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39章我不是那麼容易走的

魔道神徒
     第三九章我不是那麼容易走的

    域外世界,氣候狂暴。

    此刻暴雨如注,整個破敗的土著城都在暴雨之中,天黑,雨大。

    拓拔小酒館,土著城少有的酒館之一。

    小酒館木質打造,沒有牆壁,食客都盤膝坐在菩提墊上,菩提墊下是懸空的地板,可以看見下邊雨水橫流。外邊風大雨大,酒館里也是被狂風橫掃,不過進來之人都是先天強者甚至是仙師,無所謂這些。

    這裡沒什麼美食,就是滷肉。鹵剛毛獸肉、鹵板甲犀肉、還有其他丁浩叫不上名字的滷肉,味道都差不多。

    丁浩看看不少地板縫隙之中生出的食蟲草,再看看眼前菜譜的價格,道,「這兒性價比可真不高,一塊鹵剛毛獸的肉竟然要一塊元石,我在邊界村都可以買一隻了。」

    商老闆笑道,「域外那麼大的地方,就只有這裡有酒喝,怎麼可能不貴?」

    丁浩把自己的狗放出來,道,「大黃,這裡的高價肉,你也嘗兩塊。」

    大黃聰明得很,在這種場合絕對不會說話,低頭吃肉。

    商老闆經常去丁家,認識這隻狗,摸摸大黃的腦袋,然後開口道,「丁公子,你回去的時候,幫我帶點東西給小海。」

    說著,他拿出一個小小的包裹,又道,「你轉告他,讓他多聽你的話,好好修鍊,爭取會試進入百強,就可以去九州學府學習,給我也長長臉。」

    「好。」丁浩把包裹收起來。

    正在此刻,走出來一個臉上紋著黑色花朵,看上去非常怪異的男子。這男子三十好幾的年紀,手裡拿著一個大酒葫蘆,看上去人緣不錯,食客紛紛起身跟他打招呼。

    商老闆低聲道,「這裡的老闆,拓拔。」

    正說著,拓拔老闆走過來,看看丁浩道,「生面孔,才先天三段,可以,我敬你一杯。」

    丁浩去拿自己的酒杯,可卻是被商老闆搶先拿過去倒掉,然後把酒杯遞給拓拔。

    拓拔微微一笑,「還真是新人,不知道我這裡的規矩。」隨後用他大酒壺裡的酒在丁浩的酒杯里斟滿一杯,笑道,「我敬酒,就喝我親自釀的酒!」

    「來。」丁浩一杯喝進口,頓時雙眼就亮了起來。

    這種酒他以前從來沒喝過,喝到胃裡就跟一團火一樣。然後迅速的分解開,化成無數的火焰一般的靈力,散入全身經脈,不知道有多麼舒爽。

    「好酒!」丁浩由衷贊了一句,連忙站起來想要亮出自己的腰牌。在九州世界,給對方亮腰牌就是禮節。

    不過拓拔老闆卻是爽朗一笑,「少年天才,坐著就行。」說完,拍拍丁浩,去忙自己的去了。

    聽他這一句,丁浩心中就是暗驚:這個拓拔老闆果然了不起,一眼就看穿他的真實身份並不是黃臉漢子,而是一個少年天才。

    商老闆倒是沒注意到這些細節,羨慕開口道,「拓拔老闆是罕見的酒花仙根,釀得一手好酒。每個第一次到他店裡的人,都能喝到他親自釀的花妖酒,不過只能喝一次。」

    「原來如此。」丁浩心說這個拓拔老闆很有個性。他突然想到自己在來時路上見到的那個女人,低聲問道,「他的臉上……」

    商老闆道,「據說拓拔老闆年輕的時候走上過邪路,成為了妖道仙師。臉上的妖木圖騰,是為了控妖煉妖。不過後來他改邪歸正了,得到九州學府的赦免,就在土著城開了這個小酒館,他可是鍊氣中期的仙師呢!」

    「鍊氣中期。」丁浩暗道怪不得他一眼看穿自己的偽裝。他喝了一口酒又道,「我在路上也見到一個女人,滿臉刻滿紅色黑色的花朵,比拓拔老闆臉上更多。」

    「妖道仙師!」商老闆震驚道,「你沒事吧?」

    丁浩道,「她突然出現,把我嚇了一跳。不過她並沒有攻擊我,還對我笑笑,然後就離開了。」

    商老闆這才放心,道,「域外世界,妖道魔道鬼道的修鍊者都有,殺人伺妖、殺人煉鬼、殺人成魔,很兇殘的。她沒有殺你,可能是看不上你的修為,又或者別有所圖!」

    「是嗎?」丁浩思索一下道,「可是就算是這樣,她也沒有必要對我笑笑安慰我,然後主動的走進黑暗的森林裡,我覺得她沒有惡意。倒是後來遇到一個正道的獵戶,卻想要殺我搶走大黃,說真的,我覺得有些正道人士還不如妖道魔道……」

    「你千萬不能有這種想法!」商老闆連忙打斷道,「你在域外說說也就罷了,如果在天意之內說,恐怕要被定成邪魔歪道!你如果說得多了,天意都會對你產生作用,到時候你就只能生活在域外,無法進入天意!甚至你的子孫後代,都無法進入天意之中!」

    「這麼厲害!」丁浩震驚,沒想到天意竟然還有監聽的作用,他喝了兩口酒,又問道,「既然妖道魔道不好,這些人為什麼不學點正道的修鍊之法,非要去學那魔道妖道的法術?」

    商老闆搖搖頭,「這我可說不好。」

    不知道何時拓拔老闆卻已經站在了他們的身邊,開口道,「答案很清楚……」

    丁浩和商老闆這才發現拓拔老闆來了,連忙起身欠身。

    大黃也才發現有人來了,汪汪叫了起來。

    「大黃。」丁浩示意安靜下來。

    拓拔老闆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一個角落。

    丁浩扭頭看去,地板下邊就是泥土,因此有一些食蟲草生長上來,穿過地板的縫隙,冒出頭。

    地板下方的地面上,暴雨形成的水流跟小河一樣。很多蟻蟲為了避免被沖走,於是它們沿著食蟲草的莖幹爬了上來。可是等它們爬到頂端最安全的地方,食蟲草卻張開大口,一口將其吞吃。

    商老闆笑道,「這些蟻蟲真的是蠢,辛辛苦苦爬上來,最後餵了食蟲草。」

    拓拔老闆道,「它們不是蠢,有的動物比人聰明多了!只是有時候,你的面前只有一條路,不上是死,上去也是死。換成你們,你們會如何選擇呢?」

    拓拔老闆說完,用大酒壺又給丁浩倒了一杯花妖酒,然後飄然而走,留下一個神秘的背影。

    商老闆震驚道,「丁公子,拓拔老闆竟然給你倒了兩杯酒!這種待遇……他一定看出你是一個超級一品天才!」

    丁浩卻是知道,拓拔老闆奉送第二杯,不是因為他是超一品天才,而是因為他之前說了一句,「有些正道人士還不如妖魔鬼道」!

    丁浩拿起第二杯花妖酒,慢慢品嘗,回頭再看看那些依然在攀登的蟻蟲,心裡都有了不一樣的感觸。誰能知道蟻蟲心中所想,若是可以選擇,誰人願意走上妖魔鬼道!

    拓拔老闆說的沒錯,有時候,人的面前只有這一條路,你走不走?

    丁浩無言,人總會遇到這樣的選擇,丁浩希望自己不會遇到選擇的一天。

    不過他那龐大、黑暗的氣旋仙根,卻好像陰影一般盤在心頭。

    轟咚一聲驚雷,雷聲中,照亮整個土著城。

    一個窈窕女子的身影跑進了小酒館,左右一看,就看見了丁浩他們。

    「商培管事,終於找到你們了。」

    冒雨衝來的是武器櫃檯的管事商雲,她臉上都是雨水,焦急萬分。

    商老闆問道,「商雲管事,你這是……」

    商雲焦急道,「剛才唐家商號的人帶著大隊人馬,堵在商家商號的門口,要你出來,說你窩藏了一個通緝犯,要我們商家交人!」她說著看看丁浩道,「可能……他們說的是秘公子……」

    「這……」商老闆臉色巨震,沒想到唐家商號竟然這樣大動干戈。

    丁浩臉色一變,站起來道,「沒錯,他們找的就是我!」

    商雲道,「他們現在還不知道你在這裡,你速速離開吧。」

    商老闆卻是道,「不行!此刻他們一定封鎖了東南西三門!他若是出去,此刻就是送死!」

    商雲焦急道,「可是留在這裡也是等死,他們馬上就能打聽到你們出來了。」

    商老闆道,「我去求大掌柜!」

    商雲道,「沒用!大掌柜不願意保他,只說讓他趕緊逃!沒讓我帶人回去!」

    商老闆還要說,丁浩卻是開口道,「你們別爭了,放心,我不會給你們商家商號帶來麻煩,我這就離開!」

    商老闆急道,「你怎麼離開,你一個先天三段,現在城門封鎖,你根本出不去!」

    這個時候,拓拔老闆卻是走了過來,拍拍丁浩道,「年輕人,我看好你。他們封鎖得了東南西三門,卻是無法封鎖北門。」說著,他從儲物囊之中取出一顆有著異香的花籽,「拿著這個,從北門走,他們都要給我個面子。」

    丁浩點點頭,從儲物囊里取出一個腰牌,對拓拔和商雲亮了一下,抱拳道,「在下舞州丁浩,日後定有報答。」

    他亮出了真實的腰牌,商雲和拓拔也都亮了腰牌。原來拓拔叫拓拔野,原來商雲的腰牌上有五色輝光,看來人人都有秘密。

    商老闆催促道,「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唐家勢大,趕緊離開!」

    轟咚,又是一個炸雷的頭頂響起,丁浩的身影從小酒館沖了出來。

    他沿著大道沖向北門,不過在一個岔路口,卻是身影一動,「獸影身法」!他鑽進了土著城的廢墟之中!

    他並沒有從北門逃走!

    他另有打算!

    「唐家,哼哼,我不是這麼容易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