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6章未婚妻

魔道神徒
     第六章未婚妻

    回家的路上,天色已晚,兩側星星點點的燈火,輝煌如海洋。

    這個世界的繁華,絲毫不亞於丁浩前世的那個世界。

    每一盞燈火後邊都有一個家,不過丁浩卻明白,在這個世界上,他只能靠自己!

    回到丁家大廳之中,貢案上放了一隻破碗。

    丁浩看見了,也沒說話,他知道這是管家丁老四放在那裡羞辱他的。

    他裝作沒有看見。

    因為丁老四不知道,有時候羞辱也是一種激勵!

    「古有頭懸樑錐刺股,老子只當那是一隻刺股的錐子!」

    丁浩吩咐下人將一些簡單的飯食送到屋裡,吃完,便盤腿坐在菩提墊上。

    「我現在能夠藉助的,只有這塊黑色石頭,千萬不能被別人發現了。」丁浩心中暗自沉吟。

    一個人沒有實力,露富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雖然他想要藉助這塊黑色石頭幫人入靜賺錢,可是如果這塊石頭的秘密公之於眾,他將會非常的危險!

    「不過好在,這塊石頭開啟一星以後,多了變化的功能!」丁浩心念一動,「給我變,變成一個……戒指!不錯,就是戒指!小一點,灰色,別太顯眼!」

    隨著丁浩心意,這塊石頭真的變成一個根本不起眼的灰色石頭戒指,他滿意地把戒指帶在中指上,點頭道,「到時候,我兩隻手來回使用,多搞出一些迷惑人的動作,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這戒指。」

    想到這裡,丁浩還是很滿意自己的智商的。

    「如果可以試驗一下就好了。」丁浩正在想拿誰做實驗,外邊響起幾聲犬吠,他頓時有了主意。

    夜涼如水,人心叵測,有時候相信人還不如相信狗!

    春天的夜晚總是格外好睡,管家下人都進入夢鄉,夏蟲咻咻中,丁浩悄悄溜出門,把那隻大黃狗給帶進來。

    「大黃,坐下。」

    這隻狗自從白天入靜以後,就對丁浩乖多了,非常聽話。

    狗坐下以後,丁浩這才將雙手輪流放在它的腦袋上空盤旋,口中念念有詞道,「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丁浩想好了,既然這四句詩要被人聽見,倒不如自己說出來。

    四句詩讀完,大黃瞬間進入完美入靜狀態,呼吸均勻,精神力得到調養。

    不過丁浩心中卻有了新的想法,「這石頭的力量太過強大,動不動就進入完美入靜,這實在是駭人聽聞!不行,我不能幫他們進入完美入靜,最多是中級或者高級入靜!」

    想到這裡,丁浩抬起一腳把大黃狗踢醒,可憐大黃狗剛入靜,還沒開始享受這種半夢半仙的狀態就被踢醒,不滿的對著他吼了兩聲。

    「汪汪」

    「別鬧,咱們再來!」

    實驗了十幾次,在大黃狗彷彿是罵娘一般的吠叫中,丁浩也終於有了一些發現,「原來是這樣!」

    「這四句偈語,每說一句,就是提高一個檔次!只說對酒當歌,就是低級入靜;說到人生幾何,就是中級入靜;說到意靜心明,就是高級入靜;全部說完,就是完美入靜!哈哈,原來是這樣,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丁浩弄明白這些,才摸摸大黃狗道,「大黃,今天辛苦了,獎勵你陪我一起完美入靜!」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丁浩讓大黃進入完美入靜以後,將戒指變回原樣,含在口中,他也進入了完美入靜。

    進入完美入靜以後,整個身體都進入一種完美和平衡的狀態,每一個細胞都進入這種半睡眠狀態,而最有效果的,就是精神力!

    精神力一提高,就反應在六識的加強上。

    就這樣,丁浩白天看看書籍,晚上就帶著大黃進入完美入靜,短短三天,丁浩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達到一種前所未有的狀態!

    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六識全部都有了非同一般的增強!

    不但他,就連那隻大黃狗的聽覺嗅覺也是變得靈敏了許多,動作敏捷的跟只豹子一般。

    ……

    「商老闆他們還沒有來?」

    丁浩等了三天,心裡有些不放心,暗道守株待兔不是自己的風格,必須出門尋找機會。

    他把黑色石頭變成戒指,隨時可以用。他剛走出丁家大門,就看見門外站著一對男女少年。

    「是他們?」丁浩眉頭一皺。

    站在門口的男生正是管家丁老四的大兒子,丁俊傑。另一個帶著嬉笑的少女,竟然是丁浩這一世指腹為婚的未婚妻,鄭佩佩。

    丁俊傑,現在16歲,11歲覺醒,六品綉春刀仙根。

    綉春刀是公門差役的佩刀,因此丁俊傑已經在公門裡謀了一個跑腿的差事。他覺醒以後修鍊的是一套公門捕殺的仙根刀法,此刻是先天三段的本事。

    鄭佩佩和丁浩一般大,臉頰上有幾顆俏麻子,不過勝在青春,算是有幾分姿色,略微裝飾一下,也能有一點回頭率。

    鄭家供奉的是泥胎,所以很仰慕丁家的木塑,十五年前兩家夫人都有孕在身。於是鄭家就來提親,說兩家結個娃娃親不錯。

    當時老丁家還猶豫了一下,畢竟門當戶對,你們泥胎配我們木塑,這不是高攀了嘛?

    不過後來看鄭家頗有誠意,三媒六聘之下,這才答應了這門親事。

    可誰知丁家一落千丈。二老早死,丁浩又是個廢物,就連丁家木塑也成了啞巴,鄭家就動了悔婚的心思。不過好在丁家管家之子丁俊傑大有可能奪種,因此兩家就大力撮合這兩人在一起。

    要說丁浩對這個婚事也並不滿意,作為一個現代人,他不感冒這種娃娃親。另外,他印象中,這個鄭佩佩為人高傲,說話刻薄,並不討人喜歡。

    看見丁浩走出來,就聽鄭佩佩譏諷道,「廢物,膽小又沒用!你出來幹什麼,咯咯,可惜我不是來找你的!」

    丁俊傑用輕佻的語氣說道,「美人配英雄,佩佩當然是來找我的,怎麼可能是找這種廢物呢?他活了15歲,我還沒見過有女孩來找過他呢。」

    鄭佩佩咯咯笑道,「哪個女孩不長眼,會來找一個廢物?」

    丁浩本來從他們身邊一走而過,此刻心中怒火被他們點起來,回頭罵道,「鄭佩佩,你要不要臉?你和我定下婚約,就是我丁浩未婚妻,可是你來到丁家,不找我丁浩,卻是和一個下人之子打情罵俏,我問你要不要臉?你真是氣死我了,拜託你下次不要臉也要找高檔一點的貨色!」

    「誰是下人之子?」丁俊傑臉色鐵青,指著丁浩問道。

    「你呀!」丁浩朗聲道,「你父親丁老四在我丁家做下人,拿我丁家俸祿,養活你們一家,甚至就連姓都是跟著我丁家姓,難道這不是下人嘛?要不要我挨家挨戶問問別人呀?」

    丁浩在地球就是一個毒舌,幾句話說得丁俊傑氣的要死。

    這時鄭佩佩連忙幫腔,「丁浩,我倒要問問你,你要不要臉?當年我爹娘就是看中你家有一尊木塑,誰知道你就是個廢物,就你這樣還想要娶我?還說我是你未婚妻?你別做夢了,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天鵝?」丁浩哧道,「我看你也是個不上檔次的瞎鵝,當年貪慕我家有一尊木塑,現在又貪慕丁俊傑的六品仙根,真是目光短淺!我看你才是癩蛤蟆,井底之蛙!就憑你這樣還想嫁給我,真是做你的春秋大夢!」

    鄭佩佩被罵得臉色通紅,心說這還是廢物嘛?怎麼罵人這麼狠?當下,她對著丁俊傑發嗲道,「俊傑哥,他罵我癩蛤蟆!」

    丁俊傑嘩啦一聲,將腰間的綉春刀拔出來,咬牙切齒道,「小廢物,本來想要半年以後奪你仙種稱號,可是你自己找死,就不要怪我了!」

    丁浩倒並不怕他。

    昨天偷吸的丹藥靈力,目前還剩一絲在經脈之中始終遊走。這些力量只夠他一拳之用,但卻有開碑裂石的威力。

    當下丁浩將這力量匯聚到掌心,怒視丁俊傑道,「你覺醒仙根進入先天,居然敢對我這個後天出手,我可是正當防衛!就算殺了你,也無責!」

    「你殺我?真是笑話,你腦子也廢了?」丁俊傑陰惻惻的走上來,心中暗道,一刀將此子砍成殘廢,回頭就說緝拿兇手,也能矇混過關!

    不過就在兩人各懷心思之時,後邊卻傳來一聲女人的嬌斥,「住手!」

    丁浩回頭望去,只見一個穿著湖綠裙子美貌女子站在身後,這個亭亭玉立,如同仙女下凡的少女,正是那天在商家書店看見的閔清秋仙師。閔清秋後邊還跟著兩個穿著亮銀甲的城主府兵衛。

    原來這幾天閔清秋又去了商老闆那裡,幫助小海入靜,可是任憑她如何的引導,小海的入靜狀態都很差,最多也就是進入低級入靜,而且很容易醒,所以今天就跟商老闆約好來找丁浩,碰碰運氣。

    這個女人氣勢非凡,後邊還跟著兵衛。丁俊傑連忙收起綉春刀,陪笑道,「這位姑娘,我們這鬧著玩呢……」

    閔清秋一路找來,剛看見丁浩,卻發現有人想要對他出手。她最恨人恃強凌弱,頓時柳眉倒豎,怒道,「鬧著玩,你是覺醒了仙根的先天修為,他卻是沒有覺醒的後天凡人;他赤手空拳,你手拿鋼刀。我且問你,你這是如何鬧著玩,若是鬧出人命來,你如何交代?」

    跟大家說一下,《修仙狂徒》已經完本了,只是書城這邊還沒更新完畢,大家耐心等待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