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29章 天帝山山主

武神主宰
     倒飛之中,姬德威急忙轉頭看去,發現偷襲之人是一名陰冷老者,渾身綻放黑色殺氣,無盡規則在其周身縈繞,竟是名巔峰武帝。

    “山主!”

    看到出手之人,下方無數天帝山強者和四大巨擘武帝全都狂喜,興奮吼道。

    出手之人,正是天帝山的山主。

    “哼,在我天帝山撒野,本山主倒要看看,閣下究竟有什么底氣。”冷哼一聲,天帝山山主沒有廢話,身形一晃,直接殺了過來,一拳轟向姬德威,頓時,無盡的規則被凝聚在了這一拳,轟,殺氣沖天,宛若洪流一般,直接要吞沒姬德威

    。

    “堂堂天帝山山主居然偷襲,無恥小人。”姬德威冷哼,臉色發白,身軀顫抖,危急時刻,他手中倏地出現一枚丹藥,一口吞服了下去。

    頓時,他身上閃爍驚人血光,氣息在一瞬間暴漲三成,全力出手,迎上了天帝山山主的那一拳。

    轟!山崩地裂,這是真正的山崩地裂,兩人出手,九龍帝絕陣都被轟的震動,隆隆顫抖,驚人的規則風暴席卷開來,那爆發出來的威能,讓天帝山的四大巨擘武帝都變色,感

    受到了生死危險。

    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驚嘆!

    這就是巔峰武帝的出手嗎?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氣息,好像末日來臨一般,讓人從內心新和靈魂深處都感受到了恐懼。

    噗!

    兩股力量碰撞,本就受傷的姬德威再度倒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出,氣息更加委頓。

    “走!”

    他臉上帶著驚怒之色,沖天而起,轟,巔峰武帝之威釋放到極致,在千鈞一發之際沖破九龍帝絕陣的封鎖,殺出了天帝山大陣范圍。

    而后,他雙手探出,撕拉一聲,虛空被撕裂開一個大口子,姬德威身形一晃,頓時沒入其中,倉惶而逃。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天帝山氣勢那么容易來的,給我留下。”天帝山山主冷喝,體內氣息暴漲,一拳凝聚巔峰之力,砰的轟在姬德威消失的在一片虛空。

    轟隆!那一片虛空直接爆開了,方圓十數里之內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其中黑色空間亂流席卷,隱約中,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閃過,并且還聽到了一道悶哼之聲,緊接著有血氣

    從中彌漫了出來。

    姬德威再一次受傷了。

    可他并未停留,空間亂流閃爍,整個人飛速逃竄。“你們留在這里鎮守大陣,不要離開半步,本山主去去就回,哼,這莫家之人偷襲我天帝山,豈能讓他如此輕易離開,如今正是我軒轅帝國和飄渺宮交戰之時,就拿這莫家

    老祖的項上頭顱,來祭奠我軒轅帝國死去的諸多英杰。”

    陰冷老者冷哼,跨步走出,身形一閃,已然出現在了天帝山外,并且撕裂虛空,倏地消失不見,朝著姬德威離去的方向爆追而去。

    “所有人聽令,嚴守天帝山駐地,防止賊人再次偷襲。”

    四大巨擘武帝聽從陰冷老者的吩咐,頓時對著下方弟子命令道,鎮守天帝山。

    可他們的話音剛落。

    轟轟轟,遠處虛空之中,一下子蹦出了諸多恐怖的氣息,這是一支龐大的武帝隊伍,一直隱藏在暗中,等到天帝山山主離去之后,此刻終于殺了出來。

    正是莫文山和秦塵一行。

    這一支隊伍由莫文山帶領,第一時間來到了天帝山上空。

    “哈哈哈。”看著下方的天帝山,莫文山狂笑出聲,真沒想到,事情進行的這么順利,姬德威出手,居然真的將天帝山的山主給吸引了出去。

    如今天帝山山主離去,整個天帝山只剩下四大巨擘武帝,如何能擋得住他們這一群人。

    天帝山的四大巨擘武帝和所有強者們看到天空上那諸多身影之后,一個個窒息了。

    天哪,他們天帝山外竟然隱藏了這么多強者。

    這些人,各個殺氣騰騰,特別是領頭之人,氣息渾厚,竟比之前偷襲他天帝山的“莫家老祖”都絲毫不弱,絕對又是一個巔峰武帝。

    不是說莫家已經被無殤武帝大人給滅的差不多了嗎?怎么還有這么多強者?

    這一刻,所有天帝山的強者都驚悚,渾身寒毛豎起,感到了危機來臨。

    如果之前的情報沒錯,那么說明面前這些人除了有莫家之人外,必然還有其他的強者。

    這是一場專門針對他天帝山的陰謀。

    “不好,快傳訊給山主大人,這是調虎離山之計。”天帝山四大巨擘武帝大驚,第一時間就要傳訊消息,通知飄渺宮山主。可還沒等他們把消息傳出,卻見虛空中,一名老者陡然揮手,頓時,嗡嗡嗡,一道道陣旗飛掠而出,足足有一百零八道,這一百零八根陣旗一出現,便隱匿在了虛空,將

    這片虛空的訊息全都封鎖,根本傳送不出去。

    這出手之人,自然是渾天大師了。

    既然施展調虎離山之計,自然不能讓天帝山山主接到消息,不然還叫什么調虎離山。

    天帝山四大巨擘武帝心中一沉,頓時緊張起來了,對方連封鎖傳訊消息的手段都準備好了,分明是早有預謀,這種情況下,他們能擋住嗎?

    不僅是他們這么想,其他天帝山的強者也都面露驚恐,心下忐忑。

    這個道理太簡單了,沒人會想象不到。“大家不要驚慌,我們天帝山的九龍帝絕陣乃是九級后期大陣,絕非輕易能夠破開,我等聯手起來,連巔峰武帝也不可能闖入進來,大家還請不要慌亂,催動大陣,同心協

    力,相信山主大人發現不對勁之后,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回來。”一名巨擘武帝深吸一口氣,強自鎮定下來,洪聲說道。

    “沒錯,而且我等已經將天帝山遇襲的消息,第一時間傳送給了帝國皇室,帝國必然會派高手前來,我等只需要堅持一段時間,這些人必然難逃一死。”

    “哈哈哈,我天帝山乃是帝國圣地,豈是這些人能輕易攻下的,只要大家齊心協力,我天帝山便是牢固之鐵桶。”剩下幾人也都大吼,其實他們內心也都忐忑萬分,但這個時候,他們四人便是所有人的主心骨,整個天帝山中,強者如云,只要號召起來,未必不能擋住這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