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8章天意顯靈

魔道神徒
     第十八章天意顯靈

    商老闆也低聲勸道,「丁公子,這些人真的只是豬狗一般,問天意機會如此珍貴,糟蹋了!」

    丁浩道,「問天意再珍貴,也沒有心中的公義珍貴!丁某性情就是如此,想要欺辱於我,我寧可玉碎,也不讓他瓦全!」丁浩說著這些,雙目凝視小王爺。

    小王爺假裝沒看見。

    凌雲霄點頭道,「問天意的機會是你的,你可以使用,不必問我。」

    隨即,一眾人等再次來到舞州城中央的廣場上。

    舞仙子玉像腳下,好事者圍得水泄不通,里三層外三層。

    丁浩對著百尺玉像再次敬香行禮,「舞州超一品仙根丁浩,拜見舞仙子!懇請舞仙子顯靈,我要問天意!」

    隨著他「問天意」三個字說出,天空之中突然傳來轟隆一聲雷響,正是春雷一聲,天意滾滾。

    「天意有反應了。」所有人都看向天空,只見舞仙子頭頂匯聚了一圈五彩雲霞,雲霞之中有光芒閃動,彷彿五色的鱗片。

    而在這五色祥雲之下,本來仰頭望天的舞仙子竟然低下頭顱,雙目好似活人,向下望來。

    「舞仙子顯靈了!真的顯靈了!」在場觀看者,全部都是驚呼出聲。

    丁浩又道,「仙子前輩,我這次不問修鍊,也不問仙道,我就想問這眼前丁老四,讓他說幾句真話!」

    天雷哼了兩聲,算是回應,丁浩回頭喝道,「丁老四,站在舞仙子的面前!」

    丁老四哪敢去,他此刻腿都哆嗦了,他的潑婦老婆,此刻也嚇得動都不敢動。

    「把他押過去!」凌雲霄已經看出丁老四等人心虛,示意手下兵丁出馬。

    將丁老四押過去,丁浩這才開口問道,「丁老四我問你,那瓶斷脈丹可是你給我,是哪裡來,又是如何給我?」

    丁老四想要開口否認,可是舞仙子的雙目射下無形的力量,他根本不受控制的回答道,「這斷脈丹是我兒子丁俊傑請求鄭強所煉製,他女兒鄭佩佩送來,然後我就對小廢物說,這是城主府所賜,一起送來給他服用。」

    他這一說,丁老四一下面如死灰,那潑婦丁陳氏一下躺下,撒潑道,「我不活了!這個小廢物勢大,舞仙娘娘都幫著他啊!」

    凌雲霄見了心中大怒,「此女連舞仙子都敢出言侮辱,當先斬殺!」

    當即就有兵士將此女拖下去,此女本來仗著自己潑辣彪悍,無法無天,現在才知道闖下大禍,嚇得暈了過去。

    只聽丁浩又問,「丁老四,你為何要如此害我,你老實說目的是什麼!」

    丁老四道,「小廢物,我就是要害死你!奪走你的仙種!然後弄死你!只有這樣,我兒子才是木塑丁翼白真修的傳人,我兒子到了仙煉大世界才有人照顧,才有前途!你這個小廢物15歲半還不覺醒,你就不要擋住我兒子上進的路!」

    丁浩冷道,「為了兒子的前途,情有可原,那你再說說你都用了哪些手段害我?」

    丁老四知道自己必死無疑,當下也不反抗,臉色猙獰的說道,「小廢物,從你八歲我們就開始對付你,故意讓你吃不飽穿不暖,讓你體質下降;我還命人,在你入靜的時刻撞醒你,日班夜班,就是不讓你入靜;嘿嘿,你別以為你這是第一次吃斷脈丹,其實之前你就已經吃過閉脈草和亂魂根的汁液!我的目的,就是讓你無法覺醒,仙種身份被我兒子得到!除此以外,我們還在你房門口埋下了詛咒娃娃,讓你接受詛咒,早死早好!哈哈,還有你小時候跟同樣大小的丫鬟打鬧,我都讓她們故意敲打你的百會穴,破壞了此穴,看你如此覺醒!還有……」

    聽著丁老四一個個的毒計,丁浩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能夠穿越在這個身體上,是因為原來的丁浩幾乎被丁老四折磨死!

    聽見丁老四一家竟然如此的陰毒,四周的百姓全部都大聲喊道,「罪不可赦!殺了他!」

    凌雲霄拍案而起,怒吼道,「這丁老四一家,實在是可惡!他們竟然如此對待我舞州一等一的天才!簡直是找死!這種人渣不殺,難解我心頭只恨!來人吶,把丁老四也給我斬殺了!」

    丁老四已經都嚇得癱軟,根本走路都走不動,被城主府兵士拖走處斬。

    在九州世界,天才倍受重視,陷害超一品仙根的天才,死有餘辜,不會有任何人會同情!

    小王爺心中暗道,這個姓丁的果然是個人物,行事果決,資質又好!如果讓丁浩發展強大,那麼自己來到舞州想要拿到第一名的願望就要落空,不行,必須給他填點堵!

    想到這裡,小王爺再次走出來,抱拳,「凌城主,我想開口求個情。」

    凌雲霄濃眉一皺,心說小王爺你不要太過分,因為你混水摸魚,丁浩已經把問天意都花費掉,你還要如何?當下臉色一板道,「這丁老四一家,陷害舞州天才,罪大惡極,死有餘辜,小王爺不用說了!」

    小王爺卻是微微一笑,道,「我並不是為了丁老四求饒,而是為了丁俊才。」

    他一身白衫,動作洒脫,對著在場人大聲疾呼,「諸位鄉親,你們聽我說!」

    他指著丁俊才,動情道,「這孩子才不過小小十歲年紀,父母作惡,不錯!可他並不知情,就算知情,他年紀尚小,哪裡懂那麼多?我剛才聽聞,陷害丁浩兄的罪行,他基本沒有參與,他罪不至死。再說這孩子的資質,雖然遠不如丁浩兄,可畢竟也是三品天才!天才就有特權,所以我想對大家說,念在丁俊才年紀尚幼又是天才,給他一個機會,赦免於他!讓他戴罪立功!讓他知道,我們這個世界除了律法,還有人情!」

    不得不說,小王爺非常狡猾,懂得玩弄人心。他一番大道理,加上他一襲白衣洒脫的動作,在場很多心軟的婦人都開始抹淚了。

    「這……」凌雲霄看向丁俊才都是有些猶豫了。

    這個時候,小王爺的目光看向丁浩。

    眼看小王爺又要開口說話,丁浩搶先道,「小王爺說的有些道理,我也請求赦免丁俊才,畢竟他年紀尚幼,希望給他一個機會,希望他重新做人!」

    聽丁浩這樣一說,小王爺目中閃過一絲震驚。暗道這丁浩果然狡猾,竟然看出我的意圖。

    原來小王爺就準備說,相信丁浩天才一定會大人大量,寬厚待人,原諒丁俊才。

    可是沒想到,丁浩領會他的意圖,搶先就說了。

    要說丁浩可不是那麼大度,心裡根本恨不得丁老四一家死光,這個丁俊才年紀雖然小,可是心智成熟,是個可惡的熊孩子,留下遲早是個禍害!

    可是事到如今,丁浩知道事情不可阻止,乾脆搶先站出來給丁俊才求情,落一個好聲名。

    知道進退,為人豁達,這小子年紀不大,倒是很有水平。凌雲霄高看了丁浩一眼,點頭道,「想不到丁浩天才不但資質優異,心地也如此有慈悲,好啊!如此說來,就饒恕丁俊才一人,讓他過來給丁浩天才磕頭謝恩!」

    丁浩知道丁俊才恨自己,在其磕頭時故意問道,「丁俊才,你父母作惡,與你無關。不過大家為你求情,是因為相信你年紀小,可以明辨是非,心存善念,那麼凌城主判你父母斬刑,你覺得是不是應該呢?」

    丁俊才真是恨死丁浩,你害死我父母,還要逼著我拍手叫好嘛?他跪在地上,恨不得撲上去和丁浩同歸於盡,可是此時此刻,他也只有忍氣吞聲,咬牙道,「他們該死,城主英明,公平合理,理所應當!」

    說出這些,跪在地上的丁俊才目中都要滴血了。

    這些都是你們自找的,想要報仇,老子等你!

    丁浩哈哈笑了幾聲,不再跟他計較,又對凌雲霄道,「城主大人,那煉製邪丹的鄭強父女,尚未懲罰!還有那逃脫的丁俊傑,也很有可能在丹藥鄭家!」

    凌雲霄道,「那便讓你帶一隊兵士,親自將他們捉來!」

    「是!」

    這種城中抓人,都是知事府的兵丁,丁浩一眼就看見其中有幾個是當初丁俊傑叫去丁家的人。當下丁浩將那幾人點出,開口道,「城主大人,我不要這幾人跟隨。」

    凌雲霄道,「為何?」

    丁浩道,「這幾人是丁俊傑好友,私自去丁家捉拿過我!」

    凌雲霄一擺手,「全部拿下!」

    當時丁浩問這些人會不會後悔,他們都說絕不後悔,此刻,也不知道他們後悔了沒有。

    隨後,丁浩帶著一名小將和數十名兵丁,嘩嘩啦啦奔向鄭家丹藥坊。

    鄭家丹藥坊。

    丁俊傑直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丁浩覺醒,前幾日,他和鄭佩佩一時衝動,就把鄭佩佩身子破了。兩人正是沉浸在男女情事之中,不可自拔。

    所以知事府剛問案子之時,丁俊傑心想有周知事做主,丁浩鐵定完蛋了!當下無事,索性去鄭家找鄭佩佩,兩人好上一把。

    外邊天才的事情鬧得滿城皆知,他們完全不知道,折騰了半天,就為最後一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