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2章下個是你!

魔道神徒
     第四二章下個是你!

    鐺鐺鐺!

    兩個身影在廢墟上碰撞、廝殺,周根偉的雙刀帶出一片的刀影。丁浩這才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每一個人都不要小看,別看周根偉是藉助姐姐的枕頭風才做到舞州知事。

    可是現在打起來,真的很有實力。

    兩把短刀舞得歡,丁浩的指套每次和他接觸,都被砍出四濺的火花。

    「實力不錯呀。」周根偉停下手喘息兩聲。

    「再來!」丁浩再次撲上去。

    現在情況有點膠著,周根偉有甲殼豨仙根,防禦很厚,丁浩的火拳,他並不買賬。丁浩也有防甲,周根偉的短刀不能割破丁浩的身體!

    「小子,你根本打不過我!」周根偉臉色陰沉,手中短刀揮舞更快!

    丁浩雙目鎖定周根偉,心中也有些焦急,畢竟這裡是土著城之中,萬一被人發現,於自己不利!

    不過很快,丁浩就發現了,周根偉攻擊變弱,沒有一開始狂暴了。

    一開始,周根偉是一副拼殺打法,利用自己甲殼豨的防禦力硬挨丁浩的拳頭,也要砍在丁浩的身體上。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周根偉嘴上雖然說沒事,可是他明顯不敢硬接丁浩的拳頭!

    「原來我的九疊火掌還是打疼了他,只是他假裝不當回事兒!」

    明白了這些,丁浩拳力更猛!

    硬接了周根偉兩刀,丁浩一拳轟在周根偉的胸口,「火拳五疊!」

    九疊火掌改成火拳攻擊,威力不減,加上凡寶充靈指套的加強,拳力一下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

    轟的一下,周根偉就被打倒在廢墟中。

    丁浩挨了一刀在胳膊上,這裡沒有護甲,被刀劈開一大塊皮肉。

    周根偉很快跳起來,陰冷道,「跟我搏命,你吃虧的,小廢物,你打不過我,跪地求饒算了。」

    丁浩哈哈笑道,「周根偉,你少裝了,你都吐血了,還假裝很厲害!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瓦解我的信心嘛?我傷在表面,你傷在體內,誰受的傷更重,你自己清楚!」

    「小廢物!」周根偉咬牙切齒。

    他真的是一直在裝,他以為他的半豨防禦很強,可是挨了丁浩兩拳才發現,丁浩的拳頭更猛!九疊火掌可不是開玩笑,配合上凡寶指套,每一拳都能打斷大樹!

    周根偉雖然表面沒事,可是體內已經被震傷。

    不過他強撐著,不讓丁浩發現,裝作若無其事來打擊丁浩的信念。

    可是丁浩心思要比他精明多了,很快就發現這一點,一拳打到他吐血。

    既然被丁浩發現了,周根偉乾脆吞下一把療傷丹藥,冷哼道,「那我們就慢慢消耗好了!哼,我先天後期,你先天中期!不但如此,你還要給凡寶輸入靈力,我們消耗下去,看誰的靈力先沒有!」

    周根偉自以為佔據優勢,靈力更強的優勢。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丁浩打了一會,再次找到機會,拳頭猛地擊出!

    「轟轟轟!轟轟轟!」

    「火拳六疊!」

    「砰!」

    六個震爆的響聲幾乎在一個瞬間響起來,六拳之力,排山倒海!而這六拳最後重疊在一起,形成一個力量的巔峰,一拳更比一拳強,然後化成最後一擊,轟在周根偉的身體上!

    轟!

    「什麼,六疊!」周根偉心說五疊我就硬撐了,六疊那還了得?

    隨即,他就跟一顆炮彈一樣被打出去,砸在廢墟中,濺起大片的黑色瓦礫!

    丁浩和周根偉的戰鬥之中,也在不斷的練習自己的九疊火掌,現在終於一下打出六疊之力!

    不得不說,這一拳消耗的靈力堪稱恐怖,不過造成的後果,也相當恐怖。

    噗!周根偉張嘴就噴出一片血霧。

    趁他病,要他命!

    丁浩猛然跟上,揮拳再擊!

    打!狠狠打!

    周根偉被丁浩壓著打,很快就癱倒下去,再也無力反擊。這個時候,他終於怕了,開口求饒道,「丁浩,饒命啊!我們無冤無仇,你何必要我的命?你是超一品仙根,我是仙根不穩的廢人,你饒了我吧!」

    丁浩冷道,「是啊,既然無冤無仇,那你為何想要我的命?我這個人認死理,想罵我的人,我就罵他;想打我的人,我就打他;想殺我的人,我也殺他!」

    周根偉無話可說,又開口道,「丁浩,我姐姐是凌雲霄的小妾。你若是殺了我,怕是凌雲霄日後對你要有看法,不會再照顧你!」

    丁浩道,「我走到今天這一步,全是憑自己的實力,何嘗要別人照顧?」

    周根偉再次無話可說,厲聲吼道,「小王爺也想殺你,他才是幕後主腦!這次是我和獨狼一起出來殺你!你殺我有什麼用,你有種殺了他們!」

    「早晚會殺他!」丁浩冷哼一聲,目色凌厲,手中拳頭再不停留,又是一陣瘋狂的擊打!

    周根偉很快口鼻出血,有出氣沒進氣了。

    直到此刻,他全身皮膚還是沒有破,看來仙根技能果然防禦力很強。不過遺憾的是,他身體內部,五臟六腑和所有骨頭,已經被打得稀爛!

    「甲殼豬,不過如此!」丁浩從周根偉身上爬起,順手收了他的儲物囊和一對短刀。

    簡單看了一下周根偉的儲物囊,裡邊寶物沒幾樣,全部是各種各樣的丹藥,大多數是補養仙根的。

    這傢伙仙根不穩,因此把所有的財產都用來購買補養仙根的丹藥,所以看上去並不富裕。

    「銀票倒是有幾百萬兩。」

    丁浩把裡邊物品都裝進自己口袋,然後把儲物囊清空,把周根偉的屍體扔進去。

    唐家商號。

    獨狼也是一夜沒休息,在域外來回尋找,還遇到了魔法仙師,嚇得他連忙逃回了土著城商號之中。

    「周將軍還沒回來嘛?知道了,他回來叫我一聲。」

    獨狼回到自己小院,取出食物餵養了小院中的一隻有著人眼的大鷹。

    正在此刻,外邊又有人稟告,「獨狼前輩。」

    「何事,是周將軍回來了?」

    「不是,剛才在路上有人托我們唐家管事送來,說是重要物品,請你親啟。」

    「重要物品?」獨狼接過儲物囊,往下一倒,頓時一具屍體滾了出來。

    「什麼,周根偉!」

    周根偉屍體上寫了四個字,「下個是你!」

    獨狼頓時目瞪口呆,隨即臉色發白,咬牙切齒道,「一定是丁浩!混蛋,怪不得我們找一夜沒找到,原來他根本就沒出城,氣煞我也!」

    他再一調查,發現丁浩將儲物囊交給的是東門的守衛,然後從東門出城。

    「丁浩,別以為我找不到你!」獨狼臉色陰冷,摸摸站在樹上的那隻半人高的大鷹,「人眼鷹,這次就看你的了,他從東門出去!沒多久!」

    丁浩確實是從東門出去,雖然他有拓跋老闆的花籽,不過他也沒必要去北門冒險了。丁浩這個人,從來不喜歡把自己的生命和前途放在別人手裡,就算是拓跋老闆不會害他,他不到最後關頭,也不會使用,他更加願意相信自己。

    他修為到了先天六段,不再是唐家檢查的目標,因此很輕易就出城了,還把裝著周根偉屍體的儲物囊托看門人送給獨狼。

    離開土著城以後,丁浩就是一陣疾行,面前經過的大樹小樹,他都會伸手摸上一把。

    他每次這一摸,都會調用吸星魔訣,吸收樹木之中靈力,補充進入自身。

    他發現,不同的樹,含有的靈力也是不一樣。

    有些樹的靈力更強,有的樹的靈力弱一些;有的樹靈力清澈,有的樹靈力滿是雜質。

    「靈米已經不能讓我提升了,我必須找到一種合適我吸收靈力的植物!」

    丁浩這一路走下去,吸了不少樹木的靈力,不過結果都讓他失望,所有的樹,沒有一種合適。

    「這些樹里雖然都有靈力,可是不適合我吸收!有的數量太弱,有的雜質太多,有的無法煉化!」

    走了小半天,突然大黃猛地竄回來,口中不停的汪汪亂叫。

    丁浩心中一驚,「怎麼回事,遇到人了嘛?我們速度離開!」

    隨即,他跟著大黃跑向另一個方向。

    不過他們快,別人更快!

    「抓住她,殺了她!」很快就有大吼聲從後邊傳來。

    接著是轟轟轟的巨響。

    丁浩回頭看去,只見一把雪亮的飛劍電光一樣射來。飛劍的路線筆直,中途遇到的所有樹木,有的的被生生斬斷,有的被撞出一個大窟窿,都不能阻止飛劍。

    飛劍經過,一路上無數樹木一根接一根的翻倒。

    隨即,有一個滿臉有著紅黑花紋的女子奔逃過來。

    「花妖木!」只見這個女人抬手一招,立即就從地面上生出一株巨木,巨木發紅,好像一個開滿紅花的巨人,用枝幹擋住飛劍。

    可是讓這女子沒想到,從另一個方向又有一把飛劍電光般射來。

    女子身體一個盤旋,一拍靈寶囊,飛出一個圓環和那把飛劍撞在一起,鐺!各自彈開!

    可是這女人沒想到的是,又是一把飛劍從她沒想到的位置射來,一下就衝到她面前,在她脖子上繞了一圈,然後女子的腦袋轟然掉落,鮮血噴涌。

    丁浩第一次看見這種戰鬥,看得心驚肉跳,剛才那最後一劍,就是從他頭皮上方擦過,然後斬殺那女子。

    女子倒地以後,隨即有三男一女奔跑了過來,那個女子道,「終於殺掉了一個妖道仙師,劉師弟,你終於可以成為正式的內門弟子了!」

    從丁浩身後跑來的是一個高大英俊的男子,笑道,「雲坤啊,成為正式內門弟子,就可以讓各位長老挑選成為親傳弟子!就有進入仙煉大世界的資格,恭喜恭喜!」

    從另一個方向走出來的,正是丁浩認識的九州學府的仙師劉雲坤,他笑道,「多謝你們的幫助,尤其是白師兄,到底是飄零公子的人,多虧你最後一劍啊!」

    那高大英俊的白師兄哈哈大笑,從丁浩身邊經過,突然一聲暴喝,「仙師辦事,先天退讓!先天六段,你在這裡找死嘛?」

    另一個年輕仙師笑道,「剛才白師兄那一劍嚇得他尿褲子了吧!」

    那女仙師則是笑著啐道,「白師兄最壞了,專門嚇唬廢物。」

    白師兄道,「這些先天境界的垃圾,嚇嚇他們又如何,就算殺了也沒什麼。」說完又瞪眼道,「還不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