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20章再見,閔清秋。

魔道神徒
     第二十章再見,閔清秋。

    「嫁給我?」丁浩放聲大笑,「你到現在還以為你是白天鵝?真是,你腦子怎麼長的,你以為我今天帶人上門是來找你談婚約的嘛?我明告訴你,你們煉製邪丹,陷害天才,犯下滔天大罪,城主大人讓我帶人捉拿你們!還不束手就擒?」

    城主府小將一揮手,「拿下!」

    兵丁如狼似虎的撲上去,將這父女二人都鎖拿了。

    事到如今,鄭佩佩終於清醒過來,她在丁浩面前,根本沒有資格裝清高!而且現在的問題,還不是婚約的問題,還有他們鄭家毒害天才的問題!

    想到這裡,她大聲喊道,「丁浩,別忘了我們還有婚約!」

    丁浩傲然站立,對著四周圍觀人群大聲道,「街坊四鄰做個見證,鄭佩佩不守婦道,陷害天才,現在我宣布,婚約作廢!」

    他剛說完,那些圍觀的人群就有人喊道,「丁浩公子,我家小女年芳十六。」

    「丁浩天才,小女資質不錯。」

    「小女資質和相貌都說得過去……」

    丁浩沒想到鄉親們這麼熱情,嚇得令小將趕緊押了鄭家父女,返回知事府。

    回到知事府,丁俊傑被判斬首。

    鄭強父女本來也是死罪,不過九州世界對家中有祖先的格外開恩。鄭家有一尊泥胎,也就是說有一個築基級別的長輩在仙煉世界,所以就不適用斬刑。

    判決廢去他們的修為,砸碎他家的泥胎,鄭家父女從此成為沿街乞討的廢人。

    這件事就算是了結了。

    美中不足,就是留了丁俊才這個活口。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丁浩絕對不是心慈手軟之輩,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絕,以德報怨並不是值得推崇的事兒!上一世經歷,倭國投降以後,老毛子殺了那麼多俘虜,倭國反而敬畏他們;華夏善待俘虜,可人家卻根本不領情。

    以德報怨,換來的只有挑釁和輕蔑。換句話說,你們自己都不計較了,人家怎麼可能當回事兒?

    丁浩在異界,更是如此!

    事情完畢,凌雲霄城主親自給丁浩辦理了入籍手續。

    入籍,就是登記一下姓名年齡,資質如何,何時覺醒。

    登記造冊以後,就會頒發一塊舞州城的令牌,有了這塊令牌,才可以自由的行走天下九州!如果是沒有覺醒的凡人,就連離開舞州城的機會都沒有!

    另外,城主府對覺醒之人頒發護身武器一件和修鍊功法一部。

    不過丁浩並沒有去領取武器和功法,因為閔清秋父女要走了。

    廣場中央,舞仙子的玉像卓世而立,通透盈綠,高大如山,在她腳下走來走去的人如同螞蟻。

    廣場一側,天意梭懸浮半空數米高。

    這種飛行器實際就是一塊綠玉的岩石,表面有十幾個平方的平台,它利用天意的力量,在天空飛行,日行萬里,從舞州城到達九州學院只要小半個時辰。

    不過這東西消耗天意,並沒有建造很多,這個世界只有九州的主城和九州學府之間才有建造。一般人等,根本沒有權力乘坐,必須是九州學府的天之驕子才有權力使用!

    閔正元站在天意梭下跟凌雲霄話別,「這次雖然沒有找到那個魔道仙師的下落,可是並不排除其還躲在舞州附近,若是有所發現,千萬不要打草驚蛇,趕緊給我傳信。」

    凌雲霄笑道,「沒關係,他若是敢進入天意之中,定叫他有來無回。」

    「魔道仙師凶邪無比,雲霄兄,千萬不要大意。」

    閔正元叮囑幾句,這才對丁浩說道,「丁浩,雖然你開出了超一品仙根,又有仙子賜福,不過我還是想提醒你幾句。」

    丁浩點點頭。

    閔正元道,「成長型仙根和其他仙根不一樣,成長型仙根更重要的是成長,因此它可能經歷多次的覺醒!所以你一刻鬆懈不得,必須時刻保持自己體脈神在最佳狀態!要知道,只要有一次覺醒降級,就再也提升不上去了!」

    丁浩臉色凝重,沒想到這成長型仙根如此的難伺候。

    不過閔正元又道,「你也不要想太多了,事情有利有弊。成長型仙根是難培養,可是伴隨著每一次覺醒,仙根和你的實力,都會得到一個巨大的提升!只要你能維持超一品的資質,那麼同等級的修鍊者,絕對不是你的對手!」

    凌雲霄點頭道,「有多少付出就有多少收穫,丁浩,這是你的不幸,也是你的機會!」

    丁浩點頭道,「閔院長放心吧,我一定會努力,體脈神,我都會保持在最佳!」

    「還有原丹!」閔正元提醒道,「煉化原丹是關鍵!原丹化海,越早越好!所以我的建議是不急著修鍊武技,而是多修鍊仙根功法!」

    仙根功法就是修鍊心法,用來煉化原丹,也能增加一些戰鬥力。而武技,則是完全用來戰鬥的!

    閔正元的建議是不錯的,儘早修鍊仙根功法,化開原丹,提升境界,對成長型仙根大有好處。

    隨後,閔清秋拿出一張玉符,道,「丁浩兄弟,師姐也沒有什麼東西作為賀禮,這是一張先天級別的測試玉符,送給你,讓你隨時可以掌握自身的修鍊情況。你的資質一定會進入九州學府,到時候你記得來內院找我!還有,雖然你幫人入靜賺錢,但是修鍊才是最重要的!千萬不要因小失大!」

    丁浩聽得出閔清秋的情真意切,他點頭道,「清秋姐你放心吧!九州學府,我一定要去!仙煉大世界我也一定要去!人為什麼要活著,活著就是為了見識,走更多的路,見識更多的精彩,死了也不遺憾!」

    丁浩的觀點是這個世界人少有的,閔清秋聽得美眸閃動,「對!人活著就是為了見識,走更多的路,見識更多的精彩,死了也不遺憾!丁浩師弟你說的很好,加油!」

    說完這些,她跟隨著閔正元踏上天意梭。

    天意梭緩緩提升高度,閔正元面帶微笑,長須飄動,對著下方凌雲霄和圍觀者抱拳致謝。

    天意飄渺,長風舞動,閔清秋的裙袂翻飛,好像一隻綠色的蝴蝶要乘風飛行。她黑色長發在風中飛揚,如此生動。她美眸之中有微微笑意,揮手告別道,「丁老弟,記住你說的話,九州學府見!」

    天意梭越飛越高,看著她的身姿,丁浩揮舞手臂,心中暗道。

    再見,閔清秋。

    我也會踏在天意梭上!

    再見,閔清秋。

    我絕不會在舞州這種小地方蹉跎很久!

    再見,閔清秋。

    我們一定會在九州學府再見!

    再見,閔清秋。

    半年以後,相信你一定會再次震驚!

    站在天意梭上,閔正元目光凝動。

    閔清秋低聲道,「父親,丁浩的資質應該有資格免試進入九州學府,你為何不帶走他?早點進入九州學府,對他的成長有利!」

    閔正元何嘗不知道這一點,悠悠道,「此子年紀輕輕,資質當然是不錯,可是仇恨之心太重。九州世界是正道天下,人心向善,可是丁浩卻是寧可把一次問天意的機會浪費在仇恨上,這報仇之心也太恐怖了。」

    閔清秋道,「可是那丁老四一家確實欺人太甚,太過分了!死不足惜!」

    「丁老四一家是死不足惜。」閔正元道,「我擔心的是此子心智堅決、冷酷、報仇之心太甚。我怕他去了九州學府,那邊競爭更加激烈,他到時候比不過別人,說不定就會如同那位上界敗類一樣,走上不歸路,成長為魔道仙師,所以我才沒有帶他走,而是讓他在舞州磨練磨練!」

    閔清秋這才明白父親的良苦用心,道,「希望丁老弟可以更加成熟吧。」

    看著天意梭飛走,廣場上人等也散去了,凌雲霄讓小將帶丁浩去領取物品,他自己回城主府辦公。

    城主府,武器庫。

    小將先帶著丁浩來到這裡,竟然遇到了也來領武器的丁俊才。

    丁俊才和小王爺一起來的,對於小王爺這個救命恩人,丁俊才感激涕零。

    丁俊才心中恨丁浩,裝作沒有看見,丁浩也不理會。

    不過小王爺卻是開口笑道,「丁浩天才,成長型仙根火焰獸,這隻獸可不是那麼容易養吧。」

    黃鼠狼給雞拜年。丁浩也是話裡有話道,「謝謝小王爺關心,丁某一定會加倍努力,不會讓小王爺失望的。」

    小王爺哈哈大笑道,「丁浩天才說話果然是有趣,火麻雀,我倒要看看最後成長出火烏鴉還是火鳳凰!」

    丁浩聽出他濃濃的嫉妒,笑道,「你在看,我也在看!」

    小王爺奇道,「你看什麼?」

    丁浩道,「風水輪流轉,烏鴉能夠飛上枝頭做鳳凰,鳳凰不小心麻了爪子,也會掉下枝頭成為落毛雞,我在等著看落毛雞。」

    他這句話,暗諷小王爺說不定哪天也會成為落毛雞。

    「那大家等著瞧吧。」小王爺臉色陰冷,不再說話。

    這時,武器庫的守衛小將道,「恭喜二位天才,根據城主府規定,新覺醒者可以每人頒發一把綉春刀,同時還有一隻儲物囊附贈。」

    小王爺問道,「所有覺醒者都是綉春刀嘛?天才也是綉春刀?在我們唐州可不是這樣。」

    守衛倉庫的小將道,「小王爺,我們舞州是這樣,覺醒者統一都是綉春刀。只有一年一度的會試以後,能夠進入九州學府的天才,才有資格進入進入府庫自行挑選一件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