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15章 放你離去

武神主宰
     “不對,就算是你秦兄,又能說明什么?你可是和飄渺宮還有風少羽一伙的。”付

    乾坤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沉聲說道。上

    官曦兒是秦塵的女人,而風少羽則是秦塵的兄弟,如今天武大陸,正是這兩人為禍天下,即便面前之人正是秦塵,又能說明什么?

    “哈哈哈,一伙?”秦塵笑了,笑聲中卻帶著絲絲寒意和悲涼,“付兄,你可知我三百年前是如何死的?”“

    你三百年前死了?”付乾坤一怔。他

    完全看不懂了,秦塵一邊說自己是破塵武皇,一邊居然又說自己死了。

    “沒錯,我三百年前的確已經死了,但因為一些特殊原因,又活過來了,這一具身體,可以算是我的二世身吧。”

    “莫非是靈魂奪舍?可即便是靈魂奪舍也不對啊,你當年隕落了,也不至于奪舍之人,如今才這般年輕吧?”付乾坤很是疑惑。“

    其中很復雜,并不是簡單的靈魂奪舍,至于具體發生了什么,說實話,我到現在也還沒弄清楚情況,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三百年前已經死了,直到十年前,才再一次的活了過來。”

    “這有這回事?”

    付乾坤納悶了,還是第一次聽說靈魂奪舍有三百年后再進行奪舍的。“

    若是不信的話,本少的靈魂氣息,總不會有錯吧。”秦塵直接釋放出一絲靈魂力量,且沒有任何的遮掩。“

    這股靈魂力量……”付乾坤呢喃,一個人,可以改頭換面,易容變身,但靈魂力量卻是極難改變的。

    而每個人的靈魂,都有自己獨特的氣息,之前秦塵隱藏的時候他感知不出來,可現在主動釋放出來之后,付乾坤頓時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是秦塵的氣息,沒錯!

    “你先前問我三百年前是怎么死的,難道不是為了救風少羽,進入死亡峽谷遇難的嗎?”付乾坤詢問道。“

    救風少羽?哈哈哈……”秦塵笑了起來,笑聲悲涼,仿佛有無盡憤怒和怨恨要訴說,“當年我的確死在了死亡峽谷,但不是為了救風少羽而死,而是被上官曦兒和風少羽這兩人暗中加害,無奈才墜入死亡峽谷的。”

    “什么?”聞

    言,付乾坤驚得頭皮發麻,心中卷起狂濤駭浪。

    秦塵是被風少羽和上官曦兒加害死的?

    這可是個驚天大秘密。

    三百年來,上官曦兒和風少羽一直對外講述的是秦塵為救風少羽而死,甚至導致了上官曦兒和風少羽之間的仇恨。

    但付乾坤其實是知曉飄渺宮和軒轅帝國之間有勾結的,這些年來,他一直弄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情況,可現在聽秦塵這么一說,頓時渾身發寒。

    這兩大勢力隱藏的好深啊。這

    一刻,付乾坤豁然開朗,如果事情真如秦塵所說的那般,那么飄渺宮和軒轅帝國之間所發生的一切就完全解釋得通了。

    “我早該想到的,早該想到的。”付乾坤喃喃,神色激動,腦海中豁然開朗,一片明朗。

    飄渺宮和軒轅帝國,一個在明,一個在暗,好大的手筆。“

    我這么說,你還覺得我和上官曦兒是一伙的嗎?”秦塵冷冷說道,當即將當年發生的一些事情,說了出來。除

    此之外,秦塵還將飄渺宮和異魔族勾結,并且這兩百年來,武域中發生的事情,以及如今的大陸局勢,原原本本的告知給了付乾坤。

    “我恨,恨當年,輕信了這兩個賤人,導致我身死死亡峽谷,但這并不算什么,我死了,也便死了,可無雪兄等人,卻隨后因我而死,而這天下蒼生,也是因為我而承受痛苦,是我之過!”

    秦塵自責道,面色痛苦。“

    你所說的,都是真的?”付乾坤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你覺得我有必要騙你嗎?雖然秦某不知道飄渺宮要從你身上得到什么,但你放心,秦某絕不會詢問任何有關血脈圣地的秘密。”

    “不過秦某想告訴付兄你的是,如今大陸之上,早已不是血脈圣地為尊了,而是飄渺宮執掌天下,而上官曦兒勾結異魔族,她的目的,必然是統一天武大陸,讓天武大陸成為異魔族的天下,讓所有天武大陸的子民成為她的奴隸,這是本少絕不能答應的。”

    秦塵渾身綻放可怕的殺意。他

    針對上官曦兒,已經不僅僅是為了一己私欲了,事情發展到現在,他為的是整個大陸的蒼生,為的是天下的福祉。他

    寧死,也決不能讓天武大陸落入異族人的手中。付

    乾坤沉默了,實際上,他的內心已經被秦塵說動了,但,他目前還不能完全信任秦塵。

    “我相信你所說的一切,但是,這一切,都需要我去親眼見證。”半晌,付乾坤沉聲道。

    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秦塵所訴說,他剛從飄渺宮中脫困,已經兩百多年不曾回到過武域了,自然難辨真假。

    “這是自然……”秦塵點頭,道:“付兄,你若想走,我現在便可讓你離開姬家祖地,但我卻要告誡你,你可以去任何地方,但絕不能輕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回血脈圣地,相信我,上官曦兒既然知曉你已經逃走了,就絕不會讓你安然回到血脈圣地,你若現在回去,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投羅網。”秦

    塵還真怕付乾坤一個魯莽直接回血脈圣地,那就麻煩了。“

    放心,我還沒那么愚蠢,不過,你真愿意放我離開?”付乾坤死死盯著秦塵,感知他的微妙變化。“

    這有何不愿?”秦塵笑了,當即解開禁制,對著下方姬如月一揮手,道:“如月,解開姬家祖地的禁制和陣法,讓付兄離去。”

    “塵少,不可!”下

    方。

    姬如月和姬德威他們還在震驚秦塵和付乾坤到底交談了什么,為何付乾坤臉上的表情會這般變幻,卻聽到了秦塵的命令,頓時焦急起來。放

    付乾坤離去,一旦付乾坤被飄渺宮的人,并抓住,那她姬家就徹底暴露了。

    “放心好了,我相信付兄是知曉危險之人,他想走,你便放他離去便是。”秦塵不以為意。

    秦塵都這么說了,姬如月只得解開陣法和禁制,放付乾坤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