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37章 狼子野心

武神主宰
     他已經看明白了,渾天大師之所以能掌控這九龍帝絕陣,靠的就是這透明珠子,吞噬三條黑色殺氣巨龍的力量后,化為這九龍帝絕陣的第二個副陣眼,輔助以諸多陣旗,將這片陣法化為己用。

    渾天大師驚怒,身形一晃,一邊操控陣法,一邊對準秦塵發動猛烈進攻。

    哐哐哐!他

    現在是陣法的主持者,自然能夠調動陣法的全部力量,頓時無盡的華光將秦塵吞沒了,發出劇烈的轟鳴。

    “哼,看來你們也早有準備,果然別有用心,不過在老夫面前,不管你們有什么計謀,都得死。”莫

    文山驚怒,此刻也看出來姬家之人竟然一直在隱藏實力。不

    過,令他驚疑的是付乾坤的身份。

    整個姬家,能和他相提并論的除了姬家老祖姬無法之外,沒有第二個人,哪怕是姬德威也不行。姬

    德威雖然突破了巔峰武帝境界,但還太稚嫩,不曾入莫文山之眼。可

    什么時候姬家又出現這么一個頂尖強者了?

    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死!”所

    以,驚怒之下,莫文山將身體中的真元徹底調動,大吼一聲,雙手合十,真元化作了一把開山巨斧,向著付乾坤劈了過去。“

    呵呵,有點意思,兩百年過去,正好讓老夫見識見識,如今這武域英杰的實力。”付乾坤輕笑一聲,隨手一拳轟出,打在巨斧上,恐怖的力量涌動,仿佛不像來自這個世界。

    嘭!

    這把巨斧立刻被震得粉碎,而拳力不減,已然向著莫文山轟了過去。

    莫文山大驚失色,這怎么可能呢?

    如果說一開始那一擊,他還是有留手的話,那么之前那一擊,他已然施展出了真正的實力,豈料竟然還是被一招給破。

    他連忙揮拳怒擊,將付乾坤拳威的余力當下,但身形卻是在虛空中不由自主的連連后退,騰騰騰,他每倒退一步虛空都在顫抖,整片天空都像是要裂開了。

    這是他吃到的力量太大了,一邊退,他還一邊吐血,頭發也是一下一下挺得筆直,好像有人在拉扯一般。

    直退了上千米,他這才停了下來,只見虛空中留下了一連串深深的腳印,這是規則在虛空中留下的痕跡,漸漸消弭,腳印周圍,灑下了一路的鮮血。“

    老祖!”這

    時天帝山中剩下的幾名正在瘋狂掠奪的莫家強者看到了這一幕,都是駭然,完全不能接受。

    這還是要逆天嗎?

    老祖什么人物?那是巔峰武帝,在陣法加持下,連后期武帝巨擘都能屠,可現在呢?居然被姬家的一個宿老轟的連連后退,不斷吐血。

    見鬼了嗎?

    所有人完全不能理解。

    付乾坤淡淡一笑:“現在武域的巔峰武帝只有這么點實力了嗎,好生失望啊!”

    一邊說著,他一邊搖頭,對莫文山的表現十分不滿。“

    你不是姬家之人。”莫文山死死盯著付乾坤,呼吸有些沉重,大吼一聲。

    姬家之人身上的氣息,都有共同之處,因為都曾接受過姬家祖地的洗禮,血脈和功法也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莫家和姬家爭斗數百年,早就無比熟悉,可現在,付乾坤暴露出來的氣息,完全沒有姬家的那種感覺。

    “現在才看出來,也是夠白癡的。”付乾坤嗤笑一聲,身形一晃,如同鬼魅一般,驟然出現在莫文山的身前,一拳轟了出來。

    “好快的速度。”莫文山大吃一驚,急忙抵擋。

    轟轟轟!兩

    人頓時戰成一團,瘋狂交手。

    而另一側,姬紅塵和姬如月兩人獨戰六條擁有巨擘武帝實力的黑色殺氣巨龍,身形不斷后退,分明處于下風。

    這是自然的。姬

    紅塵和姬如月實力雖強,但畢竟修為還不夠,而這些黑色殺氣巨龍,每一條都擁有巨擘武帝的修為,兩人對戰三四條,或許還有勝算,可對付六條,就只能疲于應付了。“

    塵少,別玩了,若是等天帝山山主趕回來,就麻煩了。”姬

    如月急忙傳音給秦塵。

    “稍等片刻,馬上就好。”秦塵淡淡一笑,手中倏地出現一柄黑色長劍,正是神秘銹劍,如今的神秘銹劍身上,斑駁的銹跡早就消失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幾塊最頑固的還在,銹劍一出,頓時散發出令人心悸的氣息。他

    一劍斬出,渾天大師頓時慘叫一聲,胸口直接出現一道豁口,鮮血從中狂飆。“

    你究竟是誰?初期巔峰武帝,怎么可能這么強?”

    渾天大師驚怒交加,他雖然修為只有中期巔峰,可卻掌控了九龍帝絕陣,且將陣法之力融入到了自己身體中,可以說,他的修為雖然不高,但結合陣法,實力已經達到了巨擘層次,甚至比一般的武帝巨擘都要強。可

    先前,竟然不是秦塵的一劍之敵?簡

    直見鬼了都。秦

    塵一劍斬飛渾天大師,沒有趁勝追擊,而是看向那透明珠子,直接掠了過去。只

    要將這透明珠子奪走,這大陣便可掌控在他手,屆時斬殺渾天大師,不費吹灰之力。“

    你休想。”

    渾天大師驚怒萬分,他如何看不出秦塵的想法,頓時大驚,可又不敢太過靠近秦塵,頓時催動那透明珠子,要利用陣法之力,絞殺秦塵。“

    呵,早料到你有這一招了。”秦塵冷笑,他大手一揮,頓時,一個詭異的陣盤出現在天地間。陣

    盤在秦塵催動下,頓時爆發無盡虹光,化作一片陣法牢籠,將那透明珠子一下子包裹了進去。

    “天控萬轉陣盤,這是器殿的天控萬轉陣盤,怎么會在你的手里,難道你是器殿之人?”

    渾天大師看到天控萬轉陣盤,瞬間懵了。

    身為陣道大師,他豈會不知道這等器殿至寶,只是這至寶怎么會出現在秦塵手中?

    只是不等他心中的震驚落下,天控萬轉陣盤所化的陣法,頓時將那透明珠子給籠罩了進去,一下子切割開了它和渾天大師的聯系。

    渾天大師頓時發現自己和透明珠子之間的聯系一下子消失了。

    “不好!”

    渾天大師大驚,他現在最大的依仗,便是這九龍帝絕陣,一旦九龍帝絕陣的控制權被奪,那他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