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26章 九龍帝絕陣

武神主宰
     什么,還真有?莫

    文山一臉懵逼,他只是隨口一問而已,沒想到姬家之人中竟真有陣道高手,而且一下子還有兩個。“

    德威兄,你是不是搞錯了,渾天大師可說了,只有九級帝級陣法大師,才能給他破陣方面帶來一些幫助,若是普通陣法師,恐怕沒什么用。”莫

    文山皺著眉頭,姬德威不會是聽錯了吧,九級帝級陣法大師,若真那么隨處可見,器殿的那些陣法大師們走在大陸上也不會那么受人恭敬了。

    “這兩位的具體陣法修為,姬某還真不很清楚,但想來應該不會弱。”

    姬德威笑著說道,將目光落在了秦塵和付乾坤身上,神色認真地說道,“你們兩個看看這大陣,可有把握破開?”

    大長老雖然不清楚秦塵的真正陣道造詣,但他卻很清楚,不管秦塵還是付乾坤,兩人的陣道造詣絕不會比莫家所謂的渾天大師弱。

    秦塵的陣道造詣,當初在姬家祖地就見識過了,連姬家祖地禁制都能破開,可見一斑。

    至于付乾坤就更不用說了,堂堂當年的血脈圣地會長,陣道造詣豈會連一個莫家的大師都比不上?因

    此他對兩人有著絕對的自信。當

    然,為了讓計劃順利進行,他并沒有直接斷言,而是讓秦塵去開口。秦

    塵和付乾坤走了出來,仔細看著大陣片刻,而后恭敬道:“大長老,若是我等二人聯手,同樣能在一日內便能將此陣法破除!”什

    么?他們兩個也能在一天內破開這陣法?

    莫文山臉上頓時火辣辣的,他先前可是將將他們莫家的渾天大師好生夸了一頓,秦塵這么說,分明是在打他們莫家的臉,打渾天大師的臉。“

    你確定你們兩個一天內就能破開這陣法?”莫文山打量了一番秦塵和付乾坤,半信半疑,難以置信的問道。“

    千真萬確!”秦塵胸有成竹的說道。

    “可笑!”這時渾天大師開口了,冷哼一聲,臉色頗有些難看,語氣也帶著一絲不滿:“我觀閣下之修為,不過初期巔峰武帝,而天帝山布置的陣法,遠超閣下的等級,老夫倒要問問看,你如何能在一日間破開這陣法。”

    秦塵的氣息保留在初期巔峰境界,而且并未特別綻放,自然讓渾天大師不屑。

    須知,天帝山的陣法接近九階后期陣法,他剛夸下海口,是因為他身上有一陣道秘寶,但也只敢說在天帝山護山大陣上破開一個漏洞而已。秦

    塵何德何能,也能在一天內做到?“

    在下自然是做不到的,但有姬坤宿老在,一天之內破開這陣法,并非什么難事。”秦塵笑看著付乾坤道。“

    姬坤?這個名字怎么從未聽過?”莫文山心下疑惑,但卻只好將目光落在付乾坤身上,瞇著眼睛問道:“你確定有把握在一日內破除天帝山的護山大陣?”

    付乾坤自信滿滿道:“若僅是老夫與姬塵長老兩人,的確能在一日內破開,但若與這位渾天大師聯手,恐怕根本不需要一日,最多半日便可破除此大陣!”

    半日?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靠,這家伙的口氣更大。渾

    天大師的臉色難看下來,他本以為自己的口氣已經很大了,沒想到這兩個家伙比自己還大,讓他覺得姬家的這兩人有些過于自大了。哼

    ,滁州和姬州境內若有比他更強的陣法師,他會不知道?

    也不知道從哪里跑出來的兩個陣法師,坐井觀天,夜郎自大。“

    姬坤,連渾天大師都還沒說半天,你注意點!”姬德威看出了渾天大師和莫文山的不滿,連忙故作姿態的呵斥了付乾坤和秦塵一番。“

    大長老,這是實情,渾天大師大名,老夫如雷貫耳,早就有所聽聞,傳聞渾天大師乃是武域陣道一絕,在陣道方面的造詣超凡絕倫,是我武域后一輩陣道大師中的領軍人物,老夫相信在渾天大師的指導下,我等三人半天破開這守山大陣,并不在話下,甚至,還只是保守估計。”付

    乾坤一本正經說道。

    “噗!”

    秦塵差點一口水噴出來,忍不住掃了眼付乾坤,這家伙也太能裝了吧?渾

    天大師分明是近一兩百年才出現的陣道大師,而付乾坤被關飄渺宮兩百年,會對對方的名字如雷貫耳?還陣道一絕,簡直搞笑。

    “姬坤宿老所言甚是,渾天大師曾是姬塵之偶像,有大師出手,半日必然只是保守估計。”但

    秦塵明白付乾坤的意思,這種時候,自然是又要快速破開天帝山陣法,又不能太過暴露實力,所以連裝作恭敬的樣子,恭維道。

    聞言,渾天大師難看的臉色頓時緩和了很多,心道:這兩人雖然狂妄,但倒也有自知之明。

    他淡淡道:“既然兩位如此自信,那兩位說說,這天帝山的守山大陣究竟為何陣法,何等級別,又如何破之?本大師先知曉了二位的實力,才能因地制宜,合理分配。”

    莫文山和姬德威轉頭看來,他們自然也看出了,渾天大師這是在拷問秦塵和付乾坤兩人。

    秦塵笑著道:“渾天大師,據姬塵觀察,此天帝山的護山大陣,為九龍帝絕陣,乃是九級后期的陣法,這既是一個困陣,亦是一個殺陣,貿然進入陣法之中便會被困其中,而后由陣道所演化的九龍殺氣所攻擊,導致身首異處,甚至魂飛魄散……”“

    更可怕的是,此陣殺人之后,能吞噬所擊殺之人修為和力量,轉化為陣法自身的動力,且祭煉九龍殺氣,令陣法中所衍化出的九龍殺氣威力更甚,是一種頂級殺陣。”

    秦塵認真回答道。

    此言一出,渾天大師頓時露出驚訝之色,看向秦塵的眼神又復雜了幾分,少了幾分質疑。此

    子,是有真本事。

    因為秦塵所說,都十分正確,若是一般陣法師,短時間內未必能看出此陣的真正名字,并且將陣法的可怕和特殊之處完全說出。“

    既然閣下知曉這位九龍帝絕陣,又知如何才能破開?”渾天大師立即就又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