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妻不厭詐:婁爺,我錯了!

第1407章來金獅會所相親

妻不厭詐:婁爺,我錯了!
     話說婁天欽領著蔣昊臣在金獅會所『縱情享樂』,蔣昊臣的心思壓根兒也不在玩樂上,大媽陪也好,保安陪也罷,他都無所謂。

    但是,他再也沒想到,出門透個氣的功夫,居然還能遇見熟人。

    那位熟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大哥蔣旭東。

    兄弟二人迎面相撞,蔣旭東愣住了,蔣昊臣更是愣住了。

    何憐惜懷了二胎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懷孕的女人頭三個月是危險期,稍有些碰擦都不行,蔣昊臣雖說沒有結過婚,卻曉得內中道理。

    所以,在這兒看見蔣旭東也不奇怪。

    男人嘛~~

    「你在這兒幹什麼?」

    來自於兄長的嚴酷目光叫蔣昊臣覺得有些好笑,心說,何必這樣看我,我的目的比你單純好吧。

    蔣昊臣道:「我跟妹夫一塊來的,大哥你呢?」

    「買點水果。」

    蔣昊臣:「……」

    何憐惜第一胎的時候,蔣旭東不在身邊,但是這一胎,蔣旭東從頭到尾都參與了。

    自有了肚子里的那個崽子后,何憐惜胃口大變,想一出是一出,這不寒冬臘月的想吃西瓜。

    這會兒的西瓜全是大棚里種出來的,醫生也講,反季節的最好少吃,但老婆想吃怎麼辦?蔣大少只好劍走偏鋒,到金獅會所來繞一圈。

    起碼這裡的所有水果都是進口,在質量上有保證。

    蔣昊臣正犯嘀咕,跑這兒來買西瓜?有毛病吧。只看見有個經理模樣的人拎著兩個黑皮花紋的西瓜,順帶著還塞了點其他水果,一溜兒小跑的過來了。

    「蔣少,您的水果打包好了,您看看還缺點啥。」

    蔣昊臣徹底呆掉了,還真是來買水果的。

    蔣旭東低頭瞅了兩眼,淡淡道:「差不多了。多少錢?」

    「哎呦,您這可是折煞我們了……」

    蔣旭東忽然抬頭看向蔣昊臣,薄唇一張一合:「這樣吧,賬就記在他們包廂里。」

    經理一怔,望望這個,又看看那個。

    蔣昊臣連忙道:「按他說的。大哥慢走。」

    蔣旭東嗯了一聲,拎著兩兜水果離開了。

    ……

    「小蔣,雖然大媽沒文化,但是大媽獨有一雙慧眼,打一進門兒我就曉得你不是一般人。」之前還嚷嚷著有老漢有孩子的大媽,坐了半個多小時以後,健談的連媽媽桑都自愧不如。

    媽媽桑本想提醒對方收斂一些,卻遭到婁天欽的阻撓,男人以眼神示意她不要多嘴。

    別人的包廂都是五光十色,魔幻迤邐,他們包廂大燈全開,亮堂的跟會議室似的,桌上的酒也在這位大媽強烈要求下,換上了養胃的茶水。

    蔣昊臣捧著熱茶,睇了對方一眼,極力的維持著優雅跟從容:「謝謝。」

    「我真不是開玩笑,您問問媽媽桑,我來這兒幹了這麼多年,陪過哪個?一個都沒有。」

    媽媽桑之前是沒咂摸出味兒來,現在才算算是看明白,婁爺跟這位蔣二少哪裡是來找樂子的,純粹是為了相互噁心對方。

    她心說,誰吃飽了撐的找你陪?也就今晚上你祖墳冒了青煙,叫人點一回。

    「對了,你應該還沒有對象吧?」大媽殷勤的詢問。

    蔣昊臣放下茶杯:「這位大嬸,我……」

    「哎呦,我還不曉得你們年輕人,光想著先把自己玩夠了再結婚,沒事,大媽理解。」說著,她從褲兜里掏出手機,打開后把屏幕上的照片伸到蔣昊臣的面前,咧嘴一笑:「這我閨女,俊不俊?」

    婁天欽看的出蔣昊臣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來這兒的人都是來找樂子,而他們兩個卻是來找罪受的。

    蔣昊臣淡淡的掃了一眼過去,目光倏地定格了。

    趙奕歡!!

    真是緣分吶,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大媽見對方眼睛都看直了,頓時雀躍起來:「貴客,你別看我是掃廁所的,但我女兒那可是鼎鼎有名的超模,她十八歲就登上……」

    「你女兒現在在哪裡?」蔣昊臣冷不丁問道。

    媽媽桑表情扭曲的跟麻花一樣,這也行?

    「這會兒不在家,去參加個什麼訓練了,她說等她熬出頭來,我就不用掃廁所了。」說完,一臉的自豪:「我就說她一定行。」

    蔣昊臣掏出手機:「這樣吧,把你女兒電話給我,改天我打給她。」

    趙大媽簡直求之不得,不過在給電話之前,忍不住叮囑道:「你得保證以後得好好對她,你不能欺負她。」

    媽媽桑酸里酸氣道:「八字還沒一撇呢,你當是談婚論嫁嗎?」

    趙大媽不甘示弱的回敬道:「我就覺得他們兩個在一起合適,對吧,小蔣。」

    小蔣?婁天欽用喝茶的動作,掩去了嘴角的笑意。

    「那也看得人家看的上你家女兒才行。」媽媽桑立刻懟了回去。

    大媽猶豫了:「小蔣,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是看你人不錯才介紹給你的。你跟我交個底,到底瞧上我女兒沒?若是沒瞧上,我不勉強的。」

    蔣昊臣淡淡道:「看照片還不錯。」

    「這不行,你光看外表絕對不行。」大媽一聽這話,趕緊把手機收起來。

    這時,婁天欽電話響了,他掏出來一瞧,是姜小米。

    「喂?」

    「怎麼還不回來?」

    婁天欽側眸看了蔣昊臣一眼:「在陪你表哥相親呢。」

    姜小米大吃一驚:「相親?這會兒婚姻介紹所還沒關門嗎?」

    婁天欽忍住笑意:「回頭跟你說。」

    掛斷電話,又朝蔣昊臣看了一眼:「相好了沒有?」

    蔣昊臣心說,真當他來相親了。

    趙奕歡~~

    他在嘴裡咀嚼著這個名字,唇邊笑意不減。

    這個男人無事也帶三分笑意,溫和在臉上,狠勁兒藏在心裡。

    「我看還容我回去好好考慮考……」

    趙大媽一聽對方要考慮,有點慌了。

    生怕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

    「要不,我先給你一半,若考慮好了,再來找我,我給您另外一半。」趙大媽試探的問道。

    蔣昊臣被對方逗樂了,給號碼居然還能給一半。

    「這樣吧,你把後頭三位數扣下來,剩下的我自己猜,猜著了算我運氣,猜不著就說明我跟你女兒沒緣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