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14章 我是秦塵

武神主宰
     付乾坤的實力,應該比自己預料的還要高。秦

    塵的雙眸亮了!天

    空中,付乾坤雙拳揮動,頓時揚起無盡的大道規則,天地崩裂,轟在那陣光之上,隆隆轟鳴,如同末日來臨一般。但

    沒用,任憑付乾坤如何出手,姬家祖地外陣法始終不破,一道道晦澀詭異的禁制閃爍,將付乾坤的攻擊徹底阻攔了下來。“

    這怎么可能?”付

    乾坤感知著天空中的禁制陣光,表情十分的精彩,自信心遭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玩恩負義,剛被本少治療好,你轉身就跑,難道這就是堂堂血脈圣地會長的所作所為?”秦塵飛掠到半空,笑瞇瞇的說道。他

    對付乾坤沖不出去的結果倒是一點都不意外。當

    年姬無雪所布下的禁制,讓姬家以及整個飄渺宮和異魔族人兩百年都破解不開,無法進入到姬家禁地之中,秦塵自己也無法殺出去。

    如今這禁制又經過了自己的修復,付乾坤還未完全痊愈的身體又怎能殺出去呢?

    姬家眾人被動靜驚醒,此刻也紛紛沖天而起,臉上帶著憤怒,將付乾坤包圍了起來。

    “付乾坤,塵少剛剛治療好了你的傷勢,你竟然就對我姬家祖地動手,你太過分了,恩將仇報這樣的事居然也能做出來。”姬

    德威看著下方被轟開的姬家祖地,臉上露出憤怒之色。

    這可是他們好不容易才修復完畢的姬家祖地,才休憩完沒多久,居然又被轟爆了,還有完沒完了?

    “恩將仇報?呵呵,你真以為我會相信你們?”付乾坤冷哼一聲,到現在,他都不相信秦塵他們。

    “你……你這人怎么那么固執。”姬德威無語了,居然到現在還在懷疑他們,這家伙是白癡嘛?居然還當上了血脈圣地的會長,塵少不會是認錯人了吧。“

    塵少,不如直接拿下他!”姬德威冷哼一聲,有些動怒了。

    這里是姬家祖地,即便付乾坤再強,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

    “就憑你們?”付

    乾坤冷笑感知了下四周,雖然強者很多,但他心中卻是無懼,只是冷笑道:“你們最大的錯誤,就是治療好了我的傷勢,以為這樣我就會徹底信任你們嗎?可笑!”“

    你這人怎地如此固執,難怪會被飄渺宮擒拿,早知如此,塵少當初在飄渺宮,就不應該救你。”姬

    如月也動怒了,付乾坤的態度讓她極其憤怒。“

    好了,大家都別說了。”

    秦塵一臉淡定,似乎完全沒將付乾坤的態度放在心上,他笑著對眾人揮了揮手,道:“你們都退下吧,讓我來和他好好聊聊。”

    “塵少!”眾

    人都急了,讓塵少一人面對這付乾坤,太魯莽了吧?他

    們雖然對付乾坤極其不屑,但不得不說,面前的付乾坤給眾人的感覺十分可怕,隱隱有一種靈魂上的壓迫,讓他們忌憚和警惕。“

    好了,你們因為此人能動得了我?”秦塵笑了,輕輕揮手。見

    狀,眾人只能無奈退了下去,但還是不放心,站在祖地下方,遠遠觀看著,一旦發現不對勁,便會第一時間出手援救。秦

    塵揮手,一股無形的禁制彌漫,頓時將兩人給包裹在了其中,隔絕了外界的一切。

    付乾坤目光一凝,好可怕的禁制手法。揮

    手間,自成禁制,這種手段,曠古爍今,太驚人了。

    這讓他內心更加警惕和凝重。

    “好了,付兄,不用那么緊張,本少知道你對我心存芥蒂,也能理解,畢竟你這些年,遭受了太多折磨和陰謀。”秦塵搖了搖頭,嘆息說道。“

    別跟我來這套,你以為這樣我就會信你?”付乾坤冷笑道。“

    千載幽幽,白云湖畔,望江樓下,蓋世無雙!”秦塵突然笑著道。這

    是他當初救付乾坤時,所說的四句話。

    付乾坤的臉色頓時變了,“你到底是誰,為何知道這四句話?”他

    一直想問秦塵這個,這是他曾經的一個秘密。“

    付兄,秦某當初也在現場,如何不知曉?”秦塵笑了。“

    你也在場,怎么可能?”付乾坤惱怒道,這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秦塵這么個年輕人怎么會在場。他

    是眼瞎了,但心不瞎。

    秦塵微笑道:“付兄,你或許還不知道我的名字,本少,名為秦塵!”話

    音落下,付乾坤的臉色頓時變了,露出無比駭然之色,失聲道:“秦塵……你……你是破塵武皇秦塵?”他

    臉色大變,雖然沒有雙瞳,可空洞的眼眶中卻爆射出駭然之色,蹬蹬后退,身體顫抖,站立不穩。

    這是何等的震驚,讓付乾坤這等天山崩于面都不變色的強者,都如此震驚。

    “這不可能,你怎么會是破塵武皇秦塵,而且,破塵武皇早就已經死了。”付乾坤憤怒道。當

    年秦塵隕落后,他也曾打探過,明確秦塵的確是隕落了,還悲痛過一些日子。當

    年秦塵和他關系也莫逆,秦塵是血脈圣地的名譽長老,天才血脈師,和當時是血脈圣地會長的付乾坤自然有私交。

    “秦某自然知道付兄不會相信,付兄還請看。”秦塵淡淡一笑,身上頓時彌漫出一道淡淡的血光。正

    是付乾坤之前曾施展過的血魂養神術。

    “當年白云湖畔的望江樓下,付兄拿這血脈圣地的秘法與秦某交流,秦某可是記得清楚的很!”秦塵微笑說道。蹬

    蹬蹬!

    付乾坤身形在虛空中暴退,臉上的震驚駭然,無以復加,顫抖道:“你……你真的是秦塵秦兄?”

    事實上,他內心已經隱隱有些相信了,回想之前秦塵所展露出來的各種造詣,驚世駭俗,但如果對方是當年的破塵武皇,那就完全沒有違和之感了。當

    年的破塵武皇,多項全能,無論是血脈、禁制、陣法、丹道都蓋世無雙,是不世妖孽,這是其他人根本模仿和偽裝不來的。

    “難道你真的沒死?可你現在怎么……”付乾坤感知著秦塵,他通過血脈力量自然能看出,秦塵是真的只有二十多歲,而不是保留了容貌。

    這怎么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