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38章 天地同悲

武神主宰
     “可惡,我還有諸多陣旗,你休想奪走老夫的控制大權。”

    渾天大師知道事情已經到了萬分危急的地步,急忙催動自己布下的陣旗。

    嗡!

    頓時,霞光萬丈,虛空中,一枚枚陣旗出現,要重新掌控大陣。

    秦塵微微一笑,就等你這么做呢。

    他雙手結印,連引動其中被自己動過手腳的陣旗,而后渾天大師便驚駭的發現,諸多陣旗中有數十根陣旗的控制權,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并且這數十根陣旗發光,竟然在反向控制其他的陣旗。

    天哪,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又驚又亂,目光一閃,就看到秦塵居然在一旁快速結印,而伴隨著秦塵的結印,無數陣旗紛紛被秦塵掌控,是秦塵在搞鬼。

    可是這怎么可能呢?

    渾天大師怎么也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他的修為,在陣旗的爭奪下,居然還比不過秦塵,可這些陣旗還都是他祭煉的啊。

    “你找死!”

    眼看看一根根陣旗被秦塵掌控,渾天大師徹底亂了手腳,他目光一寒,知道自己只有用這一招了,因為這些陣旗是絕對不能有失的。

    “你太囂張了, 給我死!”渾天大師悍然出手,轟,無盡的兇焰鋪張,他面目猙獰,右手好像化成了史前巨獸之爪,向著秦塵抓了過去。

    并且,他兩只眼瞳瞬間變成漆黑,一股陰冷的力量倏地席卷了出來。

    是靈魂沖擊。

    這是渾天大師的必殺絕技,他這靈魂秘術,連后期武帝巨擘都能重創,一旦秦塵靈魂受創,精神錯亂之時,他便趁著機會,將秦塵當場斬殺,重新搶回九龍帝絕陣的控制權。

    嗡!

    可怕的靈魂力量一瞬間就沒入了秦塵腦海,果然秦塵的眼神一瞬間呆滯了下來,整個人渾渾噩噩,抱著頭,發出痛苦的嘶吼。

    “哈哈,成功了!”渾天大師大笑,卻沒有一點意外之意。

    這是自然的,他這靈魂沖擊,連后期武帝巨擘都能重創,秦塵不過一個初期巔峰武帝,就算陣道修為強悍一些,但在靈魂方面,又能強到哪里去?

    一招得中,渾天大師立即撲上來,一爪轟向秦塵,眼看就要抓中秦塵,卻見先前還抱著頭痛苦嘶吼不已的秦塵突然抬起頭,露出一個笑容,哪里還有半點痛苦不堪的模樣。

    “是不是被嚇到了?就這點靈魂沖擊,給本少撓癢癢還差不多。”秦塵咧嘴一笑,在渾天大師驚恐的目光中,右手握拳,恐怖的真元凝聚。

    轟!

    他揮出拳頭,向著渾天大師轟了出去,無盡的殺戮拳意頓時凝聚在一起,爆發出無盡拳威。

    “嘭!”

    秦塵的拳頭勢如破竹,渾天大師的巨爪只是一碰就碎了,而后,可怕的力量瞬間涌入他的身體,渾天大師露出驚恐之色,嘶吼道:“別殺我,我愿臣服與你,別殺我……”

    他感覺到了死亡的降臨,第一時間求饒怒吼。

    “你太弱了,這點陣道修為,本少還看不上。”

    秦塵淡笑,渾天大師這樣的人,他還真懶得控制,一個是浪費靈魂力,第二個是如果莫家徹底覆滅了,飄渺宮定然會來查探,如果渾天大師還活著,讓飄渺宮發現了他的異常,反而會給姬家找麻煩。

    不如殺了算了。

    嘭!

    僅一拳而已,沒有了陣法力量護體的渾天大師便被生生打成了渣渣。

    渾天大師一死,秦塵立即就控制住了所有陣旗,而后撤開天控萬轉陣盤,將那透明珠子上渾天大師的精神烙印瞬間抹去,鐫刻上了自己的精神烙印。

    嗡!

    但他的精神烙印落在那透明珠子上之后,秦塵頓時感覺對整個陣法的觀察更加清晰了,整個九龍帝絕陣的無數陣紋和陣符都清晰的呈現在他腦海中,這并不是因為他掌控了九龍帝絕陣的緣故,而是這透明珠子中蘊含有一種特殊的力量,讓秦塵對陣法的觀察更加的敏銳和細微。

    秦塵頓時大喜,這可真是個寶貝。

    沒想到這一次天帝山之行,居然還有這樣的收獲,有了這透明珠子,以后他面對各種陣法,將更加得心應手,破解起來更加輕松。

    “不好!”

    莫文山時刻關注著秦塵和渾天大師的戰斗,看到渾天大師被殺之后,頓時大驚,臉上帶著猙獰之色,心中暴怒無比。

    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他和付乾坤越戰就越心驚,他深知自己在九龍帝絕陣的加持下,都斬殺不了付乾坤,一旦失去了九龍帝絕陣的加持,一定會陷入危機,所以在渾天大師隕落的一瞬間,莫文山頓時一咬牙,轟的一聲沖天而起,竟是要逃離此地。

    秦塵自然不答應,他控制陣法,頓時原本進攻姬紅塵和姬如月的六條黑色殺氣巨龍一瞬間在莫文山頭頂凝聚,朝他撲了過來。

    這正是報應不爽。

    “滾開!”莫文山怒吼,轟,身上有可怕的陰冷之氣爆發,竟將這六條殺氣巨龍統統震飛了出去,身形繼續不停,他知道只有沖出這九龍帝絕陣,才有生的希望。

    “呵呵,哪有那么好的事。”秦塵看向莫文山,朝著莫文山頓時殺了過去,咻,神秘銹劍揮動,滔天的劍氣如同汪洋,一瞬間斬落而下。

    “滾!”

    莫文山大怒,他打不過付乾坤,心中本就憤怒無比,現在看到一個小小的初期巔峰武帝也敢出手阻攔,頓時更加憤怒。

    真以為自己好欺負嗎?

    他出手,無盡黑色陰冷氣息在拳頭之上凝聚,爆發出最強一擊。

    他想抓住這機會,順勢將秦塵擊殺,這樣一來,雙方都沒有陣法加持,或許還有一戰之力。

    所以,這一擊代表了他最強的一擊,甚至身體中的血脈之力都催動了,在燃燒,一拳之下,陣法都在隆隆轟鳴,要爆裂開來。

    他以為秦塵會躲,腦海中各種念頭閃爍,計算著秦塵會躲的方向。

    可讓他沒料到的是,面對他的這一拳,秦塵竟然不閃不避。

    嘭!

    劍拳碰撞,天地間頓時產生了大爆炸,秦塵轟的一聲被轟飛出去,體內氣血翻涌,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可莫文山也不好過,一劍之下,他只覺一股無盡的殺戮之力要沖入他的身體,在瘋狂破壞他的經脈。

    “怎么可能?”

    他大驚,在自己的一拳之下,秦塵竟然沒死,而且連血都沒吐,完全沒有重創的樣子。

    “呵呵,死!”

    而在他震驚之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了,付乾坤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后,趁著他體內真元沸騰,被殺戮之氣給折騰的瞬間,手掌探出,噗嗤一聲,瞬間插入了莫文山的后背之中。

    鮮血噴濺,莫文山怔怔看著從自己胸口伸出來的手掌,露出驚恐絕望之色。

    砰!

    而后,他炸開,身體四分五裂,化為無數塊,漫天血雨頓時紛紛揚揚灑落下來,天地同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