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7章第一桶金

魔道神徒
     第七章第一桶金

    「這個……」丁俊傑被問得啞口無言。

    看見這個女人比自己長得漂亮多了,善妒的鄭佩佩陰陽怪氣道,「這是丁家的事,不關外人的事兒,不清楚情況的別插嘴啊!」

    她這一說,閔清秋後邊兩名兵士立即走上來,一拔鋼刀指著鄭佩佩,「你這女子,姓甚名誰?跟仙師這樣說話,活的不耐煩了是吧?」

    「仙師!」剛才還氣焰囂張的鄭佩佩嚇得臉都白了,在九州世界,仙師可是最高一層的存在。

    仙師就算是殺了她,也是白殺!

    閔清秋震懾住這兩人,秋水明眸這才落在了丁浩身上,「丁公子,這裡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用怕。如果他們惡意欺辱,我可以幫你作證,告到城主府!」

    丁浩恨不得立即將這兩人抓起,送入城主府,投入大牢。不過他又想到,就算是告官,這兩人也沒有什麼太大罪責。

    要麼不搞,要搞就要搞死!這是丁浩的座右銘。

    隔靴搔癢沒啥意思,更何況他跟閔清秋只有一面之緣,怎麼敢勞動對方大駕?斤斤計較反落下乘,倒不如假裝大度一點,於是他連忙抱拳道,「閔姑娘,你大駕光臨真是蓬蓽生輝,真是沒想到竟然發生這些……如果不是姑娘豪氣干雲、仗義執言,我這一條小命危矣。姑娘之恩,丁浩感激不盡!」

    閔清秋見他說話斯文,頓生好感,再次道,「他們若是欺負你,我幫你做主!」

    丁浩搖手道,「閔姑娘,這丁俊傑是我府中管家之子,這鄭佩佩和我有一紙婚約,他們一起在我丁家大門外譏笑於我,這才發生一些爭執,不過這件事我不想鬧大,也不想怪罪他們,畢竟,誰叫我遲遲都沒有覺醒呢?請閔姑娘和二位小將放過他們!」

    丁浩如此大度,不但閔清秋,就連跟著的兩位兵丁都大有好感。其中有一個喝道,「多虧了丁公子為人厚道大度,要不然非要送你們去見官!還不快滾!」

    丁俊傑和鄭佩佩氣得要吐血,他們被丁浩大罵一通,現在還要滾。

    可是眼前是仙師和城主府的兵丁,他們也只好吃虧離開。可是沒走一步,另一個兵丁又道,「見官可免,道歉難逃!你們這賊男賊女,道德敗壞,還不給丁公子道歉!」

    「給廢物道歉!」鄭佩佩氣得一跺腳,眼珠子都要冒出來,氣急敗壞道,「我死都不會給廢物道歉的!」

    「算了算了,不跟他們一般見識,讓他們走吧。」丁浩繼續假大度了一回,又道,「閔姑娘和二位小將裡邊請。」

    閔清秋回頭觀望道,「我和商老闆他們約好來的,他們父子怎麼還沒來?」

    丁浩道,「閔姑娘你們裡邊坐,我們在外邊等候就行。」

    看著丁浩把閔清秋等人請進門,丁俊傑和鄭佩佩面面相覷,剛才他們還說沒有女生來找丁浩,可是轉眼就有一個這麼美麗的女人來找他,還讓他們吃了這麼大的癟。

    鄭佩佩對著閔清秋背影,低聲道,「什麼玩意兒,跑來找一個廢物,要不要臉!」

    「休得亂說!」丁俊傑低聲吼道,「不要在背後妄議仙師,我可不想死!」

    鄭佩佩不敢再說,又道,「可是仙師怎麼可能來找廢物?」

    丁俊傑道,「你先回去,我看看再說。」

    ……

    閔清秋走進丁家大廳,出於禮貌,她在丁家木塑前邊敬了三炷香,拜了兩拜。

    拜完好奇道,「這怎麼放了一隻破碗?」

    丁浩微微一笑,道,「我十五歲還沒有覺醒仙根,難免被人看不起,別說外人,就算是家丁下人也不給臉,這是他們給我準備的討飯碗。」

    「討飯碗……」閔清秋美眸一動,注意看了一下丁浩,發現他說話淡定,彷彿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閔清秋心說,這個少年好奇怪,鎮定得不像樣子,莫非經過什麼大事?他如此淡定,是因為完全放棄了還是因為胸有成竹呢?

    她不由問道,「那你怎麼想的?」

    「我猜他們的好意,我是用不上了。」

    丁浩把別人對他的羞辱說成「好意」,一直都是冷若清秋的閔清秋嘴角都是流露出溫婉的笑意,看著丁浩道,「我相信你。」

    春風入堂,吹動閔清秋的綠衣,丁浩看著她的美眸道了一聲,「謝謝。」

    他們正在說話,丁俊傑把商家父子引了進來。

    丁俊傑倒是認識商家父子,一邊向里走,一邊低聲勸道,「商老闆,你怎麼能相信他?他就是一個廢物!在我們丁家,他是最被看不起的一個人,15歲都不覺醒,就連洗衣服的老媽子都要叫一聲廢物。我在這裡住了十幾年,從沒聽說他能助人入靜!」

    「這樣……」商老闆父子本來就不太相信,被丁俊傑這一說,又開始打退堂鼓。

    丁浩生怕生意被丁俊傑攪黃,連忙迎上去,道,「商老闆,小海,你們來了,裡邊請。」

    這個時候丁俊傑搶在商老闆前邊,指著丁浩道,「廢物,我警告你不要胡鬧!」

    這時候兩個城主府兵士吼道:「你這廝三番五次攪擾,是何意思?」

    丁俊傑大聲道:「二位小將,我是城中差役,住在這裡十幾年,從來沒有聽說他能助人入靜!你們若是不信,可以出去打聽,我是怕你們被他騙了!如果他真的有那麼大本事,為何不覺醒仙根?」

    眾人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頓時都沉默了,回頭看向丁浩。

    丁浩也不慌張,道,「不看廣告看療效,我能不能幫人入靜,一試便知。再說就算不成功,對他也沒有壞處,這裡有你什麼事?」

    「怎麼不關我事?」丁俊傑冷哼道,「你敗壞了丁家的名譽!木塑丁家出了一個騙子,傳出去多難聽?」

    丁浩失笑道,「你倒是維護丁家聲譽。」

    「當然!」丁俊傑得意道,「再過半年,我就可以奪了你的仙種身份!到時候過繼入丁家正室,我就是丁家之主,當然要考慮我丁家的聲譽!小廢物,你乖乖聽話的話,我可以讓你在丁家吃泔水,不用外出乞討!」

    「吃泔水!」丁浩聽得目中噴火,咬牙道,「丁俊傑,你想得真是不錯,那我恭喜你,不過現在我送你四個字,痴心妄想!」

    「是不是痴心妄想,咱們走著瞧!」丁俊傑看時間不早,要開工了,冷哼一聲,離開了丁家。

    「這些下人也太過分了。」商老闆都覺得看不過眼,就算是你管家之子將來奪種,也沒必要對家裡主人如此態度。

    丁浩道,「沒事,習慣了,你們跟我去我房間,我保證小海今天可以輕輕鬆鬆進入入靜狀態!」

    「如此甚好!」商老闆大喜。

    來到丁浩的房間,讓小海盤腿坐在菩提墊上。閔清秋也不說話,就在旁邊觀看,其實到現在,她還是不相信這個沒覺醒的少年可以幫人入靜。要知道,在九州世界有一個專門的職業,叫做引導師,就是專門引導修鍊者進入入靜狀態!

    閔清秋自己就是一個3級引導師。

    她都沒辦法引導小海入靜,丁浩真的行么?

    只見丁浩雙手在小海頭上來回動作幾下,然後沉聲道,「對酒當歌。」

    「真的入靜了!」商老闆驚喜的幾乎喊出聲。

    「怎麼可能?」閔清秋的美眸中也閃過一絲驚詫。不用引導,直接入靜,這種引導師,她從未見過!

    「等一下。」她連忙拿出一張玉符,往小海的額頭上一貼,那張玉符頓時發出暗紅的光。閔清秋點頭,「已經進入低級入靜。」

    「低級入靜。」丁浩的手在小海的頭上又裝模作樣動了兩下,隨後又嘆道,「人生幾何?」

    「什麼?」閔清秋的一雙美眸,一下露出詫異的光,她手裡的玉符,竟然變成粉色!

    「中級入靜!怎麼可能?」閔清秋好奇的看著丁浩,她真的看不出這小子到底是使用了什麼方法。

    商老闆想法就簡單多了,他見到兒子進入中級入靜,幾乎熱淚盈眶,連忙道,「太好了太好了,小海進入中級入靜,覺醒的機會大增!丁公子,以後你若是去我的書店,只要你看中的書,都可以拿走!」

    其實丁浩完全可以讓小海進入高級入靜,不過看閔清秋驚異的表情,丁浩不敢冒險。隨時隨地讓人入靜已經相當恐怖,如果是如此輕易進入高級入靜,那麼可能帶來大麻煩!

    想到這裡,他收回手道,「好了,小海已經入靜,我們不要打擾他,讓他安靜一會。」

    走出室外,商老闆連聲感謝,往丁浩手裡塞了一個黑色的小錦袋,裡邊軟軟的,應該是銀票。

    閔清秋道,「丁公子,沒想到你果然本事不錯。你聽說過沒有,在我們九州學府有一種職業,叫做引導師,專門引導人進入入靜狀態,以你的水平絕對超過二級引導師,你想不想去九州學府拿一個引導師的證件。而且,我們那裡還有很多典籍,你學習了以後,還可以提升自己的水平,以後進階一級甚至特級引導師都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