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19章****

魔道神徒
     第十九章*******丹藥坊前店,鄭強坐在店中,倒是聽說了什麼出了超一品天才,不過他也沒當回事。

    正在此刻,城防營的劉偏將走進店中,拿出一份丹藥名錄,道,「鄭老闆,這些丹藥你有哪幾種,都標註出來,以後這幾類丹藥,就都從你這裡拿貨了。」

    鄭強驚喜得跳起來。

    要知道城防營中,各種療傷丹藥需求巨大,鄭強早就想要接了城防營的生意,奈何劉偏將一直沒有應允。

    沒想到今日劉偏將主動送上門來,他看看名錄驚喜道,「有有有!都有!」說著,他拿出一個黑色小袋子,裡邊裝滿的元石,想要送給劉偏將。

    「哎,免了免了。」劉偏將今天分外客氣,推脫掉元石,這才賠笑道,「鄭老闆啊,我聽說你准女婿開出了天才仙根呀!」

    原來這劉偏將也喜歡鑽營,一聽說丁浩開了仙根,就想到丁家和鄭家的婚約,匆忙就趕來巴結鄭家!

    鄭強笑道,「劉偏將,你搞錯了,不是我准女婿開了天才仙根。而是我准女婿的弟弟,開出了天才仙根!」

    劉偏將疑道,「准女婿的弟弟?不對啊!你不是跟木塑丁家定下的子女婚約,那丁浩公子乃是獨子,沒聽說有弟弟呀。」

    「丁浩?」鄭強哈哈大笑,「劉偏將,你搞錯了。那個丁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廢物,丁家的敗類!別看他是仙種身份,可是他的仙種身份很快就會落在我女婿的身上!」

    劉偏將更懵了,問道,「你家不是跟丁浩公子有婚約啊?」

    鄭強眼中閃過輕蔑,「丁浩是什麼東西,怎麼配得上我家佩佩?」

    正在說話,丁俊傑和鄭佩佩搞了一回,穿好衣服走出來。

    鄭強道,「俊傑啊,你速速過來,這是城防營的劉偏將。」

    丁俊傑走過來,鄭強這才滿意的笑道,「劉偏將,這才是我的女婿,知事府的丁俊傑!」

    劉偏將才不把知事府的普通差役當回事,不過他為了確定一下,又問道,「丁俊傑公子,你家有人開出了天才仙根?」

    丁俊傑笑道,「劉偏將您說的沒錯,我的弟弟丁俊才,正是剛剛開出了天才仙根!」

    鄭強笑道,「劉偏將,沒事兒,回頭讓你兒子和丁俊才天才好好交流一番!對你兒子有幫助!」

    劉偏將越想越不對,只好又問道,「敢問你們說的那位天才,是幾品仙根?」

    丁俊傑道,「是三品仙根,不過相當不錯,接近於二品……」

    他還沒說完,劉偏將就一把抓起桌上的丹藥名錄,扭頭就走,「三品仙根也牛皮哄哄,什麼玩意兒!」

    鄭強還在莫名其妙,跟在後邊喊道,「劉偏將,你說的給城防營供應丹藥的事……」

    「既然你女婿不是丁浩天才,那麼就當我沒說!」

    看著劉偏將走出店鋪,鄭強罵道,「神經病,丁浩算是什麼狗屁天才?小廢物一個!」

    丁俊傑道,「岳父莫要生氣,小廢物很快就會趕出丁家,你們在店裡,我去知事府看看。」

    他走出鄭家丹藥坊,沒走多遠,就在大街上看見丁浩帶了一些兵丁走了過來。

    丁俊傑上前道,「小廢物,你怎麼到這來了?是不是知事府已經判決剝奪你仙種身份了?」

    旁邊小將上前一步,大聲道,「罪犯丁俊傑!你一家作惡多端,數次想要陷害天才丁浩!現在城主大人已經查明一切,你父母都已經被斬首示眾!城主已經將你列為通緝犯,你還不放下武器,束手就擒?」

    「什麼?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丁俊傑驚呆了,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人,可是城主府小將一點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丁浩見他發愣,上前冷笑道,「丁俊傑,你豎起耳朵聽清楚!剛才我已經在知事府現場覺醒,開出超一品仙根!開竅靈氣沖高20米!更得到舞仙子賜福,賞我天意護罩!你們一家的末日,到了!」

    「什麼,你竟然開出超一品,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丁俊傑根本不能相信這些。

    丁浩道,「有什麼不可能,是因為給我吃了斷脈丹嘛?哼,凌城主已經查明一切,你父母都被斬殺!現在我是帶人來抓煉製斷脈丹的鄭家父女,沒想到遇到你,你惡貫滿盈,到了該死的時候!」

    丁俊傑雙目一下變得血紅,咬牙問道,「我父母真的死了?」

    小將道,「蠢貨,全城人都看見斬首二人,你卻不知。」

    「小廢物!」丁俊傑聽說父母都死了,頓時惡從膽邊生,厲吼一聲,抽出綉春刀就撲向丁浩。

    兩邊兵士就要上去,丁浩擺手道:「我自己來!」

    砰!

    丁俊傑一刀砍下,丁浩身體外一層光霧一閃,丁俊傑一刀沒砍下,直接反彈了開去。

    旁邊有路人見到此景,全部大聲喊道,「是仙子賜福!天意護罩!超一品天才丁浩!」

    丁俊傑還不信邪,又是亂砍幾刀,可是仙子賜福的天意護罩,豈是他這種先天三段可以擊破?

    旁邊城主府小將抱著胳膊譏諷道,「丁俊傑,我看你不要白費力氣了。丁浩公子是超一品仙根,天意的寵兒,如果能被你殺死,豈不是笑話?」

    丁俊傑披頭散髮,狼狽不堪,哭喊道,「天意,這小廢物為何能開出超一品仙根,你太不公平!」

    「天意公平至極,我丁浩被你一家欺凌暗害,今天是報應的時候!你砍我七刀,我只還你一拳!你還要如何?」丁浩冷哼一聲,對於這個丁俊傑已經是恨極,哪怕是城主判他死,也要先給他一拳!

    丁浩身影一動,猛地一拳轟在丁俊傑腹下!

    這一拳,丁浩將自己經脈之中殘留的靈力,全部放出!他自從有了這個靈力,還從來沒有在人體上實驗過,這「處女拳」就便宜丁俊傑了!

    轟!

    這一拳將丁俊傑轟飛十多米,丁俊傑掙扎著沒站起來,卻是一張口吐出一股鮮血,鮮血之中又有夾雜著靈力的釋放。丁俊傑頓時臉色蒼白,他知道,丁浩這一拳打爆了他丹田原丹,從此他已經成為一個真正的廢人!

    「小廢物,你好狠!」丁俊傑怒吼道。

    「小廢物,叫了我八年,現在你才是廢物!不過你連廢物,也做不到了!等死吧!」丁浩目光森然,丁老四一家,壞事做盡,死不足惜!

    當即就有兵丁把廢人丁俊傑鎖拿,他們也不急著回去,而且繼續向前來到鄭家丹藥坊。

    丁浩來到丹藥坊門外,鄭強和鄭佩佩剛好都在店門口。

    一眼看見情郎口吐鮮血被鎖拿過來,鄭佩佩雙目瞪大,厲聲吼道,「小廢物,你這是想要幹什麼?」

    丁浩哈哈大笑道,「小廢物,你還叫我小廢物,現在小廢物已經換人了!丁俊傑被我擊碎原丹,從先天掉入後天,已經是真正的廢物!」

    「什麼?」鄭強聽到這句,幾乎暈倒。他本來指著丁俊傑六品仙根,混跡公門,把女兒嫁給他也不錯。可是現在竟然被丁浩這個小廢物擊碎原丹。

    鄭強不明白丁浩為什麼有擊敗丁俊傑的實力,更不明白還有城主府的小將跟隨。

    就在他想要打聽這些的時候,鄭佩佩先開口說話了。

    她臉色陰冷,說道,「丁浩,你做這些都是沒用的!我喜歡的是俊傑哥,你就算殺了他,我也不會嫁給你!明告訴你,我已經是俊傑哥的人!」

    聽她這樣說,旁邊的小將忍不住譏笑道,「就你這種殘花敗柳,丁浩公子怎麼可能娶你?你這是開的什麼玩笑?真是笑死人!」說完,他臉色一正,道,「丁浩公子,資質超人,開出超一品仙根!又得到舞仙子賜福,賜他天意護罩,天意之下,無人可以傷他!像丁浩公子這樣的天才,整個舞州城誰家姑娘不想嫁他,你是什麼東西?真是自作多情,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秤秤自己幾斤幾兩?」

    「什麼?超一品天才!仙子賜福!」鄭強差不多咬到自己的舌頭,他的印象里,這個丁浩一直都是廢物,大廢物!怎麼可能變成超一品天才?

    鄭佩佩也是驚呆了。她一直很高傲,感覺和丁浩的婚約太讓她丟臉了,感覺丁浩就是一隻又丑又爛的癩蛤蟆。

    她經常當面斥責丁浩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可是角色轉變的太快,現在她自己成為了癩蛤蟆。

    本來就是這樣,在超一品仙根面前,她就是癩蛤蟆。

    「女婿啊,恭喜賀喜,真的沒想到你開出超一品仙根,這真是喜從天降啊!」鄭強老傢伙倒是變臉很快,立即反應過來,放生大笑,道,「愛婿,速速進來,我們共敘翁婿之情。」

    「翁婿之情?」丁浩不由得失笑,「翁婿之情就是煉製斷脈丹給我服用?翁婿之情就是找來閉脈草亂魂根給我熬湯喝?這份情誼,可真是讓人刻骨銘心啊,我丁浩如果不報答,那我豈不是太對不起你了!」

    鄭強這才明白丁浩的來意,臉色大驚,連忙一推鄭佩佩,讓她說話。

    鄭佩佩到現在還沒有適應角色,還拿著架子,可是被老爹一頂,多少明白了一些。

    她死魚眼一翻,開口道,「丁浩,以前的事大家都不說了!我們倆有婚約!我嫁給你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