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繁星的功德簿

第二世: 師尊您被徒兒惦記了084

繁星的功德簿
     傷絕對是不可能自己好的,肯定有什么原因在。

    “你坐好,我替你看看。雖然現在我失去了靈力,但這并不妨礙我探查你的靈脈,別的不怕,就怕這傷會不會隱藏起來,再者你當時激動的差點入魔,會不會因為是這個關系呢,總之還是好好查查,別落下什么病根在。”

    說罷,繁星跪坐在床上,將右手的手指搭上他的手腕。

    靈脈的運轉完全沒問題,靈力也很充沛,且非常蓬勃……

    她瞥了他一眼,這么蓬勃,可見他心里也是很想的嘛。

    蕭湛尷尬的又紅了耳朵根。

    須臾片刻后,繁星道“查不出有什么問題,你簡直比我的想的還要健康。”

    咳咳,各種健康。

    “不過查不出不代表真沒什么事兒,安全起見,明日一早去羅清云那也看看吧,這家伙雖然性子不好,可醫理醫技我還是認可的,讓他瞧瞧我也能放心。對了,除了管清寒打傷你之外,還有受別的傷沒有,你去妖塔時有沒有被妖獸們傷到?”

    “這倒沒有,龍力丸的效力讓我的靈力提升了數倍,很輕松地解決了十五層的一只妖獸。”

    “十五層的妖獸就算你不服龍力丸,正常情況下也是完全能對付的。嗯……妖獸沒傷著你我就安心了。不過你剛才還有提到師兄……就是戳破了假的我,那個時候你是怎么知道那個不是我的。”

    秦燕支都辯不出來,他卻一眼就辯不出來,因他沒有細說,她便很好奇。

    莫非這就是愛的力量!

    “……”蕭湛別過臉,半天沒出聲。

    “怎么了?”她納悶了,“你別不搭理人啊,多知道點細節,我也能對敵人更有了解,你快說,快說。”

    她纏功了得,蕭湛根本敵不過,抬手摸了摸她的后頸。

    她一愣,看著他的眼睛進行確認,“咬痕?”

    他點頭。

    “我去,是你之前咬我留下的?”

    他又點頭,耳朵紅了個遍。

    “這也行?”

    轉念一想,就發現了個不得了的事情。

    “你用這個來辨別真假,那師兄他不就知道我和你……”

    見他又點頭,她忍不住哇靠了一聲,這么說的話,秦燕支豈不是早就知道了啊,怪不得接受得這么快,原來是有人打過預防針了啊。

    “可按照師兄的脾氣,若是知道你對我……他恐怕不會饒過你的。”

    “是!”

    繁星緊張道“那他有沒有對你做什么?”

    混蛋秦燕支先前見她的時候,竟然只字未提這件事。

    過分!

    “打了我一巴掌!”

    靠!!

    “他打你了?他竟然打你!!”她頓時心疼死了,捧過他的臉仔細看,“打了哪邊?”

    “這不重要……”

    “誰說的,對我很重要。他竟然打你,竟敢打你!!”

    她都要氣死了。

    “無事。”

    “你說無事就無事啊,他可是大乘期的修為,萬一打出內傷怎么辦,腦震蕩怎么辦?”

    他皺眉“腦……震什么?”

    “這你不用管,總之就是內傷啊,你快說,他打了你以后,你有沒有覺得頭暈,或是想嘔吐,或是眼前發黑,耳朵聽不見……”

    “無!”

    不過火辣辣的疼罷了,臉也高高腫了起來,只是后來服了龍力丸,也就跟著好了。

    她不放心地問道“你確定?不許騙我!”

    “真的無事,不過是受一點皮肉之苦罷了,當時師伯非常生氣,打我也情有可原,也是急了,一時沖動而已,并不是想要我的命。

    “你竟然還替他說話,我看你是被他打傻了吧,我往日里怎么教你的,就算生氣也可以用嘴,憑什么動手啊。”她心疼地揉著他的臉,因為不知道打的是哪邊,只好兩邊一起揉,“總之就是不能打人,你是我的徒弟,又不是他的,他憑什么動手啊,就算是前……呃……咳咳……反正就是不能打人。”

    就算前世是岳父,那也不能說打就打啊。

    “已經過去了,我也不疼。”

    她瞪了他一眼道“我看你真是被打傻了。”

    他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啄了一口,“只要師伯能讓我和你成親,就算再打一百下,我也愿意。”

    “快別說這種話了,我會心疼的,打一百下,你都變成豬頭了。”她嘆了口氣,“不過,別人打你,我可以找時間加倍奉還回去,他打你,我還真不好下手。你說的對,反正他現在同意我們的婚事了,這筆賬就算清了。“

    “嗯。“他都聽她的。

    繁星直起身子往他的兩邊的臉頰各親了一口,“師兄打你,我可以不報復,管清寒的賬我肯定是要算的,等我恢復了靈力,我一定將他虐成狗。但是你這傷好得那么奇怪也是個問題,你說會不會……

    他被她親得腦子都不好使了,“嗯?”

    “我琢磨著會不會是那山洞有什么玄機?對了,那山洞你是怎么找到的?”

    蕭湛蜷了蜷手指頭,道“隨意找的。”

    “哦?隨意找的,一找就找了個這么好的?”翡劍嶺那么大,山洞不下幾百個,運氣未免太好了吧。

    此時,床榻簾子未拉嚴實,燭火的光亮微微傾瀉進來,兜頭灑了他一身的碎金暖光,半張臉被攏在了橘光中,他睫羽纖長地搭在眼瞼處,看著好似沒什么反應,但半攬住她腰身的手,指節又無意識的蜷了一下。

    她太清楚他的習慣了,肯定是說謊了。

    “說說……怎么發現的?說出來我又不會笑你,是不是籌謀已久啊?

    “沒有!”

    繁星挑著眉,一臉的‘你編,你繼續編’的表情。

    在她面前,他是無論如何都撒不了謊的,蜷緊的手指最終放了開來。

    “你之前不是說等論劍大賽完了,想洗溫泉嗎?還說翡劍嶺里就藏有天然的溫泉,就是不知道在哪里,比賽的時候我就探查了一下。”

    “我?”她愣了愣,好像自己真有這么說過,但那就是隨口一說,她這個人從來都是想到什么就說什么的,說完也就忘了,會不會履行全看心情,有就算說的時候煞有其事,等真要去做了,不是懶,就是沒心情了。

    他卻不只記住了,還真替她找了起來。

    最關鍵的是,那時他還在比賽……一心二用,用得還如此好,比賽贏了第一,溫泉也找到了。

    她心里一暖,狠狠親了一口他的臉,“我說什么,你就記什么呀?真是孝順。“

    孝順?

    他眉尖瞬間擰巴在了一起。

    “哈哈……”她見狀往他眉尖撫去,知道他現在最恨的就是自己比她小了那么多歲,“別老皺眉,這樣會有皺紋的,別到時候成個小老頭了。我開玩笑的,你是我的夫君,怎么能用孝順這個詞呢,是愛,是心悅,是你想對我好的表現。我懂。”

    她是真的懂,一如前世的齊湛,也永遠是她說什么,就記什么,就算不能馬上達成,也會一直記著,無論花多少年,也會將她喜歡的,想要的東西送到她的面前。

    有夫如此,夫復何求。

    繁星現在看他是越看越好看,好看的她都難以描述了,只覺得他是這全天下最好看的男人,于是在輕輕地撫弄他的眉眼兩下后,控制不住的在他的眉心落下一個吻。

    然后是鼻尖……

    蕭湛的眼睫顫了又顫,氣息瞬間就亂了。

    她哼笑一聲,憋著笑在他的唇上輕啄了一下,然后將他撲倒。

    這種感覺真是讓她喜歡極了,有種偷香竊玉的刺激感。

    “山洞的事兒,等你讓羅清云看過后,我們去看看吧。”她貼著她的唇細細地啄,嘴里也不停的嘀嘀咕咕“說不定真有玄機,比如那溫泉,咱們泡了好幾次……”

    她頓了頓,想到了那溫泉的好處,輕笑道“嗯……就算不是,我們也可以再泡一次呀!嘶!”

    她唇瓣被蕭湛狠狠咬住,被咬了唇就不好說話了,只能睜著眼與他對視。

    他咬著她唇的動作并未松開,對視了片刻,反客為主吻住了她。

    繁星被親得猝不及防,腰身一緊,被牢牢摁在了榻子上。

    被她逗了那么多次,他也是忍無可忍了,心跳得很快,胸口很燙,親吻的動作更是兇狠。

    她伸手勾住他的脖頸,順從的猶如一只小貓。

    他艱難地喘了幾聲后,道“學不乖!”

    她有恃無恐道“干嘛要乖?”

    聽聞,他瞇起了眼,臉色瞬間兇了。

    她眼皮一跳,忽然覺得有點不妙。

    他的習慣,她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趕緊先求饒“那個……我……我困了。”

    “……”

    晚了!!

    (略……)

    事后,繁星迷迷糊糊地讓蕭湛伺候著沐了個浴,整個人懶洋洋地又掛在了他身上不肯下來。

    他親了親她的額頭道“要不要送你回去?”

    她搖頭,躺到床上后,直往他懷里鉆,“你別吵,讓我睡覺。”

    她現在困死了,哪都不想去,只想閉眼睡覺。

    蕭湛看了一眼帳篷頂端的換氣口,那里已有微光,天快亮了,只好安撫地拍拍她的背,讓她繼續睡。

    這一覺繁星睡了個天昏地暗,仿佛這幾日的辛勞都爆發了出來,竟然睡到傍晚才醒過來,醒來她就聞見了一股清香。

    她眼睛還沒睜開,但鼻尖隨著香氣聳了又聳。

    是……雞絲粥。

    她最喜歡的。

    倏地,她睜開眼,果真看見不遠出的桌子上用小火溫著的瓦罐子,雖是修仙辟谷的人,可一看有吃的,還是最喜歡的,讓她饞得肚子直叫,恨不得將瓦罐子用手掌吸過來直接大快朵頤。

    可惜,她沒靈力,吸山掌用不了。

    只好不情不愿地爬起來。

    “哎呦!”腰酸脹得她直接又趴了回去,猶如一只茍延殘喘的老狗。

    她滾動眼珠子巡視了一圈,帳篷里竟然沒人,她那可愛聽話的夫君咧?因為動彈不得,她索性不動了,就算饞得都餓了,她也決定就這樣不去動。

    餓死算了!

    不過嘴還是叨叨了起來“蕭湛吶,夫君啊,快來救救你可憐的小妻子啊,她就要餓死了啊……”

    這話也就說了兩遍。

    蕭湛就回來了,手上還端著一壺熱茶。

    她看到后,立刻嗷了起來“你去哪了,我都快死了!!你看我都餓成紙片人了!太沒良心了,果然是拔那什么無情。”

    “……”

    她這張嘴真的能讓佛都氣成魔。

    蕭湛將她扶了起來,靠著自己,先讓她用熱茶漱口,然后一口口地喂她喝粥。

    她吃得有點急,勺子還沒到嘴邊,她的嘴就自己湊過來了。

    “慢點。”

    “你才該是喂得快點。”

    “……”

    他是說不過她的,但還是維持著原先喂粥的速度。

    吃完漱了口,她又像爛泥一樣趴在床上不動了,只抬了一下眼皮子問道“你去哪了?”

    “師伯尋我。”

    “談我們的婚事?”

    “嗯。”

    “哼,算他識趣。”她還記著他打蕭湛的仇呢,“他怎么說?”

    “問我想將成親的日子訂在哪天……”

    他只說了這一件,實則秦燕支說的遠遠不止一些,只不過她沒必要知道,沒有人能比他自己更明白想要她的心思有多熱切。

    哪怕從此之后,秦燕支見他不喜,又或者想將他趕出烏云宗,他也不會放棄。

    眼下這個結果,已經超出他的期望太多了。

    “你怎么說的?”

    “我說由他做主。”

    繁星不樂意道“你怎么那么笨,讓他做主,那我們的婚事非安排到明年不可,你不知道他最喜歡搞形式主義了。”

    “形式……主義?”

    “欸……就是那什么亂七八糟的規矩,一套套的,指不定光讓你下聘就能折騰你個十七八天的。”

    他失笑,明白她在說什么了,將她抱起來,放到腿上靠著自己。

    “那也好。”

    “好個屁!”她翻了個身,兩只攀緊了他的脖子掛著,抵著他的胸口悶悶道“我就是想快點嫁給你,越快越好,成親本來就是我們自己的事兒。”

    聽聞,他心頭很熱,將她摟得更緊了,他又何曾不是這么想的,但是規矩,儀式,他一個都不想漏掉。

    他要明媒正娶,宴請仙門百家的所有人,讓他們都來參加婚禮,讓他們知道從今往后百里繁星便是他蕭湛的妻子。

    “嫁衣也要時間做的,慢些也好,你要覺得麻煩,就別管,一切由我來。”

    “來什么呀,真是聽不懂人話,重點是快好嗎,算了,你喜歡這樣那就按你的來好了,我不管了。“

    “好!”

    “阿暖和阿潤呢?”

    “和沈潮在一起,他一大早就去了你那。”

    “啊?他想干嘛?”

    “學藝!”

    “……”

    果然被她猜中了。

    這孩子怕是會和蕭湛當年一樣,比誰都用功修煉。

    “我現在也沒法教他,你教吧,我怎么教你的,你就怎么教他,既然收他為徒了,我是不會偏心的,你們有的,他也會有,只是他心里積怨頗深,現在的一腔熱血不過是想讓所有欺負過他的人再不敢欺負他,若只是這樣也沒什么,就怕他練好本事了,會將人欺負回來。盡管我一直對你們說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不過若是他,這種報仇方式無疑是泄憤。若是堂堂正正打一架那還罷了,就怕他暗地里伺機殺人,你教他的時候,一定先要往他的心思著手,將心思掰正了在談其他的。”

    他點頭,“阿暖很照顧他。他似乎也很喜歡和阿暖在一起。”

    “那肯定啊,阿暖那個性子誰不喜歡,不過這小子最好不要對阿暖起什么心思,不然第五不會放過他的。說到第五……”她抬了抬頭,“有他們消息了嗎?”

    “暫無。”

    “這就奇怪了,往常若要辦什么事,無論有沒有辦妥,他們都會給我消息,這次卻沒有,不會真出事了吧。”她擰了擰眉,果斷從他身上跳了下來,“哎呦!”

    “你小心點……”蕭湛將她攬過來,揉了揉腰。

    她怨懟了他一眼,“那還不是你的錯,這么狠,要不是知道你在干什么,我都懷疑你是在要我的命。”

    蕭湛的耳根因為這句話登時一熱,“你……自找的。”

    “是是是,我自找的,那你能不能趕緊找件衣服給你的小嬌妻穿啊,昨晚那件你撕壞了。”

    可惜了,那衣裙她甚是喜歡呢。

    話落,他就迅速地從納戒里取了一身衣裙出來。

    又是新的!

    她看了看那衣服,依舊是她喜歡的顏色好款式,確定不是她這次帶來的。

    “夫君,你老實說,你到底買了多少件?”

    他淡淡道“很多。”

    “很多是多少?”

    “從開始會賺錢開始,每月都會買。”

    那不就是從十四五歲開始……

    現在他幾歲?

    她驚呆了,不由道“你是打算以后和我開個買衣服的店鋪嗎?”

    成衣鋪子倉庫里的衣服估計都沒他納戒里的多。

    蕭湛“……”

    不,這只是他的愛好,為她養成的一個愛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