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9章斷脈丹

魔道神徒
     第九章斷脈丹

    夜來霜雪重,北斗掛寒空。誰言冬夜長,明星已生東。

    廢物雖然還是廢物,不過他就像黑夜中行走的人,已經看見亮光。

    這些日子每天晚上完美入靜,他的精神力提高很快,所以今天晚上,他準備衝擊精神力到達頂峰!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進入完美入靜以後,又不知道過了多久,丁浩慢慢從入靜之中醒來,他把玉符放在額頭一測,頓時目中射出驚喜之芒,「到達後天測試玉符測量的極限!」

    到達這種狀態,說明他的精神力已經達到後天境界的巔峰了。

    「現在的六識太強了!」現在的丁浩真是意靜心明,他閉上眼,就能聽見屋外的草地上,有幾隻蚯蚓推翻幾塊石坷,正在鑽出泥土;小草悄悄伸展身軀,草尖上,有一隻春蟲正在輕舔早晨的露水;自己屋后的茅房,已經有人進出……

    「茅房中的是丁老四和丁俊傑父子!」丁浩發現這一點,立即集中意念,偷聽他們對話。

    「父親,你也來了。」

    「恩,我睡不著啊,最近那個小廢物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

    「我也有這種感覺,據說他今天幫人入靜,還成功了。」

    「不錯,成功了。俊傑你說這個小廢物該不會是開竅了吧?如果那樣,奪種的事豈不是成為了笑話?」

    「父親你休要擔心,我倒是有些辦法。」

    丁浩聽他們談自己,就注意偷聽他們的對話,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陰謀。

    丁俊傑道,「父親,鄭佩佩家裡是開丹藥鋪的,聽說她父親鄭強會煉製斷脈丹,不如我跟鄭佩佩說一下,弄一些過來,給那小廢物服用!哼哼,就算是他真的可以覺醒,服用了這丹藥以後,也會經脈閉塞,更談不到衝破仙竅!」

    「這倒是個好主意!」丁老四立即道。

    好惡毒!丁浩聽見這些,心中怒極,拳頭握得鐵緊。咬牙道,「太狠毒了,居然還動了害我之心!」

    丁浩恨不得現在衝出房門將這一家趕出丁府,可是丁老四在他家幾十年,早就成了氣候!丁俊傑又在知事府當差,而他丁浩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矛盾激化,對他絕對沒有好處!

    「惡奴!你們放心,你們不會猖狂很久!」

    管家丁老四沉吟一下,又道,「我可聽說了,這斷脈丹可是邪丹。這東西是專門用來害人不能覺醒的!太過惡毒!因此早就被三皇九主定為邪派凡丹,萬一被人知道……」

    「放心,不會有人知道。」丁俊傑陰森冷笑道,「鄭佩佩和她家人也不願和小廢物結親,我只要一說,他們一定會幫我煉製一爐,到時候誰也不說,還有誰能知道?」

    丁老四點頭道,「如此甚好!」

    「鄭佩佩!」丁浩目中恨意一閃,這個鄭家也是極其的可惡,當初就是看中丁家的木塑,現在發現丁浩是個廢物,就算嫌棄退婚也沒什麼,可是竟然動起了害人之心!

    「我會讓你們都付出代價的!」

    第二天,商老闆一早就帶著小海過來,跟著他來的,還有商老闆的另一個朋友的孩子。小海當然不用給錢,另一個孩子給了一百兩,兩人在丁浩的「引導」下,很快就進入中級入靜。

    剛想和商老闆說兩句話,昨天下午來入靜的兩個孩子又來了,不但如此,他們還介紹了其他人來,所謂一傳十,十傳百,丁浩相信自己的入靜生意會越做越大。

    這一天到晚,丁浩又賺了八百兩銀子!

    「我現在已經有了兩千兩!」丁浩心中狂喜,有了這個經濟基礎,他已經可以準備購買丹藥了。

    他的精神力已經到達巔峰,現在是購買丹藥改善體質和經脈的時候了。

    正在此刻,丁老四那邊,父子兩個也正在商議。

    「兒子,斷脈丹準備的怎麼樣?這個小廢物昨天竟然幫好些人入靜,每個一百兩銀子,他發財了!」

    「父親,不若等他賺到錢,我們再下手,到時候讓他人財兩空!」

    「兒啊,你可不能渾啊!在這個世界上,銀子固然重要,可是更重要的是本事!要那麼多銀子有什麼用?我看絕對不能等他做大,讓他服下斷脈丹,到時候你取代他的位置,你作為木塑丁家之後,將來可以生出下一代,然後大力培養,只要仙根略微優良一點,就有機會去九州學府!那才是正路!」

    丁俊傑聽這一說,點頭道,「父親,還是你想的周到,我明天就可以拿到斷脈丹!」

    ……

    「丁公子可在,我家孩兒又給你送來了,這是今天的引導費。」

    隨著知道的人越來越多,丁浩的生意興隆,天色一早,就有不少的人將子女送來,對於那些富戶來說,每天一百兩還是消費的起滴。

    「這邊請!」

    「員外請喝茶!」

    丁浩府中忙碌起來,就有那麼幾個下人開始轉變態度。這些人並不是丁老四的鐵杆,以前也就是看不起丁浩而已,現在看見丁浩有了出息,日進斗金,這些人也就轉變了態度,主動的開始幫忙。對於這種人,丁浩也不會小氣,每天晚上包上個幾兩銀子,大家都開心。

    「等我兒奪種成為丁家之主,讓你們全部都滾蛋!」管家丁老四心中嘀咕一句,對著走過來的丁浩陪笑道,「少家主,請留步!」

    「哦,管家你今天很客氣啊。」丁浩停下腳步,嘲諷道。

    「看少家主您說的。」丁老四帶著笑容道,「看見少家主有了出息,我作為丁家的一份子,我也是很高興,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當然希望你好!」

    丁浩心中道,黃鼠狼給雞拜年!他開口問道,「管家到底有什麼事,我還忙著呢。」

    丁老四拿出一個小瓷瓶,笑道,「少家主,難道您忘了,每月都可以從城主府領到三顆丹藥,這些日子,我一直都幫少家主存著,現在看見少家主有了出息,就都拿了出來。這裡是一爐36顆,都是上好的精鍊固本丹,少家主你多吃一點,爭取覺醒仙根,老奴也才對得起老家主。」

    丁老四說到這裡,還裝模作樣抹了兩下眼淚。

    一爐斷脈丹都給我拿來了,你們還真給力!

    丁浩咬咬牙,不過他也並沒揭穿,而是取出一顆丹藥放在手中盤旋觀看一番,然後一口吞下,問道,「是不是這樣吃啊?」

    「是是是!」見他吃下,丁老四頓時狂喜,心說小廢物,你吃吧,多吃點,吃死你!到時候你經脈寸斷,還覺醒個屁!

    「那少家主,我那邊還有事。」丁老四忙著去告訴兒子,嘻滋滋的跑了。

    丁俊傑和送丹藥來的鄭佩佩還在屋裡等消息,見丁老四返回,丁俊傑連忙問道,「爹,怎麼樣?」

    丁老四抬頭看著窗外初開的春花,他的老臉也笑得一朵花一樣,「小廢物一點都沒懷疑,還當著我面吃了一顆!」

    丁俊傑擊掌道,「好!如果我們奪種成功,那麼我們就是丁家之主!就可以享受優待和資源,到時候弟弟就有機會去九州學府!弟弟不行,我們以後可以生育子女,兒子孫子,總有資質優良的!」

    九州世界的人,最大的夢想就是進入九州學府,成為仙師,闖蕩仙煉大世界!

    此刻,丁浩拿著斷脈丹回去,把商老闆叫到靜室之中,把藥瓶子拿出來。

    「這是什麼丹藥,不像精鍊固本丹。」商老闆聞了一下味道,搖搖頭。

    丁浩道,「這是斷脈丹,管家找人煉製給我吃的。」

    「什麼?」商老闆震怒道,「丁公子你怎麼不報官?這種丹藥本來就是邪丹,而且他們又蓄意害人,城主不可能輕饒他們!」

    丁浩搖搖頭,「現在我人微言輕,還是一個廢物,我說話誰會聽我?這種事都是城中知事府管理,而他丁俊傑卻是知事府差役……還有,管家二子丁俊才據說資質優良,就算見到城主,城主也不見得多麼幫我!不如等日後,我覺醒仙根,再拿出此物,到時候才有份量!」

    「這樣!」商老闆點點頭,「如果丁公子你日後覺醒一個厲害的仙根,到時候再拿出此物,那麼他們就被扣上暗害天才的罪名,那他們就會重判!好,丁公子你果然運籌帷幄!」

    「九州世界,關鍵還是仙根!」丁浩收起斷脈丹,又道,「商老闆,我帶你來這裡,並不是說這個事,而是我想要購買一批丹藥。」

    商老闆道,「什麼丹藥?」

    丁浩道,「就像這斷脈丹一樣的,大顆粒的丹藥。」

    之前他在街頭小店裡見到的,都是一些小丹藥,顆顆跟花椒一般大。小丹藥其實是准丹藥,其中含有的靈力實在是太少!而丁老四拿來的斷脈丹,指頭大小,其中的靈力蘊含豐富,這才是真正的凡品丹藥。

    「這種大丹藥叫做凡品丹藥,簡稱凡丹,價格不菲。」商老闆捋著自己的鬍鬚沉吟道,「作為仙種,每個月從城主府只能領到三顆!由此可見凡丹的珍貴!這三顆凡丹,就價值百兩紋銀!」

    「這麼貴!」丁浩震驚。

    要知道,那些小丹藥50顆才賣了二兩銀子,而這種凡丹,3顆就值一百兩,兩者差別太大了!

    商老闆道,「凡丹雖然貴,可是藥效長,藥力足,每一顆可以維持三到五天的藥力,丁公子你每月六到九顆也就夠了,也就是幾百兩的開銷。」

    丁浩苦笑道,「三到五天吃一顆?老子又不是拿來吃的!」

    「啊,不吃用來幹嘛?」商老闆大為好奇。

    丁浩道,「總之我有大用,還請商老闆幫忙。」

    商老闆道,「好,我只管買。我認識不少丹藥鋪子,都是煉凡丹的高手,數量多,應該可以優惠一些。」

    雖然說優惠,可是凡丹價格真的很貴。一百兩銀子才三顆,一千兩銀子才三十顆,丁浩手裡大約有五千兩的樣子,也就是一百五十顆左右。

    他思索一下,又道,「商老闆,我想,這些丹藥鋪是不是有一些煉壞的廢品,只要時間不是很久的,也可以拿過來。」

    「廢品也要?」商老闆點頭道,「那我今天就去轉轉。」

    丁浩用人不疑,乾脆把五千兩銀票都塞給商老闆道,「如果看著合適的,就先買回來一批。」

    商老闆也不矯情,收下銀票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