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27章修鍊九疊掌

魔道神徒
     第二七章修鍊九疊掌

    聽著黝黑公子這樣說,丁浩心中不由得震驚。

    他已經是行事非常的小心,可是沒想到人家有心人,還是能從他的細微的行動之中猜出很多事。

    「真是不能小看這個世界人的智商呀。」

    丁浩心中感慨一句,開口問道,「兄台你什麼境界?」

    黝黑公子道,「鍊氣三層。」

    「仙師!」丁浩苦笑道,「前輩,在下才不過先天三段,哪敢跟仙師住在一起。」

    黝黑公子笑道,「你可是怕我對你出手?這你不要擔心,我是九州學府的弟子,不會對先天晚輩出手。」說話之中,拿出玉牌,玉牌在天意系統下發出一層暗淡五色輝光,輝光中隱隱有「登天」二字。

    九州學府之中有登天樓,意即破開天宇,登臨仙煉的意思。

    這是九州學府的標記,無法造假。

    玉牌上有三個字,「劉雲坤」,正是此人名字。

    九州學府之人還是有信譽的,畢竟是這個正道世界的最高學府。更何況丁浩有仙子賜福,在天意下受到天意保護,也不需要害怕什麼。

    當下丁浩拿出自己的腰牌給對方一看,「舞州丁浩」。

    這個世界交朋友第一件事,就是拿牌子給對方看,就好像交換名片一樣。

    丁浩不是九州學府弟子,並不會發出五色輝光,不過姓名也是清清楚楚。

    劉雲坤道,「我租下的小院,本來是其他幾個同門一起,可是他們沒來,你隨我去看看,環境很是不錯,只是花費要高一點。」

    跟著劉雲坤過去,丁浩頓時有點吃驚,只見是一個大院,裡邊三個小院,環境真的是一流!

    「劉前輩,你這一天租金要多少?」丁浩震驚問道。

    劉雲坤嘆道,「這個大院租一天是一塊半元石,相當於每個小院五千兩。」

    丁浩搖頭道,「劉前輩,五千兩住一晚?我只是一個先天三段,你開什麼玩笑?」

    其實他住當然有錢住,這裡他非常滿意。可是如果讓別人知道他有錢,難免被人惦記,就算是九州學府之人,他不敢完全相信。

    劉雲坤嘆道,「我也是想找回一點本錢,並不是就要你給全部,這樣,你給三千兩一晚。」

    丁浩搖頭,「給不起。」

    劉雲坤咬咬牙,又道,「兩千五!這裡可是獨門獨院!外邊在飯館坐一夜還一千兩呢!」

    丁浩道,「我等修鍊之人,都是打坐過夜,你給我千尺住房,我也只是打坐一夜。」

    劉雲坤沒轍了,只好道,「兩千兩,不能再少!」

    丁浩這才點頭,「兩千就兩千,不過你別在我那小院再安排別人了。」

    劉雲坤也提出條件道,「等我同門一來,你就必須讓出!」

    「成交。」

    隨後,劉雲坤給丁浩一塊令牌,丁浩給了他兩千兩。

    劉雲坤離開,去尋找下一個住客,丁浩卻是進入小院之中,一陣竊喜。

    「只要兩千兩就住進獨門獨戶的大院,這裡還布置有天意罩!太好了,太划算了!如果可以,讓我多住幾天才好!」

    進入院中以後,丁浩立即將下品儲物囊之中的物品轉移到中品儲物囊之中,至於下品儲物囊,就隨手丟開,百十兩銀子的垃圾,留著也沒啥意義。

    其實儲物囊之中除了一隻狗,也沒什麼東西,就是一把綉春刀,和元石銀票,以及一碗靈米。

    隨後,丁浩在院中盤腿坐下,心中響起一聲嘆息,「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進入完美入靜以後,丁浩很快進入一種渾渾噩噩的空間之中。

    入靜並不同於睡著,也不是說思想不能想事情,而是進入了一種狀態。

    進入狀態以後,丁浩心念還是可以動,「九疊火掌!」

    ……

    一個世界,什麼最重要?當然是傳承最重要!

    上一代,上上代,更上一代……多少人走過這個世界,有人去了仙煉大世界,有人死亡,不知道多少代人在這裡出生,在這裡死亡。

    這些人看似一生匆匆而過,什麼都沒帶走。

    可是薪火相傳,他們留下了很多,思想、典籍、功法、技能、寶物,太多太多,前人留給後人的寶貴財富,這些都是傳承。

    丁浩上一世在地球,那裡的傳承最重要的就是書本和知識。知識代代流傳,不斷有人增加豐富其內涵,然後又有代代新人,學習這些知識,並且發揚光大。

    學習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丁浩並不是一個愛學習的人。

    不過這個世界不一樣,這個世界的知識傳承並不是很枯燥!

    就好像武技的修鍊功法,只是一個小小的智慧之光,丁浩得到這個智慧之光,放入腦海之中,就可以得到其中所有的知識,就算是丁浩想要忘掉,也不是那麼容易!

    此刻,九疊火掌所有的動作,和文字要領,甚至還有注意事項,全部都出現在丁浩的眼前。

    「九疊火掌,掌力九疊,學者不可一蹴而就,首先必須學會單掌的力量疊加,其次是雙手之力量疊加!所謂九疊,掌力蘊而不發,似發而未發,第一掌看似綿軟,可是後繼掌力綿綿……」

    丁浩在完美入靜之中學習,學習的很快,半個小時以後,他睜開眼睛。

    此刻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不過天意罩放出暗淡的朦光,小院之中有一棵垂楊,丁浩便在樹下開始練掌。

    「掌力蘊而不發,似發未發,果然很有道理。」

    丁浩一掌推出,輕飄無力,不過他這一掌推到一半卻是一滯,然後又猛地向前一推。其實他在那一滯之時,就已經調用丹田中靈力,放出在掌心。

    隨著,這一擊雙疊掌放出,空氣之中傳來啪啪的兩聲疊爆,隨後一絲淡淡的火焰氣息在四周縈繞。

    「雙疊,成了!」丁浩驚喜。

    成功一個,後邊就方便多了。左手練完,就換右手,這典籍中說明,九疊火掌最好是要雙手都能釋放,可以克敵制勝,讓對方意想不到!

    不過練習九疊火掌,還真的是消耗靈力。

    隨著丁浩的不斷練習,他丹田之中那一窪靈力之水,越來越少,最後幾近乾涸。

    「不行,無法修鍊了。」丁浩只得暫時停下。

    這種靈力乾涸,是暫時性的乾涸。因為他的修鍊,他的身體已經默認他體內有這麼多靈力,因此隨後會慢慢恢復。不過這種恢複比較慢,有時候會需要服用丹藥,有時候還需要從元石之中汲取力量。

    一般只有在戰鬥的時候,才會在元石之中汲取力量,因為這實在太虧了!

    丁浩當然不會蠢到吸取元石中的力量,他還有靈米。

    當下,他就想將靈米取出使用。

    可是他伸手進去儲物囊,扔憑他怎麼摸,摸到的都是狗頭,沒摸到一顆靈米。

    怎麼回事?

    丁浩心中疑惑,解開儲物囊,將其中物品全部倒出。

    東西全部都在,只有靈米不見蹤影,一顆都不剩。

    「什麼情況?」丁浩仔細觀察,才發現大黃的鼻子上粘著一顆靈米。

    「你這混蛋,偷吃老子的靈米!」

    丁浩幾乎要暈倒,五塊元石一碗,就是五萬兩銀子!竟然全部被這隻草狗吃掉了!

    大黃汪汪叫了兩聲,表示不滿,彷彿在說,老子餓了!靈米又不好吃!將就吃了一點!

    「小子,下次你給我小心點!」丁浩恨不得剖開這條狗的肚子。可是就算挖出來,他也不想用了,只有發狠道:「再吃就揍死你!還有啊,你小子以後忠心一點。知道沒?」

    「汪。」大黃好像倒是能聽懂人話一般。

    「算了,時間不早了,再出去吃點。」當下,他帶著大黃走出小院。

    出來的時候,看見劉雲坤帶了一個中年男人,那個中年男人租下了第三間院子。

    「在下名叫狄虎,先天後期,跑商的。」中年男人拿起牌子給丁浩一看。

    「丁浩。」丁浩也拿起牌子晃了晃。

    狄虎有心結交九州學府的仙師劉雲坤,笑道,「二位,大家能住在一起,也是有緣,不如我做東,去前邊小店吃點晚飯,喝點水酒。」

    其實狄虎並不太看得起丁浩,不過光是請劉雲坤,又顯得太過勢利,怕劉雲坤不喜。

    劉雲坤少年心性,笑道,「如此甚好。」

    當下三人就出門,在外邊的小飯館,坐下開吃。

    坐下以後,丁浩才發現,這裡的剛毛獸肉和舞州白,要比邊界村另一邊便宜很多!

    「那是當然,那是域外,當然價格貴。要不是去域外尋找服用禁物禁藥,誰去那邊吃肉喝酒,丁公子你是去那邊買禁藥的吧。」中年跑商男子狄虎隨口問道。

    丁浩再次感覺到這個世界人的智商之高,一句話就說到要害了。

    劉雲坤是九州學府的學生,皺眉道,「丁公子,我不建議你多服禁藥。那些東西雖然可以走一些捷徑,可是無異於飲鴆止渴!長期服用,後果必然是修鍊之路斷絕!謹慎!」

    丁浩笑道,「沒有,我沒有吃禁藥,我就是去吃了一碗靈米飯。」

    「原來如此。」劉雲坤這才點頭道,「靈米飯是好東西,我們九州學府內門弟子每月可以吃一次,外門弟子每年可以吃一次,那味道好極了。」

    一碗靈米飯幾萬兩銀子,狄虎有些吃驚的看看丁浩,開口問道,「丁公子莫非是哪裡的少爺?」

    丁浩將手裡的一大塊剛毛獸肉丟給大黃,開口笑道,「小家小戶,不提也罷。」

    狄虎見他不肯多說,也不詳細問,只是道,「丁公子,你的修為,一個人去域外,還是要小心些。」

    丁浩點頭道,「不錯,謝狄老哥提醒。」

    正在他們說話,門外經過一隊巡查兵丁,領頭的正是周根偉。

    周根偉看見丁浩先是一愣,隨即帶著陰笑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