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28章連寵物都搶

魔道神徒
     第二八章連寵物都搶

    「喲,這不是舞州天才丁浩嘛。」周根偉陰陽怪氣的走進來。

    對這個害得他從舞州貶到邊界上做一個小官的「罪魁禍首」,周根偉心裡恨不得給丁浩一刀。

    不過他也知道,丁浩有著仙子賜福,又是超一品天才,凌城主重視的人物。就算是他多一個膽子,也不敢傷了丁浩一根汗毛。

    「周知事,別來無恙啊。」丁浩一手抓著獸肉喂狗,坐在那沒動。

    其實丁浩心裡也是鬱悶的很。

    白天見到周根偉,躲過去了,沒想到晚上竟然又遇到,跟這個混蛋真是有緣。

    周根偉見這廝起身拜見的意思都沒有,心中暗怒,你拽什麼拽?

    雖然他不敢對丁浩怎麼樣,可是正常盤查,他還是有權利的。

    「丁天才,拜你所賜,周某的職責就是巡查邊界,現在把你的腰牌拿出來。」

    此刻在天意之中,丁浩有仙子賜福,根本不懼周根偉,倒是擔心周根偉收了他腰牌。

    因此丁浩並沒有動,只是淡淡道,「周知事你又不是不認識我,我的腰牌還有什麼可檢查的?」

    周根偉冷笑道,「認識你就不檢查?你算是什麼東西?誰知道你會不會弄一塊假牌子掛在身上!」

    丁浩把腰牌遠遠的亮了一下,道,「周知事,你可看清楚了,我的入籍手續和令牌都是凌城主親自辦理的,你如果還有懷疑,去問凌城主!」

    城主辦理的牌子,周根偉無法挑刺,繼續找茬道,「你到邊界來幹什麼?我現在懷疑你購買攜帶禁藥,你把儲物囊中的東西都倒出來!」

    丁浩儲物囊里並沒有禁藥,不過卻有大把的銀票,怎能當眾倒出來。

    在天意之下,丁浩才不怕周根偉,輕蔑笑道,「周根偉,我就想問問你,你有什麼資格檢查我!天才有天才的特權,這裡這麼多人你不檢查,非要檢查一個超一品天才,你動的什麼心思?我跟你說,檢查我,你不配!」

    「超一品天才!」周遭人等一片驚呼。

    丁浩本來也不想亮出身份,可是現在亮出還是有好處的。超一品天才到哪裡都會倍受尊重,應該受到禮遇,就算是周根偉手下的官兵也不支持周根偉的行徑。

    「超一品。」旁邊坐著的劉雲坤和狄虎也都是不由得高看丁浩一眼。

    周根偉被他說的臉上發紅,可此刻若是扭頭走開,豈不是要被人笑話?

    當下他臉色陰森道,「我不配?你說我不配就不配?丁浩我跟你說,今天我還非就要查你!超一品天才怎麼樣?不過才是小小的先天三段而已,給我拿下!」

    此刻,他認定丁浩就帶著禁藥,因此一擺手讓手下拿了丁浩。不過他的手下可沒那麼蠢,得罪了超一品天才,豈不是找死?你周根偉有後台,老子沒有後台!

    丁浩道,「周根偉,你做官還真是霸道。本公子提醒你,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周知事你以前壞事做得太多了。聽我一句勸,以後積積陰德,多做好事,總有翻身的機會,不然生個兒子都沒屁。眼……」

    在場人等都是普通先天強者,平時帶個貨什麼,都要被這些官兵欺壓,聽丁浩這一說,大家都忍不住解氣的笑了。

    周根偉本來還能壓住火氣,被丁浩這一說,又被人恥笑,他頓時勃然大怒,拔出鋼刀吼道,「丁浩!你說話不要太過分!」

    其實他就是嚇嚇丁浩,顯示一下威風,找回點面子。

    可是這時候,劉雲坤一下站了起來,一拍靈寶囊,一道寒光從靈寶囊之中射出。那光線速度極快,飛出以後鐺一聲,然後停在半空,丁浩這才看清楚是把半尺長的小劍。

    這一瞬間,飯店之中所有的喧嘩頓時消失,空氣都靜止了一般,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那把小劍,和站著的劉雲坤。

    下一秒,哐當一下。

    周根偉手中的綉春刀斷成兩截,原來剛才劉雲坤的小劍,已經一擊將綉春刀擊斷!小劍依然停在空中,虎視眈眈對著周根偉。

    「仙師!」在場人全部都驚叫失聲。

    九州世界人人都知道仙師厲害,可是又有幾人見過仙師手段?劉雲坤抬手一擊,威力驚人,那把小劍都不用手拿,就可以懸在空中,想要斬誰,心念動動就可以!

    「仙師饒命。」剛才還很囂張的周根偉,此刻嚇得屁滾尿流,他心裡暗罵,這個混蛋丁浩太可惡了!勾搭上仙師也不早說,把老子害苦了!

    丁浩表明超一品仙根,就猜到劉雲坤會出手。

    超一品仙根,九州學府未來的弟子,劉雲坤的同門,他當然會出手。

    劉雲坤正氣凜然道,「你這官差,好無道理!你的職責,本來就是巡防邊界,抵禦凶獸,嚴查魔道,保護子民!可是你,卻是仗勢欺人,以強凌弱,你這狗官惡吏,是不是想和你手中刀一樣下場?」

    周根偉跪地哭喊道,「仙師,我不敢啊,我就是嚇嚇他。」

    丁浩道,「劉雲坤大哥,這人本是舞州城知事,可是他卻不幹好事,老百姓怨聲載道,凌城主這才開革他來邊界村,沒想到他死性不改,欺人太甚!要不是劉兄,小弟我這次要倒大霉了!」

    雖然丁浩巴不得劉雲坤把周根偉宰了,可是劉雲坤是正道仙師,殺人都有根有據,不會隨便殺人。劉雲坤只是怒道,「周根偉,你的名字我記下了,若是再有仗勢欺人,欺辱我九州學府弟子,我必不饒你!」

    劉雲坤心中也有想法,這個周根偉雖然咄咄逼人,可是畢竟他要求檢查也是其職責。劉雲坤之所以當場出手,主要還是因為周根偉拔刀了,劉雲坤擔心周根偉傷了九州學府未來的天才。

    周根偉連忙磕頭道,「仙師教誨,在下聽清楚了。」

    「滾吧!」

    周根偉這才帶著兵士屁滾尿流的離開,出了飯店,外邊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周根偉帶著兵士低頭猛走,走了一段,突然抬起頭來。黑暗中,他的雙目都是恨意,「丁浩此子,欺人太甚!沒想到他倒是跟仙師有關係……」

    想到這裡,他回頭點出一個兵丁,「今夜啟程,立即回去舞州,找到城主府暫住的小王爺,將我的書信帶到!我這就寫書信!」

    周根偉回頭望著飯店方向,目中含恨。

    飯店裡。

    劉雲坤笑道,「丁兄弟,沒想到你竟然是超一品天才,怎麼沒有去九州學府?我們九州學府對你這樣的天才,可是免試入學,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個師尊?」

    丁浩苦笑道,「劉前輩,你是不知,我雖然是超一品,可卻是成長型仙根,正是免試入學的意外情況。」

    「成長型仙根……」劉雲坤和狄虎目中都有些失望。

    劉雲坤道,「如此說來,倒是有些美中不足。不過你放心,成長型仙根只要你努力,時刻保持最好的狀態,堅持覺醒,到最後也是有人可以保持超一品到底的!」

    雖然劉雲坤說的坦然,可是到最後也是有氣無力。這句話安慰的意味太濃,一直保持超一品,萬中無一,談何容易?

    狄虎卻是笑道,「我算是明白你為何來邊界吃靈米了。」

    丁浩點頭道,「不錯,我目前只有竭盡所能提升自己的狀態。」

    劉雲坤嘆道,「說到靈米,我每個月都能吃一次,可是也只是味道不錯,真說到有效果,怕是沒那麼好啊。」

    丁浩跟著他點頭道,「確實。」

    ……

    舞州城。

    「什麼,丁浩去了邊界村!」

    小王爺聽見這個消息相當吃驚,他一直都以為丁浩在舞州家中閉關呢。

    「我就說過,這小子奸詐的很!」丁俊才剛剛突破先天三段。覺醒以後,他成長的很快,身體已經長得非常壯實了。

    小王爺看著周根偉的來信,越看越是心驚。

    「他也是先天三段了,而且還和九州學府的仙師勾搭上了,可惡!」

    丁俊才聽了震驚,「他不是先天一段么?怎麼一下變成了三段!」

    要知道,他這兩個多月,每天勤勤懇懇,幾乎是一刻沒有休息的修鍊,才突破到先天三段。而丁浩一直都沒有修鍊,都在賺錢,怎麼轉眼之間就也先天三段了。

    小王爺問道,「你們是不是看錯了。」

    那個兵士道,「稟告小王爺,在下也是親眼所見,他是先天三段,非常囂張,跟我們周將軍說話一邊還在喂狗。」

    丁俊才問道,「可是一隻大黃狗!」

    「正是!」

    丁俊才咬牙切齒道,「可惡那丁浩,殺我全家,奪我仙根,就連我的寵物都被他搶去!我必殺你!」

    小王爺嘆道,「可是現在,他跟仙師混在一起!而且還是九州學府的仙師!我手裡能調遣的,最多也只是先天後期甚至先天大圓滿的!」

    丁俊才含恨道,「這個小廢物之前那麼辛苦的賺錢,一定是帶著大筆銀子去邊界村買禁藥補煉身體!難道就這樣看著他做大?」

    「絕對不行!」小王爺目中頓時射出怒色。

    每州的第一名,可以得到3級登仙階!

    「我絕不能讓他爬到我的頭上!」小王爺立即開口吩咐道,「立即回去查!跟他一起的學府弟子什麼身份,跟他什麼關係,還有丁浩每天在幹什麼?每天給我死死盯著他,發現他購買禁藥就立即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