都會以為自己在演戲,只有實際行動,才能打消他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