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16章 真走了

武神主宰
     “那我真走了?”付乾坤看了眼秦塵,有些意外,秦塵居然真的放自己離去。咻

    轟!

    他看秦塵沒有說話,身形一晃,倏地化作流光沖出姬家城堡,本以為秦塵會出手阻攔,可沒想到,卻完全無動于衷。“

    難道他真會放我離開?”付乾坤心中一愣,但身下動作卻不停,穿梭虛空,倏地出現在姬家祖地出口處。這

    里的守衛早就得到了秦塵的命令,直接打開通道,任由付乾坤離去。“

    居然真放我離開了。”付乾坤是真的吃驚了,他離開姬家祖地之后,可謂是真的天高任鳥飛了,秦塵再想將那帶回來,可不容易。

    但直到付乾坤掠出這通道之后,秦塵也一直沒出手,甚至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飛落了下去。

    “塵少,你真的放他離開了?萬一他被飄渺宮人發現,或者胡亂泄露消息,豈不是……”姬德威忍不住焦急說道。

    他心中能不急嗎,這可關系到了姬家的生死存亡。“

    你們放心好了,付乾坤可沒那么蠢,而且,這樣的一個人,若心不在這里,強行留下來又能怎樣呢?”秦

    塵面帶微笑,淡淡道:“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心甘情愿和我們一同對抗飄渺宮的付乾坤,而不是一個不信任我們,懷疑異心的頂級強者,而且,我相信付乾坤得知真相之后會回來的。”

    “真的會嗎?”姬德威有些敢不相信。

    這樣的一個人物,豈會因為秦塵的一番話而改變主意。“

    一定會的,你看著吧。”秦塵笑了,胸有成竹。

    “接下來,你就服用破帝丹吧,我會留在這里替你護法。”秦塵笑著說道。

    在姬德威沒突破巔峰武帝之前,他暫時還不敢貿然離開。

    接下來,秦塵他們便留在了姬家祖地,姬德威直接閉關,服用破帝丹,嘗試沖擊巔峰武帝修為。

    而秦塵呢,也在祖地中一邊替姬德威護法,一邊嘗試讓血脈和肉身融合,真正達到無漏境界。

    因為,他感覺到金色寄生種子對自己的壓制越來越強烈了,如果不將這個隱患除掉,早晚會成為自己的心魔。

    幽千雪和姬如月也再一次的進入了閉關,特別是姬如月,得到奇遇之后,一直沒能找機會好好修煉姬家先祖所留下的秘術,此刻總算是有了一些時間,自然不會落下。

    至于幽千雪,秦塵其實也給她煉制了一枚丹藥,但卻沒敢給她服用,因為千雪體內也有銀色寄生種子,在自己沒找到解決寄生種子的方法之前,秦塵也不敢讓幽千雪貿然突破。倒

    是千雪在飄渺宮的師尊夜魔剎交給千雪的那種融合異魔族和天武大陸兩個位面力量的嘗試,讓秦塵頗有些啟發。

    三人的天賦都很強,實力每天都在提升。而

    在姬家眾人閉關之時,有關軒轅帝國和飄渺宮之間的情報也不斷傳遞了過來。這

    一次軒轅帝國和飄渺宮算是戰出了真火,在諸多頂級勢力的關注下,雙方根本沒有交談的機會,下面勢力直接產生了火并。

    頓時,整個大陸一片戰火,雙方你來我往,血流成河。

    不得不說,軒轅帝國敢和飄渺宮叫板,的確有他的實力,這可是一個吞并了武域諸多帝國的龐然大物,雖然整體頂級強者方面不如飄渺宮,但征戰天下多年,對行軍布陣再熟悉不過,幾次對飄渺宮設下埋伏,導致飄渺宮損失慘重。這

    導致飄渺宮震怒,調動執法殿,要對軒轅帝國實施打擊報復。

    莫家和姬家都是執法殿中頂級勢力,自然得到了通報。

    莫家自然積極無比,如此好的報仇機會,豈能甘愿放過,但是莫家又不敢輕易出擊,所以三番五次前來姬家,尋求姬家的幫助。但

    因為大長老在閉關之中,莫家每一次都是吃了閉門羹,郁悶不已。

    換做以前,莫家早就氣急敗壞,對姬家破口大罵了,但被軒轅帝國偷襲之后,莫家損失慘重,已然不敢和姬家作對,只能忍氣吞聲,等候姬家的消息。

    在大陸再一次的風云變幻之時。

    丹閣。

    天牢之中。紫

    薰等人正閉目修煉,一道道力量在他們周身縈繞,試圖掌控這虛無縹緲的天地規則。雖

    然他們被關押進了天牢,但是因為調查者是司徒真,所以他們除了失去了自由之外,其他一切照舊,甚至連修煉的丹藥都不曾落下,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供給。

    “可惡,這規則的感悟,為何如此玄妙,遲遲無法入門?”幾

    人長出一口氣,紛紛露出無奈之色。

    自從突破巔峰武皇之后,他們無不期待能突破九天武帝境界,不僅僅是為了能夠在丹閣之中獲得更重要的地位,也是為了能夠將來替秦塵報仇。

    但令他們郁悶的是,他們幾個苦苦修煉,卻對那虛無縹緲的規則之力始終無法掌握道一絲,跨入到半步武帝的境界之中。這

    讓幾人心中無比焦急和郁悶。別

    的不說,只要他們能突破武帝境界,那么之前對他們的指控甚至不用司徒真去調查和辯解,便能消除。因

    為現在他們雖然天賦驚人,但畢竟只是武皇,在丹閣之中還算不上高層,可一旦跨入到了武帝境界,結合他們現在的身份,必然會成為丹閣未來培養的重點,先前的指控也就根本不算什么了。

    別說他們沒偷過那些丹藥,即便是偷過了,也根本不算什么。

    “歐陽鴻光和司徒興洲大人都說過,想要領悟那一絲虛無縹緲的規則,有兩個辦法,第一個是感悟天地規則之力,每個人修煉的功法不同,掌握的規則也不同,而另一個,就是通過自身的血脈,去掌握規則。”“

    可血脈和規則,根本就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怎么能通過血脈去掌握規則?”幾

    人苦惱不已,感覺怎么也抓不住要點。

    這是自然的。

    雖然林天和張英等人的天賦很強,但武帝又豈是那么好突破的,往往需要各種契機和機遇,缺一不可。不

    然飄渺宮的紅顏武皇和軒轅帝國的金身武皇等老牌巔峰武皇,也不會在古虞界中看到規則果實那么激動了。

    “喵!”

    而就在這時,一道貓叫突然響了起來,只見這戒備森嚴的丹閣天牢之中,一只黑貓從陰影中走了出來,伸著懶腰,目光高高在上,睥睨著林天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