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2章少年丁浩

魔道神徒
     第二章少年丁浩

    「入靜!」

    丁浩心中一陣狂喜,他一張嘴吐出了一塊黑色的石頭。

    這東西就是造成他穿越的罪魁禍首,傳說是丁春秋老魔的遺物,這塊石頭有一個最大的作用,就是助人入靜。在地球修鍊吸星**的時候,也是需要入靜的,每次丁浩都將它放在舌頭下邊,很快就能進入入靜狀態。

    「good!這塊石頭也跟著我過來了,這真是天助老子也!」

    事不宜遲,丁浩並沒有耽擱,立即回到床邊的菩提墊上盤膝坐下,口含這塊黑色石頭。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每次含著這塊石頭,都能聽見這句話,隨後,丁浩立即進入一個空明禪定的狀態,在他的面前是一片渾渾噩噩的虛無……

    不過就在這時,屋外傳來砰的一聲。發現這一聲丁浩還沒有醒來,隨即又是銅盆落地,「咣」的一聲巨響。這樣還不夠,丁浩感覺到自己身體被猛地一撞,頓時從入靜狀態之中脫離。

    人在入靜之中被驚醒,非常的不舒服,丁浩臉色發白。

    「這些人實在可惡!怪不得原先的丁浩無法覺醒,全是你們害的!」

    原來那惡奴丁老四為了防止丁浩入靜覺醒,因此家中僕役只要見到丁浩盤膝打坐,立即就有人乒乒乓乓拍桌子敲板凳,如果還不醒就直接拍打銅盆,甚至還有家中丫鬟拿著掃帚什麼進來,以打掃為名,猛地撞擊丁浩。

    「真是可惡,奴大欺主!這樣還如何入靜?」丁浩心中大怒。

    這些惡奴太過分了,剛入靜就被弄醒,這還如何覺醒?之前的丁浩太過懦弱,遇到這樣,都是逆來順受,讓這些惡人愈來愈肆無忌憚!

    「哼,你們這些刁鑽惡奴,老子自然有整治你們的辦法!」丁浩恨恨說道。

    丁浩可不是什麼老實可欺的善男信女,丁家後人全部繼承了丁春秋老魔頭無恥卑劣的性格,口碑極差!因此丁浩的父親給他取名「丁浩」,意即「正氣浩然,浩浩蕩蕩!」

    不過很遺憾,丁浩的性格……呵呵。

    既然這些惡奴不讓他入靜,他索性離開自己的小屋。

    丁家屬於中等人家,家中前後五進房,這些年敗落得差不多了。不過破船還有幾斤釘,家中還有些傭人花匠。

    只見一個花匠正在一顆樹旁,把手按在樹上,就可以用仙根功法來溝通樹木,讓樹木按著想要的方向生長,結出果物;花園裡幾個女僕正在種花,她們揮手之間,仙根功法運用,面前方圓一小塊的花朵全部完成捉蟲施肥等過程,然後又有水仙根的丫鬟抬手播雲布雨,給這些鮮花澆水。

    「好神奇的世界。」丁浩心中感慨。

    上一世在地球,大力推廣農業現代化和工業規模生產,而在這個世界,只要使用一些小小的仙根功法,一個人種植幾十上百畝,這些都可以輕鬆實現的。

    「這才是真正的高科技。」丁浩點點頭,「在這樣的世界,沒有覺醒仙根的凡人,真的是連種田打工的本事都沒有!」

    他沿著走廊來到正殿之中,這裡有一尊木胎雕像,正是雕刻的他曾祖丁翼白。

    九州世界規定,家中有祖先在仙煉大世界成為強者,就可以在九州小世界的家中豎立一尊雕像。雕像越多,勢力越大;祖先修為越高,雕像可以使用的材料越好!

    丁翼白在仙煉大世界是一位假丹級別的真修,因此勉強可以用木胎雕像!若是一般的築基修為,只能用泥胎!如果鍊氣修為,就只能用牌位!

    尊高像貴,若是家中有一尊銀、金、玉像立在正堂,九州小世界的三皇九主來都要跪地叩拜!

    千萬不要小看這種雕像,是真的可以顯靈的!

    家中有大事發生,或者焚香祈願,再或者家門大難,祖像就會顯靈,保家門平安。

    不過很遺憾,丁家老祖宗在仙煉大世界也不知道遇到什麼事,已經很久沒顯靈了!就連丁浩老爹死了,都沒有顯靈!因此有人猜測丁家老祖宗在仙煉大世界恐怕已經凶多吉少!

    這種事情在這個世界多的很,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老祖宗活著,你好我好;老祖宗完蛋,下界一門都完蛋。

    丁浩拿起桌上的供香,點燃以後對著面前兩人高的木塑雕像拜了兩拜,心中暗道:前輩你別怪我,雖然我的靈魂不是你曾孫,可是身體還是呀,前輩你保佑我早點覺醒……

    正在此刻,從大堂外邊卻是跑進來一條黃狗。

    「汪汪汪!」黃狗大聲吠著,撲向丁浩。

    「尼瑪!」丁浩心說燒香拜祖,祖宗沒顯靈,倒是招來一條狗。

    他一邊躲開狗,抬頭一看,外邊有一個十歲少年的身影閃過。看背影,丁浩認出是惡奴丁老四的二兒子丁俊才!

    「大黃,咬死他出來吃骨頭!」丁俊才在外邊放肆的叫了一聲,不過並沒有進來。

    「咬我都不行,還非要咬死?」丁浩心中大怒,「才小小的十歲,怎麼就如此的惡毒?」

    丁浩對狗可是很有辦法,他一張嘴吐出黑色的石塊,然後拿著石塊接近大黃狗。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黑色石頭中傳來一聲只有大黃狗才能聽到的人聲,然後這隻兇猛的大黃狗,竟然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雙目發直,竟然也入靜了。

    「狗也進入入靜狀態,這塊石頭真是厲害。」丁浩在狗頭上摸了兩下,這才收回石頭,放入口中。

    這塊石頭跟著丁浩太久了,因此何時起效,都在丁浩一念之間。

    大黃在短暫的入靜以後,狗目中有些迷糊,看看丁浩,然後一扭頭跑了出去。

    丁浩也沒有在大廳久留,而是用衣服裝了一些香灰物品,走出大廳。出來以後,就看見丁俊才正帶著大黃站在一顆樹下,丁俊才手中拿著一塊剛毛獸的肉骨頭。

    剛毛獸是九州世界的一種低等級靈獸,肉味鮮嫩,對仙根沒有覺醒者多吃有好處。

    丁浩心中暗道,這丁老四可真是惡毒的惡奴!他口口聲聲沒有錢,幫自己買一本書花了十兩銀子。試問他一家幾口住在丁家,吃喝在這裡,銀錢從哪裡來?丁老四二兒子的狗都吃上剛毛獸的肉了,而他丁浩作為丁家少爺,至今還沒有嘗過剛毛獸的肉是什麼味道!

    「大黃,去咬死廢物!」丁俊才厲聲吼道。

    九州世界的人都早熟,十歲的丁俊才清楚的知道,他們家要成為丁家主人就必須弄死這個廢物。

    不過很遺憾,這次大黃並沒有聽他的命令。

    丁俊才又吼道,「大黃,咬他,我給你骨頭吃!」

    大黃還是沒動,最後乾脆後腿一軟,就地伏在哪兒。

    「大黃,去咬他啊!去啊!」

    看著催促的丁俊才,丁浩冷哼道,「你丁老四一家,惡事做盡,缺德至極,狗都不幫你,你們等著報應吧!」

    說完,轉身走向自己的住處。

    回到自己的住處,丁浩布置妥當,然後盤腿坐下,假裝打坐。

    很快,外邊就響起噼噼啪啪的聲音。其實這些聲音對丁浩沒有影響,黑色石頭的入靜狀態很強,外邊就是打雷都沒事兒,丁浩唯一怕的就是那些丫鬟故意衝進來撞自己。

    果然,發現丁浩坐那一動不動,就有一個紅裙丫鬟拿著掃帚走進來。可是就在她想要推開半掩的房門,頭上卻是嘩啦一聲,大堆的香灰灑下,灑得這個丫鬟滿頭滿臉!

    「怎麼回事兒!」丫鬟猛地睜開眼,發現丁浩已經睜開眼,對著她冷笑。

    「廢物,你竟然敢戲弄我?」丫鬟全身都是香灰,氣的臉色難看,最鬱悶就是這些香灰很難撣掉。

    「戲弄你?」丁浩站起來,冷道,「你作為丫鬟,進入主人房間,如履平地,門都不敲。我問問你懂不懂規矩,你做的什麼丫鬟?到底你是主人還是我是主人?」

    丫鬟用眼白打量了丁浩一下,輕蔑道,「主人?真是好笑,15歲都不覺醒,你憑什麼做主人?就連我都是13歲覺醒的!你不過就是生的地方好罷了!」

    「我還不覺醒關你什麼事?別忘了你吃的是我丁家飯,穿的是我丁家衣!如果不是我丁家先祖掙來的仙種稱號,試問哪有每月五十兩的國奉?如果沒有這筆國奉,你們哪有吃喝用度?你們吃喝拉撒都享受我丁家之福,可卻是凡事做絕,不讓我觀想,不讓我入靜,妄圖奪我仙種身份!」

    丁浩越說越走近,來到近前,用手指指著這個丫鬟,一字一句道,「我最後警告你們一次!我丁浩不是好惹的,第一次是香灰,第二次就是刀劍!」

    「嚇唬誰呀。」丫鬟雖然還嘴硬,不過畢竟理虧,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