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7章第一次問天意

魔道神徒
     第十七章第一次問天意

    聽丁浩這樣說,凌雲霄奇道,「什麼官司?」

    丁浩道,「難道凌城主不覺得我在知事府覺醒,有些奇怪嘛?」

    凌雲霄這才想到這個問題,他看得出丁浩應該是受委屈了,當下道,「是何官司,你直接說來,我為你做主!」

    知事府知事周根偉已經嚇得慌了手腳,撲通跪下,忙道,「回城主,事情是這樣。有丁老四一家狀告丁浩天才,說他十五歲半還沒有覺醒。而丁老四之子丁俊才又剛剛覺醒三品仙根,因此想要使用天才優先權,來強奪丁浩天才的仙種身份。下官當時就覺得此事不妥,奈何三品天才也是有特權的,所以下官就說,給丁浩天才十天的寬限,讓他在十天之內儘快覺醒!」

    這傢伙很會敷衍塞責,竟然把他明顯偏頗的判決,說的如此大公無私!

    凌雲霄眉頭一皺,道,「你的判決也有些道理,只是十天短了一點。」

    丁浩可不會讓他矇混過關,開口道,「知事大人,你很牛氣啊!現在我有沒有權力說話呀?」

    周根偉此刻都要哭了,心說我哪知道你是超一品?忙不迭磕頭道,「丁公子是絕世天才,怎麼可能沒有權力說話?」

    「絕世天才?」丁浩放聲大笑,又道,「那你還讓我不要做夢了?還說我不見棺材不掉淚?我都不認命,你就已經幫我認命了,你果然很威風。」

    周根偉悔不當初,磕頭如搗蒜,不斷哀求道,「丁公子,你是蓋世天才,不要跟我這種小人計較,我之前說的話,全部收回,請丁公子原諒我!原諒我!」

    「說過就是說過!說過的話潑出的水,怎麼收回?」丁浩性格可不是那麼大度,冷聲又問,「我還想問你一句話,被告有沒有在堂上說話的權力?」

    周根偉嚇得不敢看丁浩,低頭道,「有。」

    凌雲霄看出丁浩受了不公正的對待他冷哼一聲,「連我舞州最大的天才都敢欺辱,看來有些人真的需要審問審問!本案涉案人等,進入知事府,我要重新判決!」

    周根偉全身瑟瑟發抖,被城主府小將扶進知事府中。

    丁老四一家也被帶進來,倒是丁俊傑不知去向。

    凌雲霄坐在公堂之上,叫來當時幾個差役,很快就弄明白案情。他大喝道,「周根偉,你這個知事怎麼當的?連最基本的公正都沒有,被告沒有說一句話就要判決,你!簡直是混賬!」

    周根偉哭訴道,「城主大人,此事我確實有錯,因為手下丁俊傑經常都跟我說他家中有一個廢物如何如何,時間日久,就對廢物產生誤會,所以錯判,望城主開恩!」

    凌雲霄道,「念你以往功績,現在我判你官降3級,開革出舞州城!去做天意邊界的巡查小將!你可願意?」

    從繁華的舞州知事,貶到邊境上做一個巡查小將,周根偉懊惱不已,不過開罪了超一品天才,不殺他已經是格外開恩。

    凌雲霄又指著堂下道,「丁老四,你惡意攻擊舞州天才,你可知罪?」

    丁老四跪在地上道,「城主大人,我不知罪!丁浩他十五歲半還沒有覺醒仙根,誰知道他是超一品天才?我兒開出三品天才,擁有特權優先權,這是九州世界的規定。我用優先權奪種,何罪之有?」

    「你還沒有罪?」丁浩從衣袖裡一掏,把丁老四給他的丹藥拿出來,「凌城主你請看,這就是丁老四給我從城主府拿來的精鍊固本丹!」

    凌雲霄接過藥瓶,打開以後,一股異味傳出來,凌雲霄眉頭一動,用鼻子聞了一下,臉色大變,「這絕不是我們城主府的丹藥!這是邪丹斷脈丹!丁老四,此物從何而來?」

    看見這個丹藥,丁老四嚇得要死,臉色蒼白。

    丁浩道,「稟城主,是我府中管家丁老四從城主府領回,給我服用的。」

    「胡說八道,我們城主府怎麼可能發這種丹藥?」凌雲霄一掌拍在桌上,怒吼道,「丁老四你老實交代!」

    丁老四心說小廢物好陰險,竟然一直留著這丹藥。

    他知道絕對不能承認,狗一樣的爬到案台前,哭道,「城主明鑒,這丹我從未見過,都是這小廢物血口噴人!」

    「小廢物?」凌雲霄臉色一變,看向丁老四。

    商老闆走出人群道,「城主英明,這丁家管家一家長期圖謀不軌,妄圖搶奪丁公子的仙種身份,這一家四口,無所不用其極,阻止丁公子入靜,對他冷嘲熱諷,各方面限制他,甚至口口聲聲都稱呼丁公子為小廢物!」

    丁陳氏這個潑婦立即躺在地上,撒潑罵道,「你這個缺大德的,我們家招你惹你,你要如此污衊我家!我家一直對丁家忠心耿耿,哪有你說的那樣,丁家無錢,都是我從娘家拿錢來養他們,沒想到養了一條白眼狼,把他培養出超一品仙根,卻要被他反咬一口……」

    丁陳氏又哭又鬧,堂上一片混亂。

    這個時候,小王爺走出來道:「凌城主,我有話要說!」

    凌雲霄道,「說。」

    小王爺道,「我想問的是,如果那丁老四拿出這種邪丹給丁公子服用,那麼丁公子為什麼沒有中毒呢?反而開出超一品仙根?所以我看其中事有蹊蹺,不能聽信丁公子一面之詞。」

    商老闆道,「我親眼看見丁老四將這瓶子交給丁公子!丁公子大才,怎麼可能上當?」

    小王爺道,「商老闆,你說話要實事求是,不錯,你是看見了丁老四給了瓶子,可是你看見裡邊丹藥了嘛?就算是看見丹藥,那麼會不會是丁公子自己調包了呢?」

    這小王爺太可惡,混淆黑白!丁浩大怒,開口怒道,「小王爺,難道你覺得是我丁浩把丹藥吃了,然後裝上斷脈丹來誣陷丁老四?他們不過是一些下人,我至於如此么?」

    閔清秋也走進大堂,道,「凌城主,我也有話要說!這丁老四一家,對丁浩極其刻薄刁鑽,每天叫他小廢物,甚至還在大堂上放一隻破碗羞辱他!甚至有一次,我還看見丁老四的大兒子拿著綉春刀想要對丁浩動手!我覺得他們做出這種事,很有可能!」

    沒想到小王爺鐵了心和丁浩作對,他一襲白衣,站在大堂上,很瀟洒的對著凌雲霄一抱拳道,「城主,正是因為這些小事,所以丁浩對丁老四一家有怨氣,做出栽贓陷害之事也有可能。試問,丁浩當初拿到斷脈丹為何不來報官,一直弄到現在才說,是何道理?」

    丁浩心中恨死這個小王爺,開口道,「丁俊傑在知事府做事,你們也都看見周知事的作為,若是我當日來報官,各位可以想想結果!」

    小王爺道,「所以你就隱忍到現在,你心機可夠深的!」他這一句話雖然看似隨口說出,可是惡毒無比。

    丁浩大聲道,「小王爺是在質疑我丁浩的人品,那你去堂下問問,可有一人說我不好?」

    堂下之人,大多數都是丁浩幫他們入靜的客戶,全部都喊道,「丁公子人品絕對!我等可為丁公子作證!」

    小王爺見大家都支持丁浩,他心中又生一計,再次抱拳道,「兼聽則明,偏信則暗,凌城主,不管怎麼樣,不能聽丁浩一人之言,此事不如交給小侄,我查他個水落石出,向您稟明,再做計較。」

    凌雲霄見他們各執一詞,小王爺畢竟是皇家的人,不能不給面子,開口道,「如此也好。」

    丁浩心中暗罵,好你個小王爺,你非要跟老子死磕到底嘛?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小王爺重新調查,這個傢伙居心叵測,讓他調查很可能弄成黑白顛倒!

    因此丁浩大步走上前來,抱拳道,「凌城主,我聽說舞州城超一品天才有一項特權,問天意!」

    「什麼,你要把問天意浪費在他們身上?」凌雲霄震驚。

    問天意,是對於超一品仙根的天才,給予的優待。對於他們不懂的地方,可以問一次天意,由天意給他們解答!機會非常的珍貴!

    就連小王爺也有點震驚,沒想到丁浩如此的決絕。

    丁浩朗聲道,「現在各執一詞,有人故意渾水摸魚,我說不清楚了,只有用這種辦法,來證明我的清白,證明丁老四一家的罪行!」

    「丁浩,且慢,你聽我一言!」站在殿外的閔正元走進來,阻攔道,「問天意機會非常珍貴,用來在修鍊之中答疑解惑,你何必用在這些人的身上?這些人不過是一些下人,你放過他們,又如何?我們是正道仙師,講究寬人恕怨,以德報怨,胸懷大度,這才是君子所為!」

    丁浩堅決道,「閔院長,你的學問我認同,可是你的態度我不認同。丁老四一家四人,欺辱我整整八年!他們陰險狡詐,招式用盡,數次想要害我,這四人不殺,丁某念頭不通達,心緒不穩定,別說修鍊,就連吃飯睡覺都難以平靜!還請凌城主恩准!」

    「唉,冤冤相報何時了!」閔正元嘆了一聲,站到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