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0章一條路,走不走?

魔道神徒
     第四十章一條路,走不走?

    「把這裡包圍起來!防止通緝犯跑了!」

    大雨磅沱,獨狼和周根偉帶著大隊人馬,把拓跋小酒館包圍得水泄不通。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拓跋老闆走出來,臉色陰沉。

    鍊氣中期!獨狼也不敢對拓跋老闆放肆,下馬抱拳道,「拓跋仙師,在下奉我家大掌柜之命,來捉拿一名我唐家通緝犯!拿到以後,立即就走,絕不會影響拓跋老闆的生意。」

    拓跋老闆怒道,「可是你們已經影響了!這店裡都是我的客人,你們要進我店裡,別怪我不客氣!」

    獨狼沒想到拓跋老闆這麼不給臉,不過他自己只是一個先天後期,不敢不敬,只好打著族中招牌,道,「拓跋老闆,這個通緝犯是我唐家商號大掌柜和大長老通緝之人!若是被放跑……」

    拓跋老闆走進店中,冷哼道,「讓他們自己來跟我說!」

    獨狼臉色陰鬱,他可沒膽衝進小酒館。

    周根偉低聲問道,「怎麼辦?」

    「老花妖。」獨狼低聲罵了一句。

    正在此刻,卻有眼線低聲彙報道,「剛才有人在小酒館看見,拓跋老闆給了小廢物一顆花籽,小廢物從北門逃走了!」

    「什麼!」獨狼臉色猙獰,咬牙怒道,「老花妖故意在這裡拖延時間,丁浩那個小廢物已經從北門跑了!」

    「北門!」周根偉也感覺非常的苦澀。

    北門外邊就是密林,經常都有妖道魔道的仙師進出,這些仙師仇視正道之人,一般人可不敢從那走。可是拓跋老闆卻和這些妖魔關係密切,因此有他的花籽可以暢通無阻。

    「這如何是好?」周根偉先天七段,根本不敢去北門。

    他越想越氣,「可惡,小廢物就這樣大搖大擺進來,買完東西又大搖大擺的回去,太丟人了!」

    獨狼也覺得鬱悶得要死,思索道,「小廢物就算從北門出去,也要逃向邊界村!他只是先天三段,不敢在密林中久呆,我們一路追下去!」

    「也好!」周根偉冷哼道,「這風大雨大,諒他也逃不遠,我們從東門西門分別出去,包抄他!捉到他,先別殺,扒皮抽筋好好折磨他!」

    「好!」

    ……

    土著城,廢墟瓦礫之中。

    大雨籠罩著這片廢墟,大半的房子全部倒塌了,一面矮牆猶自豎立,矮牆上有半幅屋頂沒完全坍塌,形成了一個三角形的空間。

    就在這狹小的空間之中,一個黑色的人影,無聲無息,盤膝而坐。

    獨狼他們想不到,丁浩竟然如此大膽,根本沒有離開土著城!

    這裡本來是一群野貓的小窩,卻被大黃驅趕走,丁浩盤腿坐在黑暗裡。

    外邊風大雨大,可這裡卻是一小塊安逸之處。

    丁浩解開外衣,從裡邊把一隻中品儲物囊給拿了出來,裡邊裝滿的都是靈米。

    「周根偉,你們想不到吧!」黑暗中,丁浩雙目一亮,隨即伸手進入儲物囊抓出一把靈米,「吸星**,給我吸!」

    狂風怒吼,暴雨傾盆。

    誰能知道,在這廢墟之中,一個少年正在不斷的修鍊突破。在他的身邊盤腿躺著一隻黃狗,為他護法!

    「先天三段到四段,是一個難以度過的瓶頸!很多人一生止步於此!」

    「可是對我來說,輕鬆多了!」

    「這就是吸星**的威力!」

    心念及此,丁浩將心念沉入丹田之中。

    要說三段到四段確實是一個坎,因為這一層原丹不但厚,而且這一層煉化到最後,還剩下一層膜,始終化不開!

    「需要更雄厚的靈力!靈米消耗很大!」丁浩感覺到有些肉疼。

    本來,他以為這一層花費十二碗靈米就能衝破,可是現在已經用了二十碗靈米,最後一層膜還是沒有化開!

    「不管了,要命就別捨不得錢!」丁浩想到這裡,又抓出一大把靈米,「吸!」

    此刻,丁浩的丹田之中已經充滿了濃厚的靈力。

    這一層,也已經被磨得薄如蟬翼。

    「快了!」丁浩驚喜的目光之中,那一層猛然被化開,就好像是被火焰點燃一般,嘩啦一下,整個一層全部脫落下來,掉在下邊的靈力湖中,化成靈液。

    晉級四段!

    若是別人知道肯定要驚得吐血。一般人就算服用禁藥破天丹,從三段進入四段也要閉關半個月,可是丁浩只花費了一個時辰!

    再看他的丹田之中,氣海已經初具規模。

    「這裡的靈力數量要比先天三段多一倍!」丁浩驚喜,怪不得人家說,三段四段是個坎,如果過去,實力可以提升很多!

    丁浩提升了一段,心中更加的振奮。

    「來,繼續!」

    原丹是一層比一層厚,到了第四層就更加的難以煉化,在丁浩的面前,被吸收乾淨的靈米,堆積得好像小山一樣!

    這些靈米,被吸收以後,變成了凡米,其中沒有一絲一毫的靈力!

    「又是八十碗下去了!想不到,竟然如此的消耗靈米。」

    丁浩有些瞠目結舌,本來他以為384碗靈米可以讓他修鍊到先天八段甚至九段。可是現在看來,根本不可能!

    原因有兩個,一個自然是每一層原丹比前一層更厚,另外還有一個更加重要的問題。

    那就是隨著他境界的提升,靈米的效用開始變弱!

    因此,消耗就越來越大。

    「先天五段!」

    丁浩的雙目再次一亮,花費了一個時辰。這一層沒有瓶頸,時間不算很久,花費靈米八十八碗。

    「這種修鍊速度,太快了!太爽了!」

    丁浩站起來,發現外邊的風雨已經小了許多,他走出棲身之所,隨後一拳擊出,口中暴喝一聲,「火掌五疊!」

    轟!面前空氣都發出一聲震爆,面前大片的雨點改變了方向。

    「好強的力量!」丁浩雙目中再次射出驚喜,「丁俊才、小王爺,你們怎麼跟我比,希望你們不要找死!」

    丁浩隨意打了幾拳,發現空氣震動太大,身後半掛著的屋頂隨時可能倒塌,他嚇得不敢再打。

    「天亮還早,繼續突破!」他又鑽了回去。

    一夜暴雨,整個土著城好像被清洗了一遍,地面上到處都是泥水橫流。

    土著城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廢墟,除了四大商號和僅有的幾幢能用的建築,其他都是焦土和瓦礫。

    朝陽東升,刺眼的陽光灑在濕漉漉的廢墟上。

    「好燦爛的陽光呀。」丁浩睜開眼,陽光照亮他的臉。

    此刻他的心中,喜憂參半。

    欣喜的是境界的提升,一夜時間,從先天三段突破到先天六段,世間能有幾個人可以做到?

    可憂心的是,靈米的效果已經弱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換句話說,靈米現在對他來說,沒用了!

    「我大概明白了,被我吸收的物品應該也有等級!」

    「我只有吸收跟我修為一個檔次的物品,才能有效!我在後天境界的時候,凡丹跟我一個檔次;我進入先天境界以後,靈米跟我一個檔次;現在我進入了先天中期的巔峰,就需要找到更高檔次的物品!」

    「更高檔次的物品,又是什麼呢?」

    丁浩一時也想不出,打開儲物囊,裡邊還有大約五十碗靈米的樣子,現在看來是用不上了。

    用不上總不能扔掉吧,於是他把剩下的五十碗,都裝進主儲物囊,然後將另一個儲物囊給扔掉。

    不過轉移靈米的過程,卻是讓丁浩注意到那些白色的獸石。

    「對,趁著這個時間,剛好把吸星石給升級了!」

    這些日子,丁浩一直戴著吸星石變成的戒指,吸星石上第一顆白色的氣旋已經完全的點亮。丁浩買來大量不值錢的獸石,目的就是想要用來給吸星石提升。

    這些獸石之中的靈力,丁浩使用起來會有副作用。可是吸星石卻是不挑嘴,它不怕。

    「給我吸!」丁浩再次使用吸星**。

    隨著大量獸石之中的野獸靈力被吸入,丁浩的胳膊上很快長出很多黑色的毛髮。不過丁浩知道一會以後就會消失,也並不害怕。

    吸星石貪婪的吸收著這些獸石靈力,丁浩清楚的看見,那個白色的氣旋竟然緩緩的盤旋起來,越來越亮!越轉越快!

    突然,丁浩感覺到自己的神志一個恍惚,有什麼東西進入自己的意志之中,他再瞪大眼……

    「第二個氣旋出現了!」

    第二個氣旋此刻朦朦朧朧,隱隱透出綠色!

    「怎麼會是綠色的氣旋?」丁浩把剩下的獸石都拿出來,全部吸收,這讓第二個氣旋明亮了不少,果然是淡淡的綠色。

    「第一個氣旋是白色,第二個氣旋是綠色,這到底代表著什麼?吸星石到底是什麼東西?」

    丁浩根本找不到答案,這些對他來說還是一個迷,不過他相信他早晚會知道。

    「那麼剛才進入我意志是什麼東西?」丁浩又想到一個問題,心念一沉,腦海之中突然浮出了一行文字,「吸星魔訣,第二層。」

    「什麼,吸星魔訣!這不是吸星**嘛?」丁浩感受這一行字,頓時驚醒過來,雙目之中一片震驚。

    他一直都以為吸星**就是自己的老祖宗丁春秋親創的,可是現在看來,很可能是丁春秋終一生之力,這才從吸星石中得到的第一層!

    原來吸星**只是吸星魔訣的第一層!

    「可是這是魔訣,魔道功法!!」

    丁浩瞬間想起拓拔老闆不久前說的話,「只是有時候,你的面前只有一條路,不上是死,上去也是死。」

    「現在只有這一條路,走不走?」

    丁浩的考慮沒有三秒鐘,隨即笑道,「這不是廢話嘛,當然要走!沒有這吸星**,老子早就掛了!螞蟻都知道向上爬,我若是不走,豈不是不如螞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