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32章殺人放火金腰帶

魔道神徒
     第三二章殺人放火金腰帶

    「三十塊元石!」

    白臉男子看見丁浩用上藤甲草,先是臉色一變,不過隨即又變成了貪婪,「居然捨得買三十塊元石的中品藤甲草用,看來你真是一條肥羊!舞仙子保佑,今天運氣不錯!」

    丁浩哈哈笑道,「舞仙子保佑的是我,我也看上你的上品手弩了!」

    「那就看看舞仙子到底保佑的是誰吧。」白臉男子毫不猶豫摳下機簧,一枚箭矢飛蝗一般,篤一下釘在丁浩身體外的紫色硬藤上。

    「對我有用嗎?」丁浩一把拔下箭矢,扔到一旁。

    「中品藤甲草,果然是好東西。」白臉男子臉色陰鬱。

    不過白臉男子也有僥倖心理,他知道,這些種子都有時效,中品種子應當是半個時辰。他只要堅持到半個時辰,到時候丁浩的藤甲草失效,他就穩操勝券了!

    「給我死!虎嘯山河!」他收起手弩,又祭出虎賁拳,想要拖延時間。

    「就憑你?」丁浩譏諷的笑笑,隨即雙目一凝,暴喝一聲,「火掌三疊!爆爆爆!」

    隨著實戰經驗的越來越豐富,他現在兩疊三疊都可以輕鬆使用。明知可能打不到的時候,就使用兩疊,節省靈力。和對方硬拼的時候,就使用三疊,消耗對方靈力!

    要說這藤甲草真的是好東西,包在身上,看上去笨拙,可是行動起來一點不受影響,而且披著藤甲草,手掌上好像戴了一個厚厚的手套,掌力更強!

    丁浩的臉都躲在藤甲草後邊,目光炯炯看著白臉男子,這樣的戰鬥並沒有讓他感覺到厭煩,反而讓他異常的興奮!好勇鬥狠!凌城主他們並沒有說錯,丁浩的心念和血液之中彷彿就蟄伏著這一種戰鬥的衝動,他在地球就修鍊武術,可是戰鬥的機會不多。

    現在終於可以甩開臂膀一戰,他求之不得!

    四周的長草被火苗點燃,火光衝天,丁浩的戰意也拔升而起!

    「哥們,如果我沒有猜錯,你也穿著一件防甲吧?」丁浩很多拳砸在白臉男子的身上,而白臉男子基本沒啥事,說明他也有防甲在身。丁浩又招招手道,「那還怕什麼,再來!」

    「你囂張什麼?」白臉男子哧了一聲,突然把手裡一個小瓶子扔掉,陰笑道,「知道這瓶子里是什麼?蠢貨,你感受一下你的靈力消耗吧!」

    丁浩心中一緊,感應一下自己丹田的靈力,心中就是猛地一驚!丹田之中的靈力,已經見底了!他一直都計算著靈力的消耗,絕對不可能這麼快!

    「怎麼可能!」

    白臉男子哈哈大笑,「蠢貨,你以為你靈力夠強,那我就用靈毒幫你消耗一點靈力,哈哈哈!」

    靈毒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毒藥,中毒以後,最大的後果就是靈力被大量消耗!剛才戰鬥之中,白臉男子悄悄放出靈毒,丁浩沒有戰鬥經驗,根本沒有防備,沒有屏蔽呼吸,吸入了大量的靈毒,造成靈力的消耗!

    白臉男子得意道,「我這瓶靈毒也價格不菲!三塊元石!為了殺你,我真的下血本了!你此刻靈力枯竭,你怎麼跟我斗?」

    果然,丁浩沒有了靈力,九疊火拳,根本無法施展!

    拳頭打出,沒有一點力道!

    「怎麼可能?」藤甲草後邊,丁浩的雙目射出驚恐。

    「哈哈,有什麼不可能,說明你太嫩了!」白臉男子大聲笑道,「小子!你靈力很足!又很有錢!而且資質不錯,學習提升很快!可是遺憾的是,你不知死活,獨闖域外!」白臉男子這才得意的走過來,雖然丁浩全身都還有藤甲草保護,可是丁浩沒有靈力,就是一個廢人!

    他準備把丁浩捉來,帶到樹林里無人處,等上半個時辰,然後將丁浩殺死。

    「小子!別怪我,修鍊之路就是這樣,只有踩著別人的屍體,我才能爬的更高!」

    「你,就是我的墊腳石!」

    白臉男子已經走到無力的丁浩面前,可是就在這一刻,丁浩雙目明亮起來,冷笑道,「那你就是我的絆腳石!」

    「你怎麼還有靈力!」白臉男子臉色唰一下,更白!

    「我怎麼還有靈力?」丁浩的眼神從恐懼一下變成譏諷,口中暴喝一聲,「這是老子的秘密!你不配知道!,四疊火掌……去死吧!」其實原因是靈毒被他吸入以後,大部分被吸星石吸走了,對他沒起到太大效果。

    火掌四疊,力量疊加四次!

    第一次施展!

    「砰!」

    這一拳打在白臉男子的胸口,就算是他穿著防甲,可是四疊火掌力量太強了。這一掌把他整個人打得倒飛出去,他口中鮮血噴出,倒在燒枯的草屑中,然後他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事到如今,他知道事不可為,趕緊跌跌爬爬站起來,就想要逃走。

    汪!大黃不知道從哪跳出來,一下將他再次撲倒在地。

    「你這草狗倒是會搶人頭!」丁浩罵了一句,跟上去對著白臉男子的後腦勺又是幾拳,打得他頭破血流,徹底沒氣了。

    「不是人人都可以做你的墊腳石!」丁浩冷哼一聲,又是一拳,這一拳把白臉男子的腦殼都打破了,死得不能再死。

    丁浩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親手殺人,不過他並沒有太多的感覺。他來到這個殘酷修鍊的世界,不殺人就要被人所殺,他已經做好準備了!

    之前他和劉雲坤聊天的時候知道,劉雲坤他們這些九州學府的弟子,到了鍊氣三層就要出來試煉,實際上就是在域外殺死魔道、妖道、鬼道、血道這些歪門邪道的仙師,至少殺一個,才能算是真正的內門弟子!

    「殺人入門,正道仙師都是如此!看來,我這也是入門了!」

    丁浩說完,立即解下白臉男子的儲物囊,扒下他穿著的內甲。讓丁浩興奮的是,這男子穿著的,竟然是一件中下品檔次的防甲!

    「應該是雪蠶甲,至少價值兩百塊元石!」

    隨後,丁浩扯下男子的腰牌,將男子的屍體踢進火海之中,稍後,就會燒得面目全非,誰也不知道這是誰。

    這裡火海熊熊,隨時可能引來別人,丁浩左右一看,對著大黃一招手,「草狗,跟我進樹林!」

    「汪汪!」大黃對草狗兩個字非常不滿。

    不久以後,樹林之中的一處山溪旁。

    丁浩身上的藤甲草已經開始失效脫落,他索性將其撕扯掉,這才坐在溪邊一塊大石頭上。

    地上很多黑色的蟲子爬來爬去,丁浩將它們都踢開,把白臉男子的儲物囊翻過來,將東西都倒出來。

    白臉男子是做黑披風生意的,他的是中品儲物囊,裡邊塞滿了黑披風。丁浩注意了一下,其中有幾件黑披風,裹著一張玉符,很顯然,這些都是做過手腳的黑披風了。

    黑披風並不是很值錢,不過丁浩並沒有扔掉,全部塞進自己的儲物囊。

    然後,就是拿起那把上品手弩了。

    「很不錯!」丁浩雙目射出喜色,這把手弩非常精緻,每次可以上五根箭矢,威力不錯!只是可惜白臉男子使用的是一種比較低劣的箭矢,射一次剪頭就鈍了。

    「如果這箭矢的威力大一些,我的中品藤甲草不一定能抵擋得住!」

    上品手弩,另外還有三十根箭矢,成為了丁浩又一件武器。

    另外,這個男子的儲物囊里還有五十塊元石,兩個小瓶子,兩個小盒子和一張人皮面具。

    「好傢夥,帶著人皮面具,看來他倒是經常殺人越貨,只是不知道為何殺我的時候沒有戴。」

    這個男子一般做這種事都戴著人皮面具,只是這一次,丁浩的修為太低,他就沒當回事兒,就沒有戴人皮面具。

    「這個東西對我有大用!」

    然後他打開兩個小盒子,裡邊是用來覺醒的凝碧丹,是白臉男子用來販賣之物。

    最後讓丁浩感興趣的,就是兩個小瓶子了,瓶子上有四個字,「洗眼靈液!」

    「洗眼靈液是什麼東西?」丁浩拿出域外風土誌一查,這才點頭,「原來用洗眼靈液沖洗眼睛,不用修鍊明目功法就能看出對方修為,洗眼靈液的等級越高,就能看出更高強者的修為。」

    「原來如此,我說我看不出別人的修為呢。」

    丁浩大喜,怪不得這些人都要殺人越貨,原來這個男子說的沒錯,殺人才是最好做的生意!

    「大黃來,把眼睛睜開。」

    丁浩這廝也無恥的很,洗眼靈液自己不敢用,先拿大黃做實驗。等到大黃確實沒事的時候,丁浩才用一瓶將自己兩隻眼都洗了,從此,他可以看出先天七段及以下的修為了。

    而另一瓶,以後賣掉或者送人都可以。

    「這次賺大了。」

    丁浩這次花費了三十元石的中品藤甲草,得到的防甲價值二百元石,手弩價值一百五十元石,還有五十元石現金,還有洗眼靈液、凝碧丹和人皮面具,大賺三四百元石!

    他把東西都裝進自己的儲物囊,將白臉男子的儲物囊扔了。畢竟他這種修為,掛著兩個中品儲物囊,絕對要惹禍上身!

    做完這些,他把男子的人皮面具貼在臉上,他赫然變成一個黃臉漢子。然後,他把白臉男子的腰牌掛在腰間,「秘雲靖,這名字倒是挺特殊。」

    隨後,丁浩看看手中地圖。

    其實他敢於獨闖土著城,還是有些把握的,因為土著城並不是很遠,走一天就到了,他現在已經走下來一半了。

    「土著城,我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