宙斯小說網 > 魔道神徒

第45章祖寶和厲鬼

魔道神徒
     第四五章陰風厲鬼

    新的一周,求點推薦票,謝謝!新書期都是兩更,不過上架以後會大爆發喲!

    「好強的刀風!」丁浩心中一驚,眼前已經是一片刀光布滿。

    凡寶級別的鬼頭刀,遠超丁浩以前見過的任何對手!

    「我身上穿著的雪蠶絲甲只是中下,根本防不住!」丁浩集中精神,「獸影身法!」

    刀光,如同密林;丁浩的身影,在密林之中閃動。

    「小廢物,我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獨狼眼中帶著陰險。

    獸影身法講求靈動,正是用來面對靈活多變的猛獸凶禽,對付刀風之林也是綽綽有餘。

    可正在丁浩想要閃出刀林,他眼前突然就是一抹漆黑。

    「什麼?」丁浩心中震驚。

    「哈哈,中了我的陰魂風!小廢物,你的戰鬥經驗差得很!」獨狼狂笑。

    隨即他大步上前,手中鬼頭刀速度,更快一倍!

    刷刷刷!

    「不好!」丁浩猛然後退三步,低頭觀看,胸口有兩道平行的斜切刀痕,雪蠶絲甲被劈開,血肉翻起,鮮血淋漓。

    「小畜牲,你那點道行也配跟我斗,去死!」獨狼得勢,氣勢更勝,大步踏上,刀光不饒人。可就在此刻,他背後突然響起一個老者的冷哼,「特么的,老實點!」

    「誰?」獨狼嚇得一震,背後汗毛都豎起來,他猛然扭回頭,只看見一個影子鑽進了灌木林。

    「什麼東西,出來?」獨狼吼了兩聲,並沒有人出來,他這才回過頭來,看著受傷的丁浩,譏諷道,「跟我玩裝神弄鬼?行不通!小廢物,這一刀爽不爽?放心,我會一刀刀的割開你的身體,把你的皮肉骨分離,到那時候你還沒死,親眼看著自己被肢解那種感覺一定很好,哈哈哈!」

    丁浩咬咬牙,從儲物囊之中拿出幾顆療傷丹藥吞下,他雙目鎖定獨狼,心中暗道,想不到這鬼頭刀竟然可以放出陰魂風。這種陰魂風,不但可以迷住人眼,而且會鑽進人五官之中,聽力視力呼吸都受到影響。

    戰鬥之中,突然被陰一下,感覺真的不好!

    好在丁浩有吸星石,最快時間將其吸收,要不然進入體內,後果更嚴重。

    「跟我玩陰的,那就看看誰更陰!」丁浩眼神一厲,從儲物囊之中掏出一個瓶子,用靈力催動,然後猛然擲在地上。

    呼!

    方圓十里,頓時布滿一片草海!

    「草海種子?可惡,這小子想要逃走嘛!」獨狼心中大惱。

    ……

    此刻正是下午時分,舞州城通向邊界村的官道上,煙塵四起,一隊兵馬,踏塵飛奔。領頭的一騎,半披銀甲半露儒衫,一副儒將打扮,正是舞州城主凌雲霄。

    「可惡!沒想到這小子竟然跑到域外去了!更加可惡的是,周根偉竟然勾結外人,妄圖殺我舞州天才!可惡!可惡!可惡!」

    凌雲霄一句話說了三個可惡,可見心中惱火。

    天才,無論在哪一州都被相當重視,這不是表面上的說說,而是關係到城主們的切身利益!

    九州世界有三皇九主,互相制約,表面平靜,可是背後卻有明爭暗鬥!舞州要想不被人欺負,凌雲霄要想穩坐城主寶座,就要讓舞州走出更多的天才,越走越高,在九州學府甚至仙煉大世界都有一席之地!

    其實他心中最厭惡的就是小王爺,可是他說不出口。小王爺來舞州搶會試第一就算了,可竟然還肆意打壓舞州本土的天才,他心知肚明,好幾個舞州的天才被小王爺收買或打壓,甚至還有滅門的!

    越是這樣,他心裡就越是不願讓小王爺得到會試第一,因此凌雲霄就把寶押在丁浩身上。可是沒想到,丁浩竟然悄悄去了域外,凌雲霄本來也不知道,可是今天他的小妾來找他大哭,說周根偉命牌爆了。

    命牌,一般大戶人家都會在祖先堂下放置族人的命牌,就是一種玉牌,玉牌之中有此人的一絲眉心血。如果命牌爆了,就說明命牌的主人掛了。

    他的小妾哭哭啼啼的跑來說要給周根偉報仇,他立即使用天意傳書來邊界村詢問,一問才知道,周根偉離開三天了!再一仔細問,那副將不敢隱瞞,就把丁浩去了域外的事情說了。

    凌雲霄聽說一下,當即震怒。

    他能做到城主,心智是很精明的,他立即就想到周根偉是跟著出去殺丁浩去了!現在周根偉死了,丁浩生死未知,他連忙帶著人馬奔了出來,臨行見那小妾還在哭鬧,他一腳將其踹翻,罵道,「周根偉,該死!」

    「丁浩,你可千萬別死!雖然你是成長型仙根,可是你得到仙子賜福,開竅靈氣更是沖高20米,我這一輩子都沒見過!我相信你是天才!我相信你會給我舞州爭光!」

    想到這裡,凌雲霄猛地一拍馬屁股,吼道,「你這角馬也磨磨蹭蹭,你再不快,小心我殺了你!」

    這個世界馬懂人言,角馬頓時狂奔起來。

    ……

    起風了,十里草海如同波濤,接天一般的洶湧。

    獨狼站在一人多高的草海之中,面前一片茫然,天空傳來人眼鷹獵獵的叫聲,顯然並沒有發現丁浩的身影。

    「奇怪了,這小子扔下這十里草海竟然沒有逃走?難道他想要偷襲我?」想到這裡,獨狼臉上露出猙獰的笑意,「小廢物,膽子不小,還真是不知死活!」

    獨狼手中鬼頭刀不斷的掃過,每掃過一片,就有一片的長草倒地,他走過的地方,長草都被砍倒,他正是用這種方法來檢查尋找。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丁浩躲在吸星石中。

    當獨狼從吸星石上踏過,丁浩雙目一凝,身影快速出現在他背後,然後,丁浩手中握著的一枝弩箭猛地扎在獨狼的脖頸部位!

    噗!弩箭深深刺入獨狼身體中,丁浩的手心甚至能感受到獨狼肌肉的抽搐,他又猛地一轉手中弩箭!

    「啊!」

    獨狼劇痛,踉踉蹌蹌的逃開兩步,從後頸拔出箭矢,看著丁浩,臉色更加的猙獰,「小畜牲,你剛才躲在哪?躲在哪?」獨狼實在想不通,丁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身後,「不對!你一定有秘密!你一定有寶物!一定!」

    獨狼目光貪婪,猜測丁浩是隱身的寶物,不然不可能一下跳出來。

    「死到臨頭,還貪圖寶物?蠢貨。」丁浩冷笑道。

    「怎麼?」獨狼隨即大驚,他這才發現自己身體之中的靈力,正在飛快的失去!他厲聲吼道,「卑鄙無恥,你竟然使用靈毒傷我!小廢物!」

    丁浩插入他肩膀的那根弩箭的箭頭,正是長期泡在靈毒之中,吸收了大量的靈毒。丁浩這一箭,直接把靈毒刺入他的體內!

    靈毒迅速擴散。

    「獨狼,你去死吧!」丁浩手中指套放出火焰一般的紅光,然後他猛獸一般的撲上去,「火拳五疊!」

    轟!獨狼被打到在地,丁浩撲上去,口中狂吼,「火拳六疊!」

    六疊!

    正是丁浩目前最強的實力!獨狼現在靈力匱乏,根本無力抵抗,若是被丁浩這六疊火拳砸中腦殼,他必死無疑!

    可是就在此刻,獨狼咬牙切齒扯下脖子上戴著的玉佩,猛然捏碎!

    轟!

    丁浩的火拳六疊轟在獨狼的臉上,可是獨狼什麼情況都沒有發生,反而是丁浩自己的拳頭被反震得幾乎斷裂!

    「什麼東西?」丁浩臉色一變,這才發現,在獨狼的身體外,竟然形成了一道七彩色的光霧!剛才就是這一層光霧,阻擋了他必殺一擊!

    「小廢物,你想殺死我,不是那麼容易!」獨狼臉色猙獰道,「這塊玉訣,是我家前代真修祖先從仙煉大世界託人帶回來,可保我一次平安!這是金丹真修的真元護罩,我看你如何殺我?」

    「竟然還有祖寶!」丁浩臉色大變。

    祖寶,九州世界很多有底蘊的世家,都會有這一類寶物。都是上界的祖先,或下界之時、或託人帶回,給自己的後生晚輩防身用的。

    獨狼的祖寶,就是以為金丹真修的真元護罩!

    別說丁浩是先天七段,就算是鍊氣仙師,也不可能擊破真元護罩!

    當然了,真元護罩也是有時間的,不可能老是保護你。獨狼借著真元護罩的保護,連忙取出好幾塊元石,快速補充靈力以後,他手中的鬼頭刀又放出幽幽暗光。

    「小畜生,你遠超我的意料,不過你最後還是死!我這裡修鍊了一道更好玩的東西!」獨狼臉色陰鬱的站起來,他心中恨極了丁浩,消耗掉了祖寶,換誰心裡也不會舒服。

    「丁浩,你是目前唯一一個看過我新武技的人!」獨狼陰笑吼道,「鬼頭,還不放出你的好朋友?」

    他刀上鬼頭頓時雙目明亮起來,然後張開嘴,從鬼頭的口中,隨即有凄厲的喊叫聲傳來,接著,一個黑色的猙獰鬼臉一下鑽出來,對著丁浩厲聲尖叫,「死!」

    丁浩臉色隨即驚變,「獨狼!你竟然修鍊鬼道武技!」

    獨狼並沒有否認,冷哼笑道,「距離鬼道還差得遠,畢竟我連鍊氣期還沒有到,我這只是養了一隻陰風厲鬼!它不太聽我的命令,不過你放心,它一定會把你撕碎的!」

    丁浩道,「養厲鬼也是鬼道武技,獨狼,你不怕么?」

    「怕?」獨狼哈哈大笑道,「我的資質修鍊到先天九段,再沒有機會前進,鬼道是我唯一出路!長期給別人做走狗,我不甘心……我也要前途,我也要向上爬!小子,你是唯一聽到我心裡話的人,你現在可以安心死了!」