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31章沒想到的殺手

魔道神徒
     第三一章沒想到的殺手

    時值夏季,天氣炎熱。

    域外的陽光更加的毒辣,陽光刺眼,土地乾涸,遠處的青山就好像是高高低低的青色羅帶。萬里無雲,湛藍的天空下,一條黃土路筆直刺入山林之中。

    獵!天空中一聲鳴叫,一個黑點飛過。

    不久后,從路的一頭傳來馬蹄聲隆隆,由遠及近,可以看見兩匹角馬飛馳而來。角馬飛奔,捲起無邊的黃土,前邊一個騎手,相貌彪悍,穿著黑色勁裝,臉上蒙著一隻獨眼眼罩。後邊一個騎手,卻是穿著一身盔甲,赫然就是邊界村巡防小將周根偉。

    「獨眼前輩,本來我想阻止小廢物去域外。可是後來轉念一想,他在天意中有仙子賜福保護,倒不如將其放入域外!因此我故意設下外緊內松之局,逼他出走域外。」周根偉一邊騎馬,一邊大聲笑道。

    「要不然我們哪有機會將其擊殺呢?」獨眼男子陰冷一笑。

    周根偉又道,「按道理說,那小子最多出城半個時辰,不會走很遠吧。」

    獨眼男子道,「如果他在行進,我的人眼鷹會發現他。」

    周根偉道,「可是他若是躲在山林之中,就無法發現了。」

    「那我們就先到土著城等他!」獨眼男子又一拍角馬,加速前進。

    「駕!」周根偉緊隨其後。

    兩人消失好一會以後,塵土落定,黃土路上又恢復平靜,這時路邊的一顆茂密大樹上,這才跳下一個黑衣人。

    「周根偉,想不到你真的要殺我!」丁浩自認,和周根偉算不上深仇大恨,可是對方卻已經動了殺心,此番追出來,定是要殺他解恨!

    「他之所以妄動殺念,無非是因為我修為弱,好殺!這種人,恃強凌弱,該死!」

    丁浩就懷疑可能有人要追殺他,因此離開邊界村以後沒多久,他就爬到了路邊的一顆大樹上,等了沒多久,果然看見周根偉和一個獨眼男子追了過去。

    「看來我還是得小心點。」丁浩打開儲物囊,喚了一聲,「大黃,出來。」

    在野外行走,大黃敏銳的鼻子就起到了作用,長期跟隨丁浩完美入靜,大黃的嗅覺堪稱恐怖。

    「你這隻草狗,好好乾,老子若是死了,你以後只有吃屎。」丁浩的身影消失在樹林中。

    「汪汪!」隨後傳來大黃很不滿的吠叫。

    丁浩不敢在大路上行走,也不敢太深入森林,就沿著大路前進。

    一路上,大黃幫他躲過很多危險,每次都是大黃先去探路,感覺安全,丁浩才向前行進。

    不過走了一段,大黃卻是發現了什麼,對著後方一陣猛吠。

    「後邊有人跟蹤我?」丁浩停下腳步,眉頭皺起。

    「汪。」草狗大黃現在非常聰明,完全能聽懂人話。

    「怎麼會有人跟蹤我?」

    丁浩完全想不通,「可能是過路之人,我們換個方位讓開他們。」

    可是又走了一段,大黃的吼聲卻是越來越著急。

    「不好,他知道我方位,一路跟蹤我而來!」

    丁浩感覺到背後出汗,沒想到這就遇到了危險。他臨危不亂,拿出地圖一看,「不遠處就是一片荒草平原,去那裡比較方便。」

    荒草平原生滿了半人高的荒草,這些荒草草尖都是稻黃色,而草葉面都是碧綠色,一陣小風拂過,大片荒草的黃色稍尖被壓下,黃色的荒草平原又變成了綠色的世界。

    丁浩走進荒草之中,將身體蹲在荒草之中,立即消**影。

    「我的小兔子,在哪呢?」

    後方樹林里一個黑衣身影,手裡拿出一張玉符,陰惻惻地走了過來。

    黑衣身影來到荒草之中,低頭看看玉符,「就在附近,小兔子,你跑不掉了,你是我的獵物!」

    這是一個追蹤玉符,玉符上有一個紅色的光點,代表著獵物就在附近。

    「小子,老實點,你給我出來。」黑衣人走進長草之中。

    「就在前邊!」黑衣人收起玉符,大步走了過來。

    可是就在他一步踏出,腳下突然傳來砰地一聲,隨後大片的火焰從他的腳下竄起來!

    「炎烈果!」

    黑衣人猛然後退,丁浩一下跳出去,手中九疊火掌,雙疊掌!

    砰!丁浩一掌將黑衣人擊退七八步。

    「小子,可以啊,還敢偷襲大爺。」四周的火焰點燃長草,黑衣人森然道。

    丁浩冷聲道,「你是何人,為何跟著老夫?」

    「老夫?」黑衣人一愣,隨即大笑道,「小子,你還真會演戲!先天一段就自稱老夫,居然出來域外行走,你真的是找死!」

    丁浩心中一驚,這個人竟然好像認識自己。

    此人是誰?

    「是不是很奇怪?」黑衣人哈哈大笑,手臂一抬掀下黑披風,露出一張白面男子的臉。

    「竟然是你!」丁浩剛才懷疑了很多人,可是沒想到這個人。

    這個人就是賣給他黑披風的白臉男子!

    「是不是很意外呢?」白臉男子冷酷笑著,緩緩將黑披風塞進儲物囊里。

    瞬間,丁浩就想通關節。

    「原來在賣黑披風的時候,你就已經盯上我!」丁浩雙眸冷靜,「想必這黑披風之中,必定有什麼追蹤手段,只要我離開邊界村,你就可以追來,殺人越貨!」

    「你倒是很聰明。」白面男子冷笑道,「光是賣黑披風能有幾個錢?殺人放火金腰帶!每次看見那些不知死活的小傢伙,我都會給他們特製的披風!就好像你這樣,才先天一段就到域外找死,我不弄死你,也有別人弄死你!」

    丁浩聲音陰冷道,「域外果然是危險重重,你殺了不少我這樣的了吧?」

    「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不瞞你說,我這一身防甲武器都是這樣得來的!」白臉男子洋洋得意道,「先天一段,也沒什麼好打的。來吧,交出你的儲物囊,然後我讓你死得痛快些。」

    「那我把儲物囊給你,你饒我一條命行不?」丁浩又道。

    「那不行。」白臉男子搖頭道,「放了你,我以後怎麼做生意?再說了,我不過先天五段修為,你若是有什麼背景,我豈不是死定了?好了,別廢話了,修鍊之路就是這樣,只有將別人的屍骨當做踏腳石踩在腳下,自己才能走得更高!你認命吧!」

    「原來你也不過先天五段!」丁浩冷笑一聲。

    「先天五段足夠殺你!」

    「是么?」丁浩也緩緩脫下了黑披風,露出年輕的臉。

    「什麼,你竟然是先天三段!我明明看見你是先天一段,這才幾天就突破了,怎麼可能?」白面男子臉色大驚,彷彿看見鬼一樣。

    他怎麼樣也沒想到,丁浩在這短短几天就從一段提升到三段。

    不過他隨即冷靜下來,「先天三段有什麼了不起,我已經是先天五段!一個是中期,一個是初期,大家相差那麼大,你最後還是死!」

    白面男子目中又浮出陰寒。

    「看看死的是誰吧!」丁浩一點都不害怕先天五段。

    要知道丁浩原丹超級大,先天三段擁有的靈力比一般人先天四段還要多!所以先天五段,這樣就顯得並不比他強多少!想要恃強凌弱,這回你撞到了鐵板上!

    「虎賁拳!」

    白面男子修鍊的是大眾化的虎賁拳,可是一套拳法打的虎虎生威,任憑四周長草被火焰點燃,可是虎賁拳的拳風之中,火焰竟然絲毫不能靠近他的身體。

    「竟然是虎賁拳。」丁浩目中浮出譏諷,口中隨即一聲,「九疊火掌!」

    丁浩修鍊九疊火掌已經有幾天,可是一直都是自己修鍊,沒有任何的實戰經驗,今天第一次使用就是生死搏殺,顯得有些稚嫩。

    「九疊火掌!好剛猛!」

    白面男子先是被丁浩剛猛的拳法弄得一驚,不過隨即露出冷笑,「才學會兩疊而已!又沒有實戰經驗,破綻百出!你這種拳法,就想要打敗我,簡直天方夜譚!」

    「烈虎下山!」白面男子一聲暴吼,和丁浩硬拼一計!

    虎賁拳拳法非常的剛猛,加上此人拳法修鍊有成,白面男子很快佔了上風,吼道,「再來!」

    隨即他又是一拳轟來。

    丁浩也慢慢熟練,使出了九疊火掌的三疊攻擊,威力更強一倍!

    「虎嘯山河!」白臉男子立即提升靈力,使出更強的虎賁拳招式。

    白臉男子心說我是先天五段,你是三段,我只要耗干你的靈力,你必死!

    兩人就這樣對轟了七八拳,白面男子感覺到有些不妙。

    「不對啊,此子竟然還有靈力,若是這樣耗下去,怕是我先沒有靈力了!此子怕是天才資質,靈力超強,看來只有下點本錢了!」

    想到這裡,白臉男子猛然後退一步,點頭道,「小兔子,想不到你才先天三段靈力就這麼雄厚,是個好苗子,只可惜遇上了我,哈哈,想不到我今天可以殺死一個天才,快活!」

    「好了,不跟你玩了。」白臉男子從儲物囊中取出一把精鍊手弩,陰冷笑道,「我這上品手弩,每根箭矢就價值五千兩!既然你是天才,那我也花的值了,別掙扎了,你最後還是死!」

    「是么?」丁浩知道,自己也不能考慮成本了。

    他快速從儲物囊中掏出一個瓷瓶,然後把其捏碎,扔在自己的腳下。

    呼呼!瓷瓶中的種子和靈土落在地面,立即就瘋狂的生長起來,綠色的藤蔓一下就把丁浩的身體包裹。

    那些綠色的青藤很快變老,青色變為紫黑色,形成堅硬的藤甲,只露出丁浩的眼睛。

    「才花了五千塊就唧唧歪歪,老子這藤甲草三十塊元石!看看是誰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