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34章弄傷了我的狗

魔道神徒
     第三四章弄傷了我的狗

    丁浩沒想到,一個看上去正正規規的獵戶,竟然轉眼變成了想要搶劫殺人的惡魔。

    他和面前的獵戶修為差距實在太大,先天三段和先天七段,兩個瓶頸,四段差距。

    丁浩手裡還有一瓶中品草海的種子,他還捨不得用。不過從裝備上,他要遠遠優於對方。

    他手裡有中品綉春刀,還有一把上品手弩,而那獵戶拿著的不過是下品綉春刀。另外丁浩穿著一件雪蠶絲的防甲,獵戶卻是沒有任何的防具。

    實力有些差距,不過也不能說不可一戰,丁浩不動聲色道,「大黃,聽他的,過去。」

    大黃看看他,然後緩緩走向獵戶,與此同時,丁浩假意去解儲物囊。

    本來丁浩是想要讓大黃突然發動,搶一個先手,不過獵戶並不蠢,抬手一揮,讓自己的獵狗擋在自己的面前。

    獵戶冷聲道,「你我的差距在這裡,我奉勸你老實一點,不要找死!」

    丁浩知道偷襲已經沒有希望,大吼一聲,「大黃,上!」

    「汪!」大黃今天很給力,它猛地奔跑,然後躍起,就好像金色的閃電。

    獵人的獵虎反應也快,大黃一動,它也猛地撲上來,然後也跳起來,想要擋住大黃。

    可是大黃的實力比它強多了,直接從它頭頂躍過,用前爪把獵虎的腦袋向下一按,然後撲向獵戶的身體。

    「果然好狗!」獵戶震驚之餘,不敢怠慢,揮刀斬向大黃。到底是先天七段,刀風狂暴,刀氣盪開!要說這個獵戶真的喜歡這條狗,所以就沒下狠手,並不願真的殺死大黃。

    不過就在他這個猶豫的一瞬間,丁浩已經從儲物囊里拿出早就準備好的上品手弩,抬手就是一箭!

    「好小子,我還沒出手你倒先出手了。」獵戶常年在域外捕獵,身形無比的靈活,丁浩一箭被他躲開,丁浩又是一箭,他還是閃了過去!

    獵戶雖然躲開了箭,可是卻讓大黃找到機會,一口咬到獵戶的手腕。這手正是抓綉春刀的手,獵戶吃疼,綉春刀落地,口中喊道,「獵虎!」

    獵虎也沒閑著,扭回頭就咬住大黃的脖子。常年在外狩獵的獵狗,很清楚要害所在,他使勁一扯,頓時扯下大黃脖子上的一塊皮肉,鮮血淋漓。

    獵虎非常的兇猛精明,第二次再次咬上大黃受傷的部位,傷上加傷!可是大黃也是分外的堅韌,死死咬住獵戶的手腕,牙齒都深深刺入他的皮肉之中,依然不放手。

    獵戶疼得要命,用拳頭猛擊大黃,這個時候他再也沒有憐香惜玉的心,吼道,「咬死他!」

    丁浩也沒有閑著,他射了獵戶三箭都沒有打中,索性對著獵虎射擊。

    箭矢一梭子五支,其中只有最後一支射中獵虎。

    這箭矢雖然差了點,可是這弩卻是上品,威力很不錯,箭矢沒根扎入獵虎的身體。獵虎依然咬著大黃,丁浩又換上一梭子,這時候根本顧不上浪費不浪費,接連五支。獵虎受傷以後變得遲鈍,五支全部射入獵虎的身體!

    嗷!獵虎口中發出一聲凄厲的吼叫,倒地不起。

    獵戶看見自己的狗死了,哀嚎一聲,「獵虎!」隨即他對著大黃腦袋猛地一拳。

    大黃再也堅持不住,被打得飛了出去。然後獵戶從儲物囊之中,抓出一把丈許長弓,這種弓雖然看上去製造粗劣,可是威力很強,碗口粗的小樹可以射個穿心過,若是挨上一箭,丁浩身上的雪蠶防甲根本擋不住!

    「大黃,走!」丁浩呼嘯一聲,帶著大黃瞬間消失在森林中。

    獵戶左手搭弓,右手拉弦,可是他右手受了重傷,鮮血淋漓,根本瞄不準,只有胡亂射了兩箭。

    丁浩帶著大黃逃進無人處,這才查看大黃的傷口。

    傷口不輕,皮毛扯掉一大塊,血肉模糊,裡邊有一根血管被咬斷,此刻嘩嘩的向外流血,染紅了大黃的半邊身體。

    「可惡!」丁浩心中大恨,一邊用手按住大黃的傷口,一邊去儲物囊里尋找。

    他的儲物囊之中,有不少的凡級丹藥,都是療傷的。將這些丹藥餵給大黃吃,然後又捏碎灑在大黃傷口上,可是這些丹藥都是人用的,全部都無濟於事!

    丁浩滿手是血,焦急萬分。

    大黃蹲在那,一直溫順的讓他擺動,任憑血嘩嘩的流,它一聲都不吭。可沒一會,突然就看見它眼神一個迷糊,失血太多,轟地翻倒在地。

    它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可是根本站不起來,它一直看著丁浩,眼神滿是絕望,好像想說什麼。

    雖然它只是一隻狗,一隻很賤的草狗,可是丁浩相信它此刻一定有很多想法,不甘、絕望、求助,或許還想要囑咐主人……

    丁浩的視線一下就模糊了,淚水爬滿他的臉。

    他趕緊撲上去,按住大黃的傷口,哭道,「大黃,別怕,別怕,一定有辦法,一定會有辦法!」

    他是一個冷靜的人,來到這個世界幾個月,不管是喜是悲,他都沒有流過淚。

    可是這一次,他根本忍不住,第一次流淚,為一隻狗。

    忠誠和勇敢,值得最寶貴的淚水。

    丁浩雖然說有辦法,可他這個時候真的沒辦法了,各種療傷丹藥,都給大黃吞了,也不見好轉。

    「還有什麼丹藥!」情急之下,丁浩把儲物囊全部倒出來。

    他一下就看見那兩個小盒子,是白臉男子秘雲靖儲物囊之中兩顆凝碧丹(之前刪存稿重寫的時候就忘寫了,已修改,抱歉)。這丹藥是用來覺醒的禁藥,丁浩無用,得到以後就放在儲物囊中,現在看見也管不了許多,禁藥總歸是比凡丹有效果吧,當下撕開符文,把兩顆凝碧丹都塞進大黃口中。

    不知道是凝碧丹的作用,還是那些療傷丹藥起效了,大黃傷口裡的血也不再流出,它呼吸均勻的睡著了。

    「這隻草狗,居然還會打呼。」丁浩抹掉眼淚,笑了起來。

    不過他的目中,卻是變得凌厲起來,「獵戶,我們本來無怨無仇,可是竟然害的大黃這樣,你必須付出代價!」

    丁浩把大黃放在儲物囊之中,然後又飛奔回去。

    那個獵戶此刻正在林中一處挖坑,獵狗作為獵人最好的朋友,每個獵戶的狗死了,他們都會將其埋葬,而不是棄屍荒野。

    他哪裡想到才先天三段的丁浩居然還敢回來,不過他也很精明,聽到丁浩發出很輕微的腳步聲,頓時扭頭就跑。丁浩跟在後邊緊追不捨,手中弩箭連射幾支,不過那獵戶很熟悉地形,來到一處山林小溪邊,獵戶的身影消失了。

    小溪的水是從一個不高的小瀑布上流出來,丁浩拿著手弩左右都尋不到獵戶。

    殊不知,小瀑布後邊有一個空間,獵人站在那狹小的空間中,看著下方的丁浩,他目中射出陰冷之色。這個距離不適合用弓箭,他手腕又受傷了,因此拿出一把鋒利的短刀在左手,然後一下就跳了出去,把丁浩撲倒在小溪中,口中怒吼道,「先天三段,剛才沒殺掉你,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回來,真是找死!死啊!!」

    這種肉搏之下,丁浩佔便宜的手弩和武器都用不上,他躺在小溪中,清澈的溪水從他耳邊嘩嘩流過。獵戶騎在他胸口,雙手握刀,狠狠刺了下來!

    嘩啦!丁浩扔掉手弩,死死擋住獵戶的手,不讓他的匕首刺下來。

    「想要擋住?你小小的先天三段,就想要阻擋我先天七段的實力,你以為憑著你一把破弩就能殺了我?居然敢回來,真是不知死活!」獵戶目中露出嘲諷,雙手猛地向下一壓!

    「死吧!先天三段!」

    眼看鋒利的匕首就要刺到丁浩的眉心,不過就在此刻,丁浩卻是突然心念一動,「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怎麼回事?」獵戶幾乎要吐血了,他實在想不通,怎麼打架打得好好的,瞬間進入了完美入靜狀態了?

    不過他很清楚,這個時候不是完美入靜的時候,他一咬舌根,猛然清醒過來。

    等他醒過神來,他已經被丁浩按在水中,匕首扔得老遠。

    他剛要說話,耳邊又聽到,「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意靜心明,不惹纖塵!」

    「又來!」獵戶幾乎要哭了,尼瑪,這個時候完美入靜,這是要老子死啊!

    等他再次清醒,發現丁浩已經拔出了中品綉春刀壓在他脖頸上。

    「兄台!饒命啊!」獵戶這回知道怕了,知道後悔了,連忙道,「兄台,你也沒有什麼損失,饒我一命吧,是我狗眼不識強者。」

    丁浩冷道,「可是你弄傷了我的狗!」

    獵戶急忙道,「可是我的狗也死了。」

    「我的狗是我在這裡唯一的親人!」丁浩一手抓住刀柄,一手按住刀背,毫不猶豫一刀拉過獵戶的脖頸!

    清澈見底的小溪中,雨花石的花紋清晰可見,突然湧出的大量鮮血一下染紅小溪,就好像一朵妖艷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