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武神主宰

第1950章 出了什么事

武神主宰
     上官曦兒還好意思問他要做什么?分明是飄渺宮一直針對于他,現在卻問他想做什么?可笑!

    轟!他

    出手,蘊含怒意,手中帝王之劍上,頓時威能暴漲,席卷開來。“

    是我們偷襲你軒轅帝國駐地?可笑,分明是你們軒轅帝國先行偷襲莫家,你們還好意思說。”上官曦兒惱怒道。莫

    家的情報她早就看過了,的確是軒轅帝國先動的手,這一點毋庸置疑。

    “分明是你莫家先偷襲的我軒轅帝國駐地。”風

    少羽目光猙獰,上官曦兒這是準備顛倒黑白嗎?所有的證據風少羽都看過了,分明是莫家先動的手。

    轟!雙

    方大戰,勁氣滔天。

    而下方,軒轅帝國的其他強者也沒有停手,看到風少羽和上官曦兒在大戰之后,立即就將注意力集中到了下方的姬家之人身上。

    “哼,先殺了這些姬家之人。”

    他們冷笑一聲,飛掠而下,直接瘋狂殺來。姬

    家之人頓時大驚,同時幾道強悍的氣息沖了上來,正是朽異魔君等異魔族人和姬家一些隱居的巨擘強者,這一刻紛紛出手,阻攔軒轅帝國強者的襲擊。

    轟!

    雙方頓時爆發出驚人的氣息。

    轟轟轟!雙

    方大戰,姬家祖地中頓時碎石飛濺,一片煙塵。

    這一次軒轅帝國出動的強者,各個實力非凡,朽異魔君等人雖然實力強橫,短時間內還能交個平手,但很快的功夫,便落入了下風,一個個只有招架之功。

    眼看姬家之人就要堅持不住了。突

    然一道黑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轟,黑影出手,陰冷的魔氣縱橫席卷,頓時陣陣鬼哭神嚎之聲響徹了起來,陰風陣陣,迅速的傳遍了整個姬家祖地。“

    大人!”

    看到那黑影,朽異魔君等人頓時露出激動之色。“

    什么人?”軒

    轅帝國幾大強者則目光一冷,目露駭然,心中狂震。

    因為那人一出手,便給他們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不知道為何,這一刻他們幾人心臟全都砰砰跳起來,頭皮發麻,渾身發抖。

    這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

    走!”

    不得不說,能成為軒轅帝國頂尖強者的人,從沒有任何一個是白癡的,雙方還沒真正的交手,竟然第一時間后退,嗖嗖嗖,化作道道流光,第一時間離開了姬家祖地。

    如此果決的行動,就算是那黑影也是吃了一驚,它陰冷一笑,倒是沒有繼續去追擊,而是轉身看向了朽異魔君,目光冰冷。朽

    異魔君乃是異魔族中的上位魔君,在異魔族中,地位高貴,身份非凡。可

    在這黑影面前,卻如同臣子見到了帝王,不由得單膝跪地,內心恐懼,顫聲道:“大人。”

    那黑影冷冷盯著它,讓朽異魔君渾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只覺得渾身寒意遍體,生怕被黑影看出端倪。半

    晌之后,那黑影才冷冷道:“朽異,這姬家祖地中我異魔族人怎么如此之少了?”

    姬家祖地乃是異魔族人的一個駐地,會源源不斷的讓轉生祭壇轉生成功的異魔族人奪舍人族強者,稱得上是異魔族的一個核心之地。

    可現在這黑影一掃之下,卻發現此地的異魔族人竟然不多,這令它不由產生了一絲疑惑。朽

    異魔君頓時驚恐道:“大人,是先前的軒轅大帝風少羽,他一劍之下,斬殺了我族不少高手,還有轉生祭壇……”

    “轉生祭壇怎么了?”

    聽說異魔族人隕落了不少高手,那黑影一開始還并不在意,可聽到轉生祭壇出事之后,它的語氣卻驀地變了。呼

    !顧

    不得再聽朽異魔君解釋,那黑影倏地來到了轉生祭壇的位置,下一刻,它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模糊不清的臉上,爆射出了駭人的精芒。

    前方,哪里還有轉生祭壇的影子,早已化為了一片廢墟和瓦礫,而那轉生祭壇,也位于這片廢墟之中,被徹底湮滅,化為了齏粉。“

    這該死的風少羽,啊……”一

    道道刺耳的冰冷聲,從它的口中傳出,如同厲鬼嚎哭,猙獰恐怖。“

    風少羽,你殺我異魔族人也便罷了,今日,你滅我族轉生祭壇,此仇不共戴天!”呼

    !那

    黑影嘶吼出聲,身形一晃,驟然消失在了原地,沖向了無盡天際。

    祖地中,姬道源和朽異魔君對視一眼,不由得吐出一口氣,一顆心頓時放了下來。總

    算蒙騙過去了,看來塵少的計劃,的確有效。轟

    !此

    刻天際之上,風少羽和上官曦兒,正瘋狂交手。

    聽到風少羽的辯解,上官曦兒不由暗自惱怒,但也知道這樣爭辯根本沒有個盡頭,更何況現在莫家已經全都隕落,再爭辯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好,莫家之時暫且不提,我且問你,為何你軒轅帝國要對我飄渺宮出手,偷襲我飄渺宮駐地,甚至還擄走慕容冰云?”上官曦兒惱怒道,目光冰寒。

    這才是她最難以接受的,慕容冰云是她的女兒,軒轅帝國之人竟然利用她做文章,更是差點將冰云給污了,這已經觸動了她的逆鱗。“

    冰云?什么冰云?我根本沒命令軒轅帝國對你飄渺宮動手。”風少羽急忙解釋,一臉驚容。

    冰云出事了嗎?“

    曦兒,冰云她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風少羽頓時焦急道。

    “哼,裝什么裝,你會不知道嗎?”上官曦兒看到風少羽一副后知后覺的樣子,更是怒從心起,冰云乃是他的女兒,他竟然如此不關心嗎?

    “曦兒,我真的不知情,冰云她到底怎么了?你要知道,這絕不可能是我軒轅帝國的做的,絕對是有人故意陷害,我怎么會害曦兒呢?”風少羽焦急道。

    “故意陷害?”上官曦兒忍不住大笑,“這是我親眼所見,如何陷害?如果不是我趕到的及時,冰云她早就被你軒轅帝國天門宗的人給擊殺了,甚至面臨更加凄慘的結局,而那個時候呢?你在哪里?”

    上官曦兒其實也覺得當初天門宗偷襲飄渺宮一事有些古怪,這其中甚至還有一些隱情,但是冰云被天門宗的人欺辱,更是差點斬殺的畫面,是她親眼所見。

    當初若不是她趕到的及時,冰云絕對已經出問題了,可笑風少羽竟然還在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